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是個充滿創造力與契機的地方,試著讓生活以它自己的方式到來,享受它帶來的改變與挑戰!

今天是大年初一,是我來矽谷的德雷珀英雄學院第二個星期的末尾。

過去的這兩個星期裡面我做了以下的事情:在矽谷的街頭聲嘶力竭地對著過往的行人唱歌劇;討好街頭的老大爺,讓他借給我他的銀行存款單據;和火車上的陌生人搭訕;傍晚的時候在三藩市的消防局找工作;跑卡丁車;製造麻煩;創造新的東西。

我還躺在懶人椅上聽了很多矽谷的傳奇故事,宇宙大爆炸的秘密(科學的和荒誕的),能源的變革,3D 列印將如何改變人們的生活(甚至可以列印DNA!),矽谷富有經驗的投資人來告訴你如何和投資人談判,年輕的、年長的創業者們來告訴你他們在努力做的改變,以及未來的世界在他們眼中的樣子。

當他們中的很多人那麼誠懇、堅定甚至謙遜地說出這些離你異常遙遠又異常貼近的故事和想法的時候,我常常忍不住去想:是他們瘋了嗎?還是我活得太狹隘?

這一切都燃起我對這個世界、對生活,真實的、前所未有的熱愛。


圖片|來源

一、生活原來這麼簡單!

我的同屋是一個二十七歲、來自倫敦的女孩子,叫 Adi(阿迪)。她之前在盧森堡的一個諮詢公司做審計服務。去年年初有一段時間她恰好接觸 VC(Venture Capital,風險投資)的專案,跟很多創業者打交道。創業者是閃耀著光芒的一群人,他們努力地解決問題,未來在他們眼睛裡面充滿變化。她說這群人太有趣了,她真的沒有辦法再回去做不斷重複的審計工作。(推薦閱讀:砍掉重練的勇氣:不確定的未來,才是最棒的未來

於是她遞交了辭呈。

「裸辭」這件事情看起來很酷,實際卻要付出很多辛勞和代價。她的母親因此三個月沒有和她說過一句話,未來迷茫不可知。

於是她有一天坐下來,在谷歌上搜索矽谷排名前十的風險投資公司,並一一發送了簡歷。結果排名第三的公司當天給她發了郵件,安排了面試。面試結束之後,公司問她多快能來到矽谷。她非常興奮,當即打包來了三藩市,「於是我經歷了我人生中最棒的三個月」。她不斷遇到新的人,新的事情。在矽谷她學到了這樣多的、令人興奮的東西,她遇到了合作夥伴,正在開辦她的創業公司── 事實上也是一個風險投資公司,公司的願景是給更多有色女性帶來選擇的機會。

我和她同住在一起。她幾乎沒有什麼時間睡覺,她興奮,她沮喪,她不斷地解決問題,不斷地向前奔跑。世界不斷變化,生活在她面前展開無數種可能性。

這讓我經常想,咦,生活原來這麼簡單。

二、創造很多個「英雄」

矽谷聚集了世界上最有頭腦和荷包最鼓的投資人,也聚集了世界上最聰明、最願意去改變世界的年輕人。

德雷珀英雄學院在矽谷中部的一個小城市。一個名叫 Tim Draper 的風險投資人買下了城市裡面的一座酒店,將其改造為學校。街對面是畢業生可以入駐工作的「英雄城」。像每一個創業公司經歷過的一樣,經過漫長、反覆又令人沮喪的市政聽證會,學校經歷了起起伏伏終於建立起來。它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創業者、投資人,和渴望改變世界的變革者的到來。

Tim 說他的使命是為這個世界創造更多的創業者── 他把他們叫作「英雄」── 這些人發現問題,用盡一切辦法去解決問題,去改變世界。這所學校像一個大的工廠,用它的魔法,創造很多很多個「英雄」。

就像⋯⋯超人或者蜘蛛人。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成功,但你至少要去嘗試,或者至少嘗試做出一點點改變。

三、「我會一次又一次地失敗,直到成功為止。」

中國人── 甚至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孩子都是在「被評價」的環境裡面長大的。凡事都有「好壞對錯」,哪怕是表揚,也是建立在「評價」的基礎之上。我們的表現被排名和比較。我後來做心理諮詢師,特別擅長幫助別人「自我接納」,多少有點兒「久病成醫」的意味。

我們期待把事情做得更正確完美,甚至於束縛手腳。

在矽谷這裡充斥著超級積極樂觀的人們。他們樂觀得顯得「天真」。德雷珀英雄學院的創始人 Tim 說,你如果犯了極大的錯誤,那是極好的事情。因為這意味著你在解決問題的時候並不是僅僅在打安全牌,而是願意冒險,願意為之付出努力。

「我會一次又一次地失敗,直到成功為止。」

我特別喜歡這句話。這幾乎重新治療了我的「完美主義」所帶來的束縛。事情永遠會超出你的預期,你永遠都站在可能失敗的懸崖邊上,但是沒關係,失敗是在我們預期之中的常態,我們甚至還可以在失敗之中大聲取笑彼此,然後爬起來重新開始。你還有無數的機會去為之努力,直到成功為止。

這讓我在這裡開始敢於做一切我從未嘗試過的事情:在街頭唱走調的歌劇,在限定的時間內去盡全力完成看起來「沒有意義」、「不可能」的任務。

因為沒關係,我知道我會失敗,但我也知道我可以重新再來。

相信我,我在這裡的每一件事情都做得很爛。但我還是異常驚訝於自己和團隊的力量。當我認真投入地去做看起來無關緊要的事情的時候,這其中的過程常常彰顯出不可思議的意義感。

更何況,真的非常有趣。


圖片|來源

四、允許生活以它自己的方式到來,並享受其中的樂趣

如果你瞭解一點兒心理諮詢,你會知道心理動力學的團體小組往往在開始的時候沒有什麼清晰的設置,大家也並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而小組裡面發生的一切,都是治療的材料。你在過程之中對自己有越來越多的認識。

在這個學校裡面也一樣。你幾乎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你要忍受「不確定性」:臨時的任務,不斷變化的規則⋯⋯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做得更加富有創造力。

我在來學校之前打電話給之前的學長詢問他的經驗。他訕訕沒有多說,只說他覺得這是個 life-changing(改變生活)的機會。

事實上是,學校曾經跟來到學校的每一個學生都簽署過保密協定:為了保持每一屆學生對在學校的每一天充滿好奇和嚮往,訓練大家對「不確定性」的容忍甚至期待,你畢業之後不能告訴你的學弟學妹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或者將要發生什麼。(推薦閱讀:不確定是一件好事!哈佛校長福斯特的畢業演說:「用你的人生,說一場新鮮的故事」

學長嚴守了這個協議,也完全保持了我對課程和每一天的焦慮感和期待感。

這也是創業者── 甚至是每個人生活最重要的準則之一:你允許生活以它自己的方式到來,並享受其中的樂趣。

至此,充滿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