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未來大人物】專訪肉彈甜心——馬力和 Amy,他們不把自己侷限於社會框架,分享自身遭受歧視的經歷,呼籲世人拿回身體自主權,也讓社會反思身體型態該擁有更多元的可能性。

文:李修慧

2017 年 3 月,兩個從網路竄紅的台灣女生接受 BBC 專訪,登上國際版面。她們既不是什麼網美,youtube 訂閱數也不到 400 人,之所以受到國際媒體矚目,竟是因為她們都是「胖子」。她們是 Amy(林昱君)和馬力(謝莉君)。

在這個強調「瘦才是美」的社會,我們總是習慣問「你為什麼變胖?」。但對 Amy 和馬力來說,更值得討論的問題應該是,為什麼這社會不能接受胖?為什麼胖只能是「變成」的?為什麼大家要不是很瘦,就是在變瘦的路上?為什麼胖不能是個長期穩定的狀態?

Amy 和馬力將這個兩人團體取名為「肉彈甜心」,自稱是「性感女子團體」,標榜「用我們的身體將美麗的框架擠歪。」


馬力(左)和Amy(右)透過搞笑的短片,跟大家分享胖子的生活。|圖片來源:肉彈甜心

採訪當天,我與他們相約在同志諮詢熱線辦公室。一進房間,他們就急著開冷氣,馬力說她們容易流汗所以怕熱。但看到身形瘦小的我,又頻頻問我冷不冷、不斷調整空調,讓人感覺,她們雖然身體寬大,但卻內心卻無比纖細。

身為胖子,你必須感到「我很抱歉」

我們從常見的肥胖歧視開始聊起,Amy 信手拈來就是好幾個例子,「那是你自己懶惰」「你這樣很不健康」「不要拖累健保」。

我驚訝的質疑,真的會有人說出「拖累健保」這麼沒有同理心的話嗎?Amy 強調,「常常喔~肥胖常常被用這種原因指責。可是抽菸、熬夜不會被這樣指責。從來沒有聽人說過:『欸你這樣加班熬夜拖累健保體系!』。」(推薦閱讀:胖子身體不健康?消除肥胖歧視,就是追求健康

類似的歧視,在從小發胖的馬力跟熱愛美食的 Amy 人生中,層出不窮,連搭乘公共運輸工具也不例外。

比如搭公車的時候,坐在雙人併排的座位,馬力說,「那種有隔板的雙人位子還好,我們可以把自己塞進位子裡,但如果只有扶手,我們可能就會超過椅子的線,這時候就旁邊的人可能就會開始『嘖嘖嘖』。」

搭電梯的時候也是,「有時候,就算你是第一個走進電梯裡的,但當人陸陸續續進電梯,電梯過重發出『嗶──』聲音的時候,大家還是會第一時間回頭看你。」

此外,馬力跟 Amy 最常遇到的質疑就是「不健康」。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都是從小緊緊黏著她們的標籤。

馬力說,談到健康,大家總是關心胖子的生理疾病,卻沒發現這些關心往往會造成心裡壓力,讓他們的「心理」更不健康。

「讓很多胖子不開心的並不是什麼『脂肪造成腦內啡分泌下降』,而是我們光走在路上,都會遇到一些特殊的眼光讓我們不開心,這難道不會影響健康嗎?」

馬力強調,關於健康能不能有更多的思考?許多人提及健康,背後常常隱藏著對肥胖的歧視。「比如說,常有人問:你是天生這麼胖,還是後天的?」如果是自己導致肥胖,對方就會開始鼓吹他們變回「瘦子」。

但仔細想想,肥胖所造成的健康問題,跟先天或後天完全沒關係,後天的胖子,並不會比天生的胖子更容易生病啊。因此,是否健康、先天或後天,根本不是關鍵,能不能符合社會期待的身材,才是這些標榜「健康」的人,真正在意的事情。

當外界的歧視,內化到她心裡

從大眾交通工具到個人健康的指責,這些大大小小的歧視,都很容易趕走當事人的自信。

馬力說,自己從小到大,每到一個新環境,她都會被別人以「那個胖胖的女生」稱呼,「但我沒有發現的是,我也這麼稱呼自己,自我介紹時,我也會跟別人說『我就是那個胖胖的女生。』」

