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一場偏遠島嶼的旅行,一段除去網路與社交的日子,你或許會忽然記掛起某人,又或者,發現你不再牽掛著誰。

我、蚊子、利亞一同到南半球某個偏遠島嶼住了一周。經常沒有網路和手機訊號,單是在雨林和海邊散步、聊天、拍照,已夠忙了。

手機屏幕顯示 SOS。只能撥打緊急求助電話。利亞少到荒野之地,特意截了屏,立此存照。但她還是整天拿手機刷來刷去——社交成癮是一時三刻戒不掉的。

我們從山路開回高速公路一小時後,突然全車手機鈴聲大作,短信洶湧而至。蚊子駕駛,未及細看,只知公司、打遊戲機的兄弟、家人三大群組,不過一夜,短信已過四百條;利亞也不甘示弱,手機裡盡是排山倒海的閒話家常,她還特意唸了一句舊同窗的留言:「歡迎回到文明世界!等著聽你的抱怨。」


圖片|來源

昨晚喝著 Moscato,利亞問我:「明天恢復訊號以後,你最想收到誰的短信?」我假裝沒聽到。她不死心地補充一句:「或者,你最想馬上聯絡誰?」

「我最想馬上打給警察叔叔,打救你這個問題少女。」蚊子說眼前已有妹子兩枚,就算回不去,也不愁無法繁衍後代(好歹把男人存在的天職完成了),更何況難得不用被俗世鳥事所擾,享受一下山林鳥語倒是清爽。

前年我在加勒比海另一隱世島嶼,在沒有網路的情況下把聖誕、除夕和元旦過完,滿腦子都是 P 先生會否給我發來節日短信,盤算著如何把手機裡的良辰美景發給他羨慕一下。全因為那次猶如去了外太空一趟的時空分隔,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喜歡他。(推薦閱讀:【單身日記】你不再愛我,我留著你沒有用

但這一次,我在車子後座靜靜而貪婪地看完手機群組、臉書和電郵,全是些莫名其妙的請求,要滅火的案子,要周旋協調的人事,或是推廣宣傳的垃圾訊息。

沒有回答利亞,是因為我驚覺,人生終於到了這個境地,世上已經沒有任何讓我牽掛的人。我也清楚知道沒有人在牽掛我,卻並未為此患得患失。即使文明世界裡我的社交和感情生活一塌糊塗,即使我的每篇文章讀下來都不過像情感的 SOS,但我會謹記在與世隔絕的小島,曾擁有過不渴望任何人的自由。

多麼珍貴而難得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