思考經濟獨立的重要性!當你能夠負擔自己的生活,自給自足不需依賴他人時,或許才能擁有真正的自主性。

我其實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找出且解決自己和先生的問題。因為日常生活中遇到不合理事情時,我會以為那些都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很難意識到不合理之處。直到發生了那件事,才讓我認真的面對問題,開始思考。

這是十二年前發生的事情了。那是先生休假在家休息的某個上午。孩子們都去上學了,先生躺在沙發上悠閒的看著電視。我在房間內看書,打算起身去泡茶的時候,突然覺得心臟有點抽痛。「咦,怎麼會這樣?心臟怎麼會痛?」

我邊感到奇怪邊走出房間。對著在客廳的先生說:「好奇怪喔!我突然心臟很痛?」話才剛說完,心臟就像被用力揪住似的痛到不行。因為實在太痛,也太過突然,我的眼淚瞬間如洪水般湧出。

被嚇到的先生問道:「怎麼會這樣?」但我實在太痛,答不出來話來。

「心⋯⋯好痛⋯⋯」

先生被嚇得驚慌失措。我邊哭還邊勉強出聲安慰他,「沒關係⋯⋯等一下就會好。」

話雖這樣說,我的眼淚還是止不住。先生扶著我走進臥室,讓我躺在床上。即使如此,我還是哭個不停,因為心痛而流眼淚,但流淚後心更加痛。先生實在不知道該怎辦才好,想帶我去醫院,可我完全動不了。過了一會兒,我全身蜷縮又持續哭了好一陣子。慢慢的,痛的感覺開始緩和。我的哭聲才慢慢停止。(推薦閱讀:媳婦的告白:做人媳婦,沒有自己的決定,只有義務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突然出現的痛症像海市蜃樓般消失。如暴風雨般的痛感荒謬得讓人難以置信。


圖片|來源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為什麼會這樣呢?」

如同夢境會傳達潛意識的信息,我認為這次的異常心痛,也是為了傳達給我,某個一定要知道的緊急事件。潛意識有時候就像緊急電報那樣,即使是清醒的時候,也會丟出信息。我開始認真思考這件事代表的意義。「難以忍受的心痛」 為什麼偏偏在先生悠閒的時刻出現? 這麼來看的話,這次的心痛是不是也跟先生有關係? 如果是,是什麼關係呢? 可惜,當時的我不了解心痛和眼淚的意義。

之後,因為開始慢慢意識到自己和先生之間的問題,我才知道,原來那個不名的痛症,象徵著我痛苦不堪的婚姻生活。自己太過軟弱和恐懼了,那些都是長期以來被壓抑在內心的憤怒、不合理、寂寞的眼淚。同時也是再也不要因為先生隱忍吞淚的吶喊。

慢慢的,我開始表達自己的情感,開始對先生說出內心話。但即使是小事情,先生也是異常固執,例如:洗碗。為了讓他心甘情願洗碗,我花了超過五年的時間。先生是幾十年來,從來沒做過任何一件家事的人。因此,要改變他,要花很多時間也是自然的。但問題是,並非只有洗碗這件事情而已。我們夫妻間累積起來的不平等問題實在太多了,就連洗碗這件小事,也要花這樣長的時間。再加上,每次我們有衝突時,先生都跟銅牆鐵壁般完全不為所動。我突然意識到要一個個解決所有問題,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光洗碗這件事就花了五年,那要到哪年哪月才能全部改變呢? 我不想這輩子整天都跟先生爭吵。

我覺得無論再怎樣做,先生的態度也不可能改變,或許只有離婚這個方法。

第一次有離婚這個念頭是先生外遇的時候,可是當時的我沒有勇氣跟先生提出離婚。因為太過害怕,所以即使說了,聽起來也只是「親愛的,不要再讓我傷心了。」這樣訴苦的話罷了。說真的,離婚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完全無法想像的,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再來,我也沒有可以一個人生活的自信。因為我太過軟弱,好像沒有先生就無法過日子,所以面對他的外遇或其他霸道行為,我一點也不敢正面去對抗。他從來不認為要反省自己的行為,也不覺得需要改變。這是先生一直以來的態度。對於我對他所說的辛苦,在他眼中不過是牢騷或嘮叨而已。對於家事完全不關心,對於自己該享受的權利認為理所當然,但對於自己加害在妻子身上的不平等對待,卻裝作看不到。因為他認為妻子對先生必須要完全的忍耐和理解。

婚後沒有先生陪同的我,一個人走得又寂寞又痛苦。突如其來的痛症象徵著我長久以來獨自忍受的事情。再也不能讓自己再心痛了!我一定要結束掉先生總是不在的不完整婚姻。

為了可以這樣做,首先我必須擺脫經濟上對先生的依賴。如果現在馬上離婚,我連房子的一角也沒得住,至少我要有可以租房子的錢。


圖片|來源

孩子們隨著年齡增長,學費的支出也越來越多。身為上班族,先生不管孩子已經長大,需要更多支出,每個月給的家用還是一樣。當我因為孩子學費支出變多而抱怨生活費不夠時,先生卻說:「難道妳要我去當小偷嗎?」我實在不想跟他理論,只好節省家用,也因此自己很難存到私房錢。

然而,想要獨立生活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有錢。如果要等到家用比較充裕的時候再來存,實在太難了。因此,即使是很小的錢,我也必須開始存。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我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開銷開始記帳。開始工作後收到講義費時,也另外存起來。我真的什麼也不花,只顧著認真存錢。就這樣,六年來我存了五十幾萬。(推薦閱讀:如何過理想生活並承擔風險?達成經濟獨立的四個方法

「女人要獨立,首先必須要有錢。」我真的深深體會到這句話的重要。這是為了離婚後可以獨立生活存到的一筆小錢,卻給予我很大的力量。因為有了這筆錢,我慢慢的敢說出自己的內心話。

接下來,要好好計算一個人生活所需要的生活費。我查了一下套房的租金,在首爾附近的話,大概是五千塊左右。離捷運站遠一點的話,約五到八千塊就能租到不錯的房子。如果一個人生活,戒掉咖啡,每天的餐費也控制在二百塊之內的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一個月的餐費算八千,手機費、水電費,以及其他雜費約五千,租金約五千到八千,這樣算下來,一個月需要的總金額約二萬塊左右。我覺得只要有了這筆錢,就可以獨自生活了。如果更節省,租郊區便宜套房的話,一個月只要有一萬三至一萬六千元就足夠。

經過這樣具體的計算,我更加有信心了。我甚至買了定期儲蓄,每個月只要繳五百多塊。希望在將來,可以用自己的名字買下一間小公寓。這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有沒有經濟能力這件事情,即使沒有離婚,在心理上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夢境中出現錢的話,代表能量和力量。而在現實生活也是如此。錢成為「我的能量,我的力量」。對於我來說,只要一想到自己擁有五十多萬,內心就特別踏實。過去覺得沒有先生就無法生存的恐懼,還有自己無法獨立生活,如同小孩般的依賴感通通消失了。

等存到可以獨自生活的基本金額後,過去那個總是感到害怕的小孩總算長大,感覺自己是一個成人了,那種茫然的感覺終於消失。

如今,即使離婚,我也有信心可以獨自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