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回歸做自己的自由!兩個思考心法,從捨去他人評價,肯定自己開始,試著不要再討好全世界!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變成只想討好別人的人?

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國際志工協會的領隊,每年寒暑假固定帶志工到海外社區服務,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做了三年多以後,我覺得心跟身體都很疲憊,在去年離職了。

現在偶爾還是會夢到我在帶團,大概一個月一次,夢裡我突然出現在機場,發現自己護照竟然沒帶,或是已經出團了,結果行程都沒準備好,匆匆想調電腦裡的資料來看。每次都覺得好焦慮,一片混亂,我怎麼是這樣的一個領隊,醒來後才發現,好險只是夢,我早已離職了。

這些夢反映了我在上份工作的壓力與緊繃,到現在仍然以另一種形式存在著。

昨天又夢到我在帶團,可是這次的情境更激烈,竟然有兩個團員自殺!他們就這麼從我面前跳下樓,粉身碎骨噴血死去,我驚嚇崩潰極了!心裡想著:「是不是我出團時都沒有關照到他們?」「完蛋了,我這一生成為一個徹底失敗的領隊。」「回去怎麼對大家交代?」

可是我覺得這些內心的反應不太對勁,竟然沒有一個是針對這個事件「本身」,或是出於對這兩個逝去生命的「關懷」,都是想著「我自己怎麼面對」、「別人會怎麼看我」,而延伸出的無盡恐慌。


圖片來源:Pexels

夢裡的自我反應,跟現實是一樣真實的,甚至更清晰,這完全就是我在上一份工作最後做不下去的原因:我已經不太在乎事情本身,而是想用這份工作的成果來證明自己,所以極力避免在工作上犯錯,也一直硬撐想做出些什麼。(推薦閱讀:練習過不討好的生活,歐普拉:「再也不為他人做不出於真心的事!」

這樣的動機一點都不自由,我已經失去自己對這件事的愛,只能用其他人的目光與標準來衡量,把自己變成了傀儡般的被動者。

最近半年,這樣極力想討好他人的自卑不斷冒出來,已經把我逼到牆角退無可退,強烈感受著這份不自由。

像是,最親密的家人隨口說:「欸!你又忘記關燈!」我就會立刻跑去關燈,然後緊張地看有沒有什麼事也沒做好,提心吊膽害怕家人責難,像是怕被獵殺的小鹿,做家事的動機是想討好他們,而不是出自我的真心。可是其實家人並沒有嚴厲苛責我,但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把這一切看得很嚴重。

我努力想要討好每個人,卻始終做不到,因為每個人要的都不一樣,我不可能討好所有人,這樣的壓力更加深了我的焦慮。

我給自己的星星遊戲:他人的評價是唯一標準

我想起在人類圖裡面,有一個能量中心叫「意志力中心」,是關於自我肯定與價值感的能量。

有定義的人,對自己的存在價值有一定的肯定,再說直白點就像「自我感覺良好」,較清楚自己的價值是什麼,大方承認優缺點在哪裡;沒有定義的人,不容易持續感受到自我價值,再失衡一些,就會非常沒自信,要做很多事情來證明自己值得存在,世界上約有 65% 的人是這樣的。

我是空白的意志力中心,而且是傳說中「受詛咒人生」的完全空白,連一個閘門都沒開,我漸漸發現自己是這樣時時刻刻想證明自我的:

就像繪本《你很特別》裡面,每個人都會為別人貼星星表示認同,我也會一直為自己貼星星。比如,幫這個人開門時,我相信這是很棒的一件事,對方一定覺得我是貼心的一個人,所以我給自己一顆小星星,如果對方有回應謝謝,或是稱讚我的行為,那不得了,就像得到三顆大星星,因為別人的評價比自己的重要!


圖片來源:Pchome

會得到星星也會失去星星,就是當我發現自己說錯話或做錯事的時候,我會把很多身上的星星狠狠撕去,並且罵自己:「你看!你真的是個爛人!」撕去星星的速度彷彿永遠跟不上累積的速度,甚至每犯一次錯就把全部歸零。

做很多事時,我都會下意識想著:「這是可以得到星星的好行為!」「做這件事我可以得到很多星星吧!」或是「喔這是絕對會失去星星的事,一點都不正確!」「原來我之前傷害了這個人,從他那邊累積來的星星都要不見了!」(推薦閱讀:別拼命滿足他人,學會活成自己便完整了人生

當然,沒有任何人真的在貼星星,星星也不存在,只是我自己創造出的小劇場,可是這遊戲我玩了 27 年,直到現在。

最近意識到,我真的玩得好痛苦,完全被星星控制了,做什麼都不是發自內心深處,而是不知源於哪裏的自我評價與焦慮。

真正讓我不自由的,就是我自己,我自己設計了這套遊戲,然後自己玩得勤奮,自己製造了那些不快樂。


圖片來源:Pexels

從星星遊戲中掙脫:我的心就是唯一依歸

看見這個內在模式後,我一直思考著有沒有掙脫星星地獄的可能呢?最後我想到兩個辦法:

1. 檢視遊戲規則:

我知道自己無法這麼快脫離這場遊戲,也有可能終期一生都這麼玩著,那就改寫規則吧!重新省視那些「可以得到星星」的標準到底是什麼?是來自從小到大各種「要當個好小孩」的教條?或是「要當個善良天使」的道德教化?這當中有哪些是自己真心認同且願意做到的,把他們變成自己的新規則。

2. 換張不一樣的貼紙:

把星星換成愛心吧!如果星星代表的是「他人的認同」,那愛心代表「自己發自內心的熱愛」,以後做一件事時,要想到的是「這是不是我愛的?我想要的?我願意的?」即使沒有星星貼紙,我也願意去,才是真正的愛。

最近開始嘗試這兩個新的運作模式,比如有一位曾參與我的採訪寫作工作坊的成員,在尋找採訪對象時遇到瓶頸,請我提供協助。我當下的第一個念頭是:「我要幫他!這樣他才會覺得找我幫忙有用,而且我是好的講師!」慣性的思維總是衝得這麼快,我們有時根本來不及覺察它。

但是下一刻,我立刻提醒自己要改變模式,於是我問自己:「幫助他人是我真心認可的行為嗎?」我的回答是我真心認為給予他人適當的幫助很重要。再下一個問題就是:「我願意提供給他協助,是因為我想要他的認可,還是我真心想要幫忙?如果他不會因此覺得感謝我,我也覺得沒關係嗎?」是的,我覺得沒關係,我是出自內心覺得想要做這件事。(推薦閱讀:【影片直擊】我的生活他人奈我何?汪綺:「替自己貼一張喜歡的標籤吧」

經過這個小練習後,當下我覺得比以前自由了許多,心裡終於有另一個聲音出現,在做決定時輕輕點醒自己。後來也運用在其他我本來非常在意的事,像是:「我好害怕在工作上出錯,老闆會覺得我很糟糕,所以我特別注意把小細節做好。」自問那些問題後,我發現「其實老闆怎麼看我,我不在意,因為我自己知道即使犯了錯,還是無損於我本質很棒的地方,如果他因此覺得我糟糕,我也尊重他的評斷,那是他的自由。而我自己也真心在乎這些事情的細節,所以想把它做好。」漸漸學會接納原本不喜歡的自己。

實驗才剛開始,還在持續進行,可能是一輩子的練習,期待我能成為這場遊戲的主人,不再是它的俘虜。

這兩個小練習,分享給跟我一樣瘋狂玩星星貼紙遊戲的朋友,讓我們全然回歸自己的自由,以自己的心為唯一依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