這樣的「訓練」,讓馬力從小就對自己沒有自信,朋友之間如果談到胖瘦問題,氣氛也會瞬間凍結。馬力說,「我也曾經很想變瘦,過去20幾年來,我都在減肥。」在我面前的馬力,說起話來談笑風生,很難想像她也有過這樣的過去。(推薦閱讀:真正的身體平等,是胖子瘦子都不該受到歧視

馬力說,「直到我進入研究所,開始做性別研究,變得比較能接受多元視野,才開始接受自己的外貌。」

馬力用知識的力量,掃除了對自己曾經的歧視,但Amy卻到今天都無法完全接受自己的身材。

「因為當全世界的人都告訴你:『你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時候,我如何說服自己我是 OK 的?要有自信、要接受外表,很多時候,不只是跟自己對抗,還要跟外面的人對抗。」Amy 說,「那其實是很辛苦的一件事,而我可能一輩子都會在這個過程裡。」

至此,我才知道,為何 Amy 說話總是尖細、急促,雖然偶有幽默的發言,但似乎就是少了一份強而有力的氣勢,這或許就源自於肥胖帶給她的不自信。

知道自己「沒有自信」,比擁有自信更重要

但讓 Amy 感到放心的是,她現在至少有了「沒自信」的自覺,也有了「追尋自信要花很長一段時間」的自覺。

「如果沒有自覺,我可能會很自責、很焦躁:我為什麼不能有自信呢?也有人鼓勵我說我很漂亮啊?我為什麼就是做不到呢?」

Amy 說,「可是我的狀態是:我知道自己沒辦法很快跨過那個門檻,但我會思考,那可以做些什麼事,讓自己輕鬆一點、自在一點?」

「每個人都有一些自己必須面對的人生議題,而且可能不只一個,你有、我有、馬力也有。幸運的話你可以找到方法面對,或是時間到了,你有辦法回應,但我還沒。」

「不過,我願意陪著我的這些人生議題一起走。說不定有一天,我有足夠的智慧了,我就有辦法面對、處理這些人生議題,我就不用等到這輩子結束。現在,我雖然知道我自己還無法面對,但我可以找到一個跟我的生命議題和平共處的方式。」

「因此,認知到自己是個很沒有自信的人,不夠愛自己的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Amy 說。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問,那要怎麼樣,才能從「對自己一無所知」轉變成「知道自己還不夠愛自己」。光是要「有自覺」,對許多在自卑泥淖中掙扎的人來說,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一步。

Amy 建議,試著去看自己的優點。她的語氣柔和起來,「你能不能把你很在意的點先放一邊,我知道你一定很在意,但你能不能先放一邊,回頭看看自己其他的特質,或看看別人常常說的你的優點,先把那些優點找出來。當然你在意的點還是存在,但手上擁有那些優點,就比較不容易被自己擊倒。」

不論長什麼樣子,開心才是重點

經過一年的影片倡議,肉彈甜心現在想討論的已經不只是胖瘦。馬力說,「胖瘦只是一個媒介,我們真正想挑戰的,是這個世界的美麗框架。」Amy 說,討論胖瘦之後,我們發現很多人也都跟胖子一樣,因為「OO就是美」的標準被為難。(推薦閱讀:擁有開心、滿足、幸福生活的基本條件:忠於自己

因此,她們拓寬討論,從「胖子的日常」,延伸到各種身體特徵的討論。

她們效仿日本偶像團體 AKB48 的名號,創立了「FAT48」特輯,每集都邀請不同身體特徵的來賓來聊聊自己的經驗,有很瘦的人、留長髮的男生,甚至瘋狂重訓的肌肉棒子。對肉彈甜心來說,只要拋棄那些無意義的審美標準,這些被大家認為「怪里怪氣」的人,都像 AKB48 一樣,值得被愛、值得被當成偶像來崇拜。

