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夢想的路上,設定好每個階段你想在工作裡學習到的技能與價值,透過一站站中繼點,培養自己成為夢想的底氣!

「來來來!我們來點唱這首〈白觀音〉(台語),祝福我們阿米啦!噗仔聲催蕊⋯⋯催蕊⋯⋯」

卡拉 OK 大螢幕上跳出小白點,前輩芳姊走上舞台,開心地唱起〈白觀音〉這首歌,「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靠夭啦!什麼白觀音,歌名明明是〈萍聚〉。

這是我在宜蘭地方電視台工作的最後一晚,電視台的攝影大哥、助理加主持人一群人幫我辦歡送會,地點是農田中間的投幣 KTV。

那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得到了夢想的第一枚「銅幣」

當時才二十多歲的我,念的不是傳播科系,卻很想當「傳播妹」。為了跨行搶飯碗,哪裡有機會,我就往哪裡去。記得從台北到宜蘭面試時,人生地不熟的,我拿著地址搭計程車才能有禮貌地準時抵達。

沒等多久,時尚又漂亮的總監走進面試的辦公室,大大的眼睛像是在審視玩具一樣地看著我,問:「你投的履歷是應徵記者,但我們記者都補滿了。現在有缺主持人,你要不要?」

要要要!我要我要!統統都可以,絕對沒有問題!我內心喊了一百個「我願意」,千言萬語最後化約成一個簡單句:「嗯!好,我要。」總監立刻轉身往樓上走去,俐落地朝我揮手示意,明快地說:「走,到攝影棚試鏡。」

試鏡?那是什麼?她懶得跟我解釋太多,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要讓菜鳥最快學會飛翔,就是不顧死活地把他推出去,看他如何求生。

「你就坐上去那個台子,看著攝影機,我喊:『五四三二一,說話!』你就開始說。我沒說停,你不能停。」

聽著她的指令,我彷彿被按下了啟動鈕,滔滔不絕地說著:「我是黃大米,×× 系畢業,我們這個系念的是公共政策、政治學、組織行為,畢業後可以考公務員,女生可以當官夫人,如果你沒有走這兩條路,你花四年念這些都沒有用喔⋯⋯」

總監噗哧笑了出來,大概覺得妙斃了,便恩賜地說了聲:「停!可以了。」打斷我的胡言亂語。接著她看了我一眼,點點頭說:「你,很會講話。」

我被錄取了。

上班第一天,我就拿出行事曆,翻到半年後,拿出紅筆在日期上畫圈,寫上「離職」兩個紅字。上班第一天就設定好離職日,一開始就準備道別,因為我很清楚自己是來「拿資歷」的,這裡不是我職場的終點站。(推薦閱讀:差異化創造職場價值:僅你一家,別無分號


圖片|來源

我遠從台北搬到宜蘭,是不讓自己因為「非本科系」被傳播圈刷掉。如此決然的理由只有一個:我要圓記者夢,我怎樣都要到全國性電視台當記者。

在宜蘭上班的日子很開心,主管很嚴格、很會罵人,但同事們之間有很深的革命情感,沒事時,大家喝酒、吃飯配閒話,日子好愜意。然而,即使身處這麼好的環境,也沒有讓我延後離職的日期。我像是要偷寶藏的海盜,拿到手就走,此地不宜久留;拿到這份資歷之後,我得快點去拿下一份資歷。

在異鄉孤獨地活著,感受寂寞的無邊無際,但這些沒有動搖我為了夢想繼續付出努力。那時,我常坐在小套房前的樓梯口,攤開空空的雙手,想著:「有了地方電視台這個資歷,等於拿到一枚銅幣,我要拿銅幣去換銀幣,再拿銀幣去換金幣。」

「以物易物」這個古老的交易方式從來沒有過時,我早早就悟出,這世界的遊戲規則是「以小名牌換大名牌」。要快速收集到足夠的企業品牌與資歷,必須策略性地設定離職日期,一秒都不浪費,這是圓夢的節奏,也是自己企盼成功的奏鳴曲。

我真的照表操課,在預定的離職日接近時,送出了離職單。

「你知不知道現在外面環境很差,你出去可能會找不到工作?」總監看著離職單,淡淡地說著,關心與唱衰兼具。我點點頭說:「我知道,謝謝總監的照顧。」

瀟灑地說再見。離開是為了成長。成長,是在沾滿不安、未知、出走和歸零的泥土中,等待養分俱足,開出芳香撲鼻的花。

「夢想的銀幣」在閃亮

搬回台北後,我每天丟履歷,一起床就上人力銀行網站去看哪家電視台開了記者的職缺。然而,丟出去的履歷卻像是丟到黑洞裡,連個回音也沒有。我手機不離身,深怕錯過通知,錯過幸運降臨。可是手機始終好安靜,我懷疑它壞了,還用朋友的電話撥打給自己──沒壞啊,鈴聲很大呢!

