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物學裡的生活道理,透過穿衣認識自己,接納自己的身體樣態,捨去他人評價自己的眼光,從穿衣學會擁抱自己。

表達的技術 覺得沒衣服穿的人請看這裡

「時尚是表現自我,同時也是一種選擇。如果有人跟我說不知道該怎麼穿衣服,我會建議對方先照著鏡子研究一下自己。」——Miuccia Prada

衣服是表現自己的工具,有設計師聲稱要有穿出屬於自己風格的價值觀方能成就時尚。設計出前衛但實用,不突兀而單純卻又讓人能感受到考究衣服的設計師,那個設計師就是普拉達(Miuccia Prada)。

普拉達是曾經攻讀政治學的左派女性主義學者,她不曾學習過裁縫,也沒有學習過時尚課程,然而卻比任何人都精確的掌握著時尚與風格的本質。

她瓦解時尚產業既有的偏見與設計,嶄新的行銷手法重新改寫時代對於帥氣的標準,她是名符其實的「時尚超能力」(Fashion super power)。

身為時尚領域的專家,日常生活中常發生需要給予身邊人們服裝建議的時候。在時尚課程結束後,真正的功課才會開始。人們會將自己的照片寄給我,直接問我要修正哪個部分才會更好看。回頭看自己工作中最困難的部分,就是要幫別人建議怎麼穿出個人風格。一個人不會穿衣服,其實不單只是這個人的美感不足或者對流行遲鈍。不會穿衣服最大的原因是這個人不接受真實的自己。因此幫別人規劃整體造型的過程中,超過一半的時間其實是在說服別人接受自己。讓一個人改變的不是意志,而是自覺。一百次的決心不如一次的覺醒。(推薦閱讀:#girlgaze 女孩攝影集:凝望你的不完美,像注視自己的美麗

所謂的穿衣不只是理解衣服的材質、樣式與色彩。要理解自己身體的優缺點,也要理解在社會中如何透過穿衣形成各種不同的關係。衣服讓人可以在社會的脈絡中營造出多樣的角色。衣服幫助一個人獲得別人的好感以及表現出自己。透過衣服表現自我,等同於理解衣服所擁有的說服力。十九世紀英國的著名小說家、詩人同時也是政治家的利頓男爵(Edward George Bulwer Lytton)曾經留下一句名言:「筆比刀強勁」(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我們來聽聽他的說法。

「一個人如果想要成為衣架子(dresser),那麼這個人需要有周到縝密的算計。人不能每次穿同一件衣服。去見長官,去見寡婦,與貪心的叔叔見面,與愛賣弄的親戚閒話家常,見不同的人就要穿不同的衣服。因此沒有比時尚外交更細緻的外交領域。」

每當咀嚼這段話時,讓我想到時尚風格最終就是依照「現在是去見誰」為主軸,依照情境仔細計算並付諸於行動。時尚造型師的建議在這種時候就會發揮效用。就如同為了學習外語而硬啃著文法,時尚造型這塊領域也有基本的知識。從對服裝素材的理解,如何穿有花紋或印刷的單品,如何挑選適合自己身形的衣服與搭配顏色、飾品,搭配適合衣服的髮型,穿出不受季節影響的經典服飾等,這個領域的專業知識是五花八門的。

還有如何穿牛仔服飾參加派對或去辦公室時,混搭衣櫥裡的衣服再次進行排列組合(mix&match)以營造出新的風格等,這個領域裡的資訊能夠在日常生活中發生實際效益。縱使如此,大眾偶爾還是會批判時尚造型人士,覺得這群人是勸敗與鼓勵消費的推手。令人意外的是,這些專家給的建議通常是與其買新衣服「不如從現在就掛在衣櫥裡的衣服」為起始點,學習怎麼搭配衣服。

衣服是可以協助人達成三個目標的工具。三個目標分別是職業、社會上的人際關係,以及愛戀的關係。關於衣服產生的所有疑惑全都脫離不了這三個目標,人們希望透過衣服有效率的達成這些目的。

我們將衣櫥比喻成人生,我們從衣櫥裡挑選出靈魂的盔甲,讓我們跳進人生這個戰場。這副盔甲不單從酷寒與炙熱保護著我們,靈魂的盔甲跳過一次元的層次,為我們帶來存在感、主體性,面對世界的勇氣,衣服是洞悉著時代的眼睛,是呈現個人美感的鏡子。每個人都在追求著社會性的認可。若有人說他在追求一個無關社會性的中立評價,我想那是不可能的。時尚幫助我們抵達自己設定好的目標,在往目標前進的過程中難免感受到害怕與不安,每當困難來臨時就會找各種藉口試圖說服自己放棄或逃避。(推薦閱讀:【#womanynude】與身體共存!寫下不完美,成為最好的自己

用「因為我個子小」或者「臉太大了」,「身體太多肥肉了」等的藉口,把別人給予的評價緩慢的堆在心裡,別人的評價在「我們自己的內心裡」開始長出更多的東西。意即,衣服本身不是問題,對自己的身體感到羞愧或者無法培養出健康的自尊感,因此選衣服才會變成困難的事情。針對我們所經歷的選衣難,時尚設計師夏帕瑞麗(Elsa Schiaparelli),這位香奈兒最強勁的競爭對手曾經在自己的自傳裡說過這種有趣的話。

「20% 的女性被自卑感折磨著,70% 的女性被困在自己的幻想裡」。夏帕瑞麗的話不只適用在 1950 年代的女性,直到現在,依舊有很多女性被定型的美困惑著,依舊被自卑感折磨著。這份自卑情節超越了一個人選擇衣服時感受到的困惑,一個刻板的標準對人類的自尊產生龐大的破壞力。因此這個議題已經超越了時尚的層次,要從社會的面相去思考整個議題。

別人無心的評價有時會留下很深的傷口。太瞭解這件事情的我,每當上時尚風格的課程,要給予別人關於穿衣或體型的建議時,我會斟酌再斟酌過後才給出建議。然而要成為一個自信帥氣的人,第一步就是要養成愛自己身體的習慣。時尚並不能讓你忽然長高,也不能讓你瞬間減掉 10 公斤。但是可以透過顏色與材質,用服裝的結構與線條營造出視覺幻影。我想透過服裝應該可以營造少 2 公斤的視覺效果。很幸運的是,人們從不曾質疑這種幻影,很自然的接受著眼前看到的視覺形象。(推薦閱讀:真正的身體平等,是胖子瘦子都不該受到歧視

每個人的人生都被賦予著各自的意義,而我們透過可以傳遞那份意義的形象(image)度過每一天。人們透過時尚裝扮自己的身體,也透過時尚試著跟我們所處的社會進行著對話。在對話的過程中塑造出自己期望的形象,我想世界上應該沒有比這個更偉大的魔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