馬力說,他們並不是要鼓吹大家一起變得「怪里怪氣」,也不覺得想變瘦、變美是不好的。她們只希望,大家的討論,能從「你為什麼長這樣?」,轉變成「你快樂嗎?」

Amy 以自己一個正在瘦身的朋友為例,「她真的非常樂在其中,為了練出腹肌,她每天只吃水煮餐,固定重訓,我看得出來她是很開心的,她很享受這樣規範自己的狀態,那很好!」

「我理解她真的因此得到很多快樂,而她也理解我,我就是喜歡吃、就是喜歡享受美食,我們互相理解也互相尊重,我覺得這樣不是很好嗎?」

「如果改變是開心的那你就去改變,如果你覺得安於現狀是開心的,那你就安於現狀。為什麼別人要干涉我們?這是我的人生,而那是你的人生,沒有人有權干涉別人的人生。」

拍片唯一的原則:不要成為外界眼中的「模範胖子」

而肉彈甜心的拍片模式沒有限定,她們對影片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吹捧單一價值。

「常聽到很多人勸胖子說,你看渡邊直美、你看鍾欣凌啊,她們都胖胖的,但是都很樂觀。我就想問,為什麼我要像渡邊直美?我不能像我自己嗎?為什麼胖子一定要很樂觀?我也遇過很憂鬱的胖子啊。」Amy 說,「如果今天有 100 個胖子,就有 100 種樣子,我們不想幫族群代言,也不想要宣揚單一的價值。」

為了這個原則,連要做「穿衣風格」的影片,馬力和 Amy 都天人交戰了許久。「我們不想讓自己變成胖子的樣板,也不想塑造什麼『主流胖子的樣子』。」

但是每次影片一播出,不管她們討論的是多嚴肅的議題,底下都會有人留言詢問:妳們的衣服好好看!去那裡買的?馬力開玩笑說:「好啊,討論議題都沒在聽啊,我們以後乾脆裸體好了啦!」但最後,她們仍然決定拍一集穿衣風格的影片。(推薦閱讀:細看大碼產業:胖子要的不只穿得好看,而是自己的穿搭公式

Amy 說,「因為我們很能了解,找不到衣服穿的困擾。」馬力說,很多胖的人,在找適合的衣服前,只能屈就,找一件「能把自己塞進去的衣服」就好,但衣著打扮卻又深深影響著一個人的自信,「許多胖的人開始接受自己身體時,都是在找到適合的衣服之後。」

雖然這集穿搭風格的影片,可能不小心塑造出「胖子就該這樣穿」的印象,但是馬力和 Amy 說,她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唯有這支影片能為其他胖女生帶來自信,她們才願意冒這個險。

跟兩人對談的過程中,也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這點,不只胖瘦,只要談到弱勢,Amy 總是小心翼翼:「我不喜歡拿別的弱勢來對照,因為我自己知道被拿來比較有多不舒服,而我不喜歡的事,絕對,不會施加在別人身上。」

我的身體帶給我很多困擾,也帶給我很多禮物

訪問的最後,我問她們:「如果你們天生就是很瘦的人,你們還會想要進行身體倡議嗎?」

馬力首先回我,「我身上不是只有一種議題,我除了是個胖子,我也是女同志,還是個過勞的 NPO 工作者。一路走到今天,透過討論身體議題,可以幫助我看見很多不同的面相。」

Amy 的答案則比較曲折,從務實面來看,Amy 說,「如果我真的是個瘦子,我覺得我不會。因為我既不是念社會的,也不是學心理的,現在擁有的這些都是我用生命經驗換來的,如果我不是個胖子,我可能沒有機會接觸這些議題。」

「但也因此,我很感謝我的身體。」Amy 說,「我的身體帶給我很多困擾,也帶給我很多禮物。如果我不是我,我可能無法同理別人,我現在很要求自己,不要把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強加在別人身上,我可以走到現在,我可以這麼體貼,是我的身體推著我走,是我的身體給我很多思考的機會。」

人家總說,做議題要有顆熱情纖細的 warm heart 配上冷靜理性的 cool head,馬力說,「我們擁有的是 fat heart」。因為受過傷,所以了解別人的痛苦;是如此體貼,所以不願拿弱勢來比較;因為對人溫柔,所以對改變社會的目標如此堅定。

正是肥胖寬大的身體,讓他們擁有如此敏感纖細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