電話一直沒響鈴的主因,是沒有公司要用我。

晚上無力感來襲,又是沒消沒息的一日。我變成一灘泥似的躺在床上,眼淚自動自發地從眼角流下。「為什麼沒人要我?為什麼沒人要我,我真的很努力耶!」沮喪是所有情緒的總和。想一圓夢想,真的需要極大的毅力。

「撐下去,撐下去。繼續找,繼續找⋯⋯」我給自己打氣,對家人則是報喜不報憂,南部故鄉的爸媽都以為我在台北過得很好。

機會總會來敲門,只是需要耐心,等待它慢慢跑來。它真的來得比烏龜和蝸牛還慢啊!

有一天,我的手機終於響了,如同天籟。「我們是 ×× 電視台政論節目的製作單位,你有丟履歷,對嗎?」天啊!是 ×× 電視台耶!我心臟狂跳,連忙說:「對對對,我有丟履歷。」我很需要大電視台的資歷,要我做什麼都好,那是一枚銀幣,我要拿到它。

電話那頭的人以非常冷靜的聲音接著問:「你是傳播科系的嗎?」又來了,又要因為不是本科系而卡關了嗎?希望的火在減弱,我怯生生地說:「我不是。」

她似乎還想給我一點機會,又問:「你有認識政治人物嗎?」希望的火逐漸熄滅,我尷尬地說:「沒有。」她再問:「你有發過通告、敲來賓的經驗嗎?」希望的火滅了。我吸了一口氣,絕望地說:「沒有。」

沒有連三發,一問三不知,任誰也不會想用我。

她明快地說:「好,再見。」

不──不要再見,不要收電話!我搶在她掛斷電話前,慌亂又急切地說:「我知道你們剛開台,很缺人,有總機缺嗎?工讀生缺嗎?我都可以,我都可以,我真的很有興趣。」我沒有逗點也沒有停頓的說出這一串話,一如被宣判死刑前的掙扎。

電話裡傳來她的笑聲。「都補滿了。再見。」

機會曾經近在咫尺,瞬間又回去天涯──那麼近,卻也那麼遠。四周光線暗了,前途無光,心茫茫。我突然爆哭,趴在桌上嗚咽,心痛而失語⋯⋯機會會走,機會也永遠會再來。兩天後,電話響起,來電顯示又是 XX 電視台打來。我接起電話,像是鬧劇一樣,同樣的聲音、同樣的台詞說著:「我們是 XX 電視台政論節目的製作單位,你有丟履歷,對嗎?」

我的熱情在上一通電話被消磨殆盡了,冷靜地說:「對,我有丟履歷,你前幾天有打來。」對方困惑地接話:「我說了什麼?」我像是向老天爺借了膽子,鼓起全身的力量,把這陣子失業的壓力、夢難圓的焦慮及幾天前被拒絕的打擊,一口氣爆開丟向了對方,惱怒地說:「你說你不要我!我告訴你,雖然我不是本科系的,沒有認識政治人物,沒有發過通告,但你們 ×× 電視台的招牌這麼大,還怕沒有人去上節目嗎?政治人物上節目是因為你們招牌大,不是因為我!」

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完了,洩了氣的我抓緊手機,無依無靠。空氣一片靜寂,電話那頭的她應該被突如其來的這頓嘶吼嚇到了,安靜幾秒後,她像是想賭一把地說:「你來上班吧!」

喔耶!我得到工作了,這份製作助理的工作是我「罵來的」。製作助理的薪水僅有兩萬三,節目在高雄製作,我又得從台北搬家。但我不介意四處奔波,我要拿到「夢想的銀幣」──在大電視台的工作資歷。

我辭掉所有家教跟兼差,放下了月收五萬元的日子,往夢想的路上飛奔而去。但我也在上班第一天便翻開行事曆,設定好一年後要離職。

預先設定離職日,讓「金幣」到手

那些年,我對每一份工作都敬業、認真,在職場上口碑良好,卻也始終保持一份「姊只是路過」的灑脫。在終極夢想達成前,永久居留是浪費時間。在這麼拚的情況下,後來當然順利拿到「金幣」,一圓記者夢,天道酬勤,合情合理。

上班第一天就設定離職日期,對於想追夢的人來說是有許多好處的,這可以從三個角度來看。

一、你進這家公司圖的是什麼

做人可以傻氣,職涯不能傻幹。選擇一家公司的某個位置去任職,要思考這個職位對於你往下一步有什麼幫助,是否讓你更接近理想人生一點。

公司能給予你的東西大概有這幾項:

(一)金錢:

圓夢的路上,第一份薪水大部分都不太多,一來你還年輕,年資少又缺乏專業能力,薪水自然不高。既然不管哪一行給菜鳥的薪水都不多,何不選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若是困在雞肋般的工作中,沒賺到錢也沒賺到開心,就太傻了。

倘若公司給你高薪,那你是否要捨棄夢想?這決定很個人化,但有種評估的方法:請把薪水與夢想拿出來放在天秤上秤一秤,讓數字說話。例如:用月薪四萬元買走你的夢想,你會不會不甘心?

