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是她對世界第一眼的印痕,從此就不可自拔愛上。專訪 A-Lin,她反覆用歌聲吟唱初衷,去世界兜轉一圈,她帶著簡單的快樂回來,讓你在歌裡聽見勇氣,長成自己的模樣。

「海是我的第一個歌迷。」——A-Lin

她面朝大海,唱出渴望,那時台東的風颯颯掠過臉龐,海風和著家鄉民謠,是她初見音樂的模樣,簡單快樂,無所拘束;後來一直想飛上去遙望的海,成了每次歸途的信念,離家太遠了就看海,知道自己不論走得再遠,最終都會回山谷裡風聲迴盪、碧海藍天包圍的家鄉。

2006 年吶喊《失戀無罪》,唱出現代人在情愛裡的孤獨與寂寞,夜裡飄來這樣的低音總能引爆你將潰堤的情緒邊界,後來誰沒去 KTV 唱過幾句「給我一個理由忘記」,總在她歌裡看見自己身影,嘴裡唱著對愛的灑脫,眼眶卻噙著淚,不知是不捨還是不甘心。

我們知道的 A-Lin,低沉嗓音裡有女子的堅毅,歌裡有撩撥情緒的澎湃,那天她穿著簡單黑色 T 恤,腳踩紫色高跟,一頭酷勁性感短髮踏進樂園,跟我印象中的 A-Lin 很是不同,她出去世界繞了一圈,歷時三年帶回的歌裡有更多人生體悟,忠於自己歌唱的初衷:歌不必撕心裂肺,只要簡單快樂做自己。(推薦閱讀:敬這時代的人!專訪李志:「即使生在縫裡,也要繼續活下去」

音樂刻印生命,領我看見世界廣袤

談起音樂,家一直是孕育 A-Lin 初衷的地方,宛若初出母體,她抬眼所見皆是歌唱與歡笑,家是充滿音樂的場域,這成了她對世界第一眼的印痕,從此嵌入她的生命。

「家人一直是影響我很深的人,只要有家族聚會就有音樂,對我來他們是我的啟蒙老師,不只音樂,對生活的態度他們也影響我很深,既然快樂是一天不快樂也是一天,那為什麼不選擇開心地過呢?」看著眼前的 A-Lin 談家人,眼眸裡有溫柔,偶爾閃過少女般頑皮笑意,同家人成長的生命裡,生活背景音,隨手敲打便成曲,人生如海浪,有起有落是正常現象。

從小星夢深根,對著海唱出熱愛歌唱的渴望,海是她人生第一且永遠的歌迷,逐夢路上,母親不似海,更像那穩固聳立大地的山,支撐著她勇敢做自己,「其實母親一直是默默給我自信的推手,有次她在我的日記本寫下:『親愛的女兒,有夢築踏實,每一步都要穩穩地』,這句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她永遠是在背後支持我的人。」(推薦閱讀:終有一天,我們並不是得到夢想,而是成為自己的夢想

A-Lin 追夢路上總有跌宕,曾耗費許多長夜駐唱的晚上,一個客人嫌她醜,暗夜裡丟來的酒瓶差點擊潰信心;各大歌唱比賽奔走,滿腔熱血上台,探照燈直勾勾地照著理想,燈滅了理想似乎又黯淡了些;懷疑自己時,也想過找個學校報考,看見報名表上的興趣欄,除了「唱歌」,怎樣也沒有別的想法。

外公的一句話撐起她的堅強,讓她明白自己為何而唱,「阿公病危的時候我很無助不知道該做些甚麼,他很痛苦也似乎不再記得我,最後我決定就唱歌吧!」A-Lin 在阿公病榻旁悠悠唱起古調,「奇妙的是一唱完,阿公的眼睛突然變得溫柔,溫暖且淚汪汪的看著我,他把手伸來抓住我手的溫度,我依舊記得。」歌有魔力,牽起每個生命連結,「那時外公告訴我,他知道我很喜歡唱歌,但他要走了,以後會在天上保護我,要我堅持唱下去。」

至此 A-Lin 懂了歌唱的意義,遇見再多困難,都沒關係了,知道這世上有人因唱歌而與自己有所連結,就能一直一直唱下去。

回歸簡單快樂,勇敢經歷生命

歌很神奇,同首歌曲在不同時空牽起素昧平生的人的生命,歌裡故事是每人各自的詮釋,因著生命經歷不同,而有不同感受。

藉著歌曲與自己對話、和他人連結的過程,我疑惑 A-Lin 如何給出情感,唱的每句都直達人心,「唱情歌總讓我又愛又恨,我唱歌都需要閉眼睛去感受情緒,睜開眼後要拉回情緒的過程其實很難受,但一張開眼看見有人同你一起唱一起哭,這時,我們的生命經歷好像有了一段交錯,一起共享這些情緒時,我們並不孤單。」(推薦閱讀:做一個對世界提問的人!溫郁芳X柯淑勤:人生,痛過哭過才知道

後來才懂這些透過歌曲交疊的一期一會,一直是 A-Lin 唱下去的動力。

這次歷時三年,帶回《A-LIN》同名專輯,她希望可以藉音樂傳遞給正面能量與樂觀的態度,凸顯 A-Lin 的個性,用歌裡的簡單快樂,讓聽者找到傷口可以宣洩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活在當下,用珍惜的心態去面對每天的生命經歷。

讓自己成為生命的挑戰者,每一天都重新檢視自己,勇敢站起。

A-Lin

談起專輯最想與歌迷分享的歌曲, A-Lin 偏頭想了幾秒,仍想用自己追夢的故事鼓勵大家,勇敢做自己,「《光之海》是我自己的創作,希望藉這首歌鼓勵追逐夢想的人們,歌詞提到『浮浮沉沉光之海,點點孤島連起來』,當我們看地球儀,每個孤島、分離的陸地皆因海而有了連接。」跟人的生命很像,宛若孤島的人,最終會有如大海般溫柔的人,包裹你悲傷,讓你懂,這世上我們都不曾孤獨。