(二)專業技能:

學非所用已經是常態了。我有個朋友從事勞工安全管理工作,大學念化工的他,所有工安的相關證照與專業技能都是上班後才學會的。我採訪寫作的能力,也是電視台訓練的。

如果工作上可以學習到圓夢的技能,就頗值得考慮。每個職位需要的專業技能不同,你只要學自己想學的,並且學精、學好。別在同一時間奢想學太多東西,因為一個人的時間和體力都是有限的資源。你需要能決定什麼才是最必要的關鍵學習。(推薦閱讀:重要的事都是麻煩的!宮崎駿:工作追尋價值,更要享受其中


圖片|來源

(三)履歷鍍金:

大品牌的企業可以讓履歷鍍金。如同我之前說的,這是個「名牌換名牌」的世界,你的履歷有大公司的加持,將讓你更有機會往頂尖企業邁進。

每年都有「大學生最想進去的企業」調查,這些入榜的企業。薪水給得不一定高,甚至可能低於業界行情,每天很操、很累。為何大家還要擠破頭進去?因為履歷上有一、兩家大品牌公司的資歷,等於拿到了職場任意門,方便你未來穿梭各企業,資歷豐厚後,主客易位,換成你來挑公司,也將有助於夢想的實現。

至於實現夢想後,你要不要繼續待在大企業,那就不一定了,生涯規劃要隨著年齡、心境與體力,產生階段性的轉換。總之,拿著一、兩張大企業的護身符,想衝刺時可以更上層樓;想休息時,也會有適合養老的地方,讓你的日子平安過。

當你年資尚淺時,進入一家公司,很難把前面三項一次集全。你該思考的是在逐夢的路上,最先要拿到的是什麼。夢想往往不是一步就能到位的,大部分都是逐漸接近,一邊接近,也一邊調整腳步與目標。夢想,是逐漸校正的過程。

以我自己的例子來看,去地方電視台工作,是為了讓履歷表能寫上電視台的媒體資歷。公司雖然不具備高知名度,但是在產業的專業訓練上與大電視台幾乎是大同小異,學習到的專業技能在後來也派上了用場。後來跳槽去大電視台,是為了讓履歷鍍金,有第一家全國性媒體的資歷,將有助於我往更大的電視台邁進。雖然這兩份工作都不是當記者(前者是節目主持人,後者做製作助理),但是到第三份工作時,我就順利當上記者了。

我的夢想逐步到位,人生從沒有白走的路。

別只是日復一日地傻傻上班,要知道自己為何而來,為何而走。公司是用來讓自己賺錢與成長的地方。要當個有企圖心的圓夢人,為自己的夢想而工作。

不要抱怨公司把員工當免洗筷,你也可以把公司當即可拋。千萬別忘記,你可以掌握選擇權,不喜歡一間學校都可以轉學了,為什麼換個工作要覺得為難。職場是拿勞務或者專業交換金錢,擁有愈高利用價值的人就能換到愈多的錢,這是一樁很單純的買賣。

公司就像超商一樣,裡面的貨品(職位與專業技能)很多,你不可能全部買走,帶走自己想要的就對了。甚至你該把自己當作一家公司,大腦和身體該有什麼裝備、怎樣的功能性,才能變成搶手的變形金剛,這才是你每次轉換工作時該思考的課題,功能性愈多元,競爭力也愈高。想想看:如果哆啦A夢的口袋只拿得出一樣法寶,那只畫一集就沒戲唱了。

二、給自己時間壓力

當學生時,每逢大考,考前兩、三天的閱讀量與讀書效果最好。為什麼呢?因為時間壓力倍增,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費。壓力可以使人成長,壓力能夠讓人大躍進,壓力足以把木炭變鑽石。上班第一天便設定離職日期,就像是在給自己設定期末考,在離職日到來前,要把握時間去學會專業的技能,無論是跪求前輩教導或熬夜學習都不會覺得苦,因為姊加的不是班,是在練功,是在讓自己翅膀變硬,時間一到,展翅高飛。(推薦閱讀:【女人迷兒說工作】站在低處的人更有高度

三、有助於適應能力變強,人脈增廣,不捲入派系

上班第一天就設定離職日期,會讓你有一陣子處於常常跳槽的階段,對環境的變動有很高的適應性,一如游牧民族,無論遇上高溫、高寒或酷暑等天候變化,都能活得好好的。勇於接受挑戰的人,整個世界都是他的舒適圈。

在人際關係上,則有助於讓你擅長四處認識朋友,交朋友的能力大增。一如你去海外遊學,雖然心知肚明這是短暫的交會,但也因為你無意追逐公司的升遷,不會捲入公司的派系糾紛,黑派、白派皆朋友,跟誰都無利害衝突,人緣自然好。反之,如果整間公司的同事都看你不順眼,你也不會太痛苦,畢竟你深知自己只是短暫停留,離職後便老死不相見,也樂得相安無事,少了情緒上的糾結。

我僅僅在宜蘭工作半年,迄今仍與當時的幾位同事聯絡。後來朋友到宜蘭玩,我是最好的導遊,因為在那半年期間,同事們帶我四處跑、四處玩,真是賺到資歷、賺到錢、賺到朋友,還賺到遊山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