如同 A-Lin 新專輯裡頭的《好不好》,歌詞唱著:「有時候我們覺得自己渺小,需要有人提醒我們重要」,實踐理想的過程,因不斷有人支持著你,讓你懂自己的重要,永遠能在受挫時,回望歌唱初衷。「其實我們都是生命的挑戰者,每天面對不一樣的事物,都讓你能夠重新檢視自己,勇敢站起。」 A-Lin 的生活哲學,小事到大事,都是要正視的挑戰,再簡單若沒有跨出開始那步,困難就永遠橫亙於你生命。

敢於做自己,別讓他人定義你的生命

其實生命這一趟來,就是學習。

A-Lin 說著這些年的經歷,看得越多也思考越多,「遇到很多人都會讓我反思生命課題,」她看著別人的故事,思考自己,「我覺得人與人之間很似鏡子,我喜歡聽別人講自己的故事,從他們身上我會得到生命的答案。」

說到這兒,A-Lin 語裡有對生命疼惜的柔軟,「我有個小歌迷,因腦瘤要剃頭才能開刀,頭髮剃掉後,朋友見她樣子都會笑她,但她說了句我覺得很棒的話,她說:『誰說女生一定要長頭髮,我喜歡我自己,很帥耶!』聽見這故事,我一直很想見她,她勇於大方愛著自己的舉動,鼓舞了我。」A-Lin 這頭短髮,因她而剪,「後來我真的去見了她,唱歌給她聽,跟她說:『因為你我剪了這個短髮,因為你,我要跟你一樣勇敢,去做自己。』

你要活成甚麼樣子,都該由自己定義,這也體現到 A-Lin 看待性別的態度,身為本年度酷兒影展大使的她,對於性別也有一套自我看法,「我覺得教育很重要,大人無心的一句話可能影響小孩,我們不應去定義男生是怎樣,女生應是怎麼樣,而是去接受這個生命「他」本身想活成甚麼樣子。」

其實性別不似教科書般生硬,它存在生活的日常裡,只期待每個人都可自在地活成自己,「我對於婚姻平權的看法其實很簡單,因為我結婚的時沒有人阻止我,我喜歡別人、告白的時候,都沒有人阻止我,我在生命裡是備受祝福的,所以我希望每種愛都能被祝福。」 說的時候很是認真,A-Lin 定睛自己攤開的雙手,像在心底告訴自己:張開是為接納,用擁抱包容異質。(推薦閱讀:【看見同志】大龜X周周:兩個人若相愛,就能組成一個家

現代人的按讚學,讓我們褪去表面回歸初心

聊到接納,我想起專訪前我們與 A-Lin 錄了隻影片,談人生、談女人、談不為人知的 A-Lin。

影片最後,我請 A-Lin 向下位受訪者問出一題,她想知道的問題:「好呀,我的問題很簡單,那就是:『女生需不需要化妝?』」

話音一落,我想著這問題看似簡單也不簡單,專訪時忍不住問了她提問的想法,「嗯⋯⋯其實我最近常思考一個問題,當現代科技發達,世代似乎變得表面,喜歡自拍按讚,卻不知道按讚的目的為何?」這是一個按讚學充斥的世代,我們用讚表述自己,一個讚,背後囊括好多意義,也可能,毫無意義。

「如果活得比較表面,人跟人之間會變得很有距離,我們一直希望可以追求自然自由,卻活得越來越表面,所以我好奇,美到底應該如何定義?女人應該化妝嗎?」 A-Lin 的字句,讓我反思自己,當社會給出框架,你敢不敢背道而馳?所謂美的標準,讓我們回歸初心,自己定義。(推薦閱讀:和自己賽跑的人 !專訪岑寧兒:做音樂要能完整他人,也不吝嗇成就自己

時不時地回望初心,A-Lin 不論是在面對社會現象或遭遇挫折,總不忘回頭檢視自己,像母親教會她那般,要記得把自己看重,傾聽內心的聲音。

人生受挫時,音樂深深陪她走過,「剛出道三、四年的時候,因工作而覺得挫折,我自己一人在家放著《以前以後》,在廁所裡開始化妝,不斷重複這首歌 ,然後衝去淋著蓮蓬頭,邊唱邊哭。」她說自己學著辛曉琪唱《領悟》那般,把自己淋成妝全花的落湯雞,「忽然覺得滑稽,看到鏡裡的自己覺得有夠醜」她哈哈大笑想起過去,「其實人生就是這樣,大肆放縱情緒,然後去面對事情。」用戲劇化的方式治癒自己,人不都說嘛,人生如戲,讓我們幽默以待。

看著 A-Lin ,我腦海浮現台東的廣闊,她的心像風,拂過每個人的生命缺口,因為成長過程中總被分享快樂,她一路走來都期待自己成為將快樂分享出去的人,不論是歌,抑或用良善接納每個人的靈魂,始終一本初衷。

音樂對我來說,是我的靈魂、我的食物跟我的藥,永遠陪伴著我。

A-Lin

我想著 A-Lin 的歌聲也在每個我們感到困頓的夜晚陪伴了我們的軟弱,音樂交錯,無意間她參與了許多人的生命,曾經她用《以前以後》教會我們思考愛在生命裡的意義,現在,她輕聲唱著《一直走》,生命從不該為誰停留,時間推移,一路向前,你會遇見那個顛倒世俗,勇於做自己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