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沒想過,拒絕過的機會卻讓你深掘更多成功契機。看 Instagram 創辦人如何從生活找到靈感,讓世界之窗存在我們口袋裡。


(圖片來源:flickr @ OFFICIAL LEWEB PHOTOS CC BY 2.0)

2005 年,祖克伯想說服斯特羅姆放棄史丹福大學最後一年學業,為尚未起飛的 Facebook 開發照片服務,卻遭拒絕。2012 年,祖克伯直接收購斯特羅姆的公司。 世界正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改變,在創業的浪潮中,成功並非偶然,只要做對關鍵的那一次,你也可以重寫遊戲規則、創造最大價值。

2006 年春天,Facebook 創辦人祖克伯一臉困惑地走向帕羅奧圖市公爵咖啡屋的櫃檯,斯特羅姆 ( Kevin Systrom ) 正在一台嘶嘶作響的義式濃縮咖啡機後煮咖啡。前一年夏天,祖克柏曾帶斯特羅姆到大學大道的麵吧晚餐,想說服他放棄史丹福大學最後一年學業,為尚未起飛的 Facebook 開發照片服務。斯特羅姆拒絕了他的提議。Facebook 估值已達到 5 億美元,正在跨出市值成長逾 300 倍的第一步,而且已經開始有盈餘。斯特羅姆還是在煮卡布奇諾。(推薦閱讀:快樂,是做有意義的事!臉書執行長談人生與新媒體

6 呎5 吋、高高瘦瘦的斯特羅姆早在大學以前就熱愛科學。大三時,斯特羅姆到義大利佛羅倫斯學攝影。他帶著一台高性能的單眼反射式相機到義大利,攝影老師卻要他換成一台猴哥 ( Holga ) 相機。這種相對便宜的塑膠相機以柔焦和扭曲光線產生特殊的懷舊風格,製造出風格獨特的正方形相片,斯特羅姆很愛這種美感。「它教會我古典攝影的美,一種不完美的美。」這是斯特羅姆的「賈伯斯時刻」,那一瞬間對美感的深刻體會,就是他日後利用科技創造出領先其他競爭者的 Instagram。(推薦閱讀:老字號也玩新社群手法!紐約時報用 Instagram 為新聞加溫

他在墨西哥下加州一個藝術家匯聚的莊園租了便宜的房子,放假一個禮拜。在沙灘上散步時,斯特羅姆的女朋友妮可問,他們的朋友為什麼能用應用程式貼出那麼漂亮的照片?答案就是濾鏡。突然之間,斯特羅姆想起他在佛羅倫斯用廉價老相機拍照的經驗。那天剩下的時間斯特羅姆都窩在吊床上,一邊啜飲 Modelo 啤酒,一邊用筆記型電腦搜尋資料,設計出 Instagram 第一個濾鏡 X-ProII 的雛型。

回到舊金山後,更多新濾鏡很快接著出爐,像是以斯特羅姆邊設計邊喝的啤酒 hefeweizen 為名的「Hefe」和紀念 Digg 創辦人羅斯 ( Kevin Rose ) 的拉布拉多犬「Toaster」。他們把產品重新命名為 Instagram,把這個新 app 送給朋友們。這群朋友中許多人是在科技界很有影響力的人物,例如 Twitter 創辦人傑克 ‧ 多西。有些科技圈名人開始在社群網站上貼出用 Instagram 濾鏡處理過的照片。Instagram 名氣很快傳開。

Instagram 讓低畫質的手機照片也能馬上變得時髦、充滿復古風情,只需輕觸螢幕,就能把一張普通的夕陽照片變成來自熱帶的明信片、為一輛舊腳踏車增添懷舊感、被咬了一口的漢堡看起來更香更美味。「想像一下,如果 Twitter 上多了一個搞笑效果的按鍵,或者 Tumblr 新增了聰明按鍵,會是什麼樣子,」斯特羅姆說:「以往大多數的照片應用程式需要使用者操作很多,使用者要自己又編、又導、又演。 Instagram 說,這些都交給我們來操心。」

掌握祕訣後,斯特羅姆和克里格在 2010 年 10 月 6 日午夜,在蘋果 App Store 正式上架 Instagram。受到使用者瘋狂湧入下載。

「那天開始,我們的生活從此改變。」斯特羅姆說。一個月後,Instagram 使用者增加到 100 萬。沒過多久,斯特羅姆就坐在蘋果的主題發表會前排座位,看著賈伯斯在台上表揚他的應用程式。

Facebook 收購 Instagram 時,Instagram 根本還沒賺進一塊錢,許多媒體因此疾呼「泡沫!」。經過時間驗證,Facebook 似乎確實是撿到便宜。今日的 Instagram 擁有兩億名活躍使用者,對祖克柏來說是打進行動市場很便宜的做法。許多矽谷的評論家認為,Facebook 出價 30 億美元收購 Snapchat 失敗,後來又成功收購 WhatsApp(190 億美元)以及 Oculus VR(20 億美元),如果 2014 年 Instagram 仍然是獨立公司,價值應該高達 100 億美元。我們永遠也無法知道答案。(推薦閱讀:創業,就是有勇氣創造不同!創業必備的五項心法

可以確定的是:斯特羅姆現在身價非凡,而且仍然可以掌控他共同創辦的公司。斯特羅姆和克里格現在借助 Facebook 的力量擴大規模,把 Instagram 轉型成更全面、豐富的服務。他們的終極目標是把 Instagram 從分享可愛小狗和披薩的照片應用程式,變成用照片溝通傳訊的媒體公司。

「想像一下,透過圖像和未來會出現的媒體形式,把世界發生的事情傳達給每個使用手機的人,那種力量會有多大。」斯特羅姆告訴我。在最理想的情況下,Instagram 將成為口袋大小的世界之窗,傳遞全球正在發生的即時影像,像是敘利亞的街頭抗爭或是超級盃的場邊軼事。「我想他們就好像碰到當年愛迪生面對的突破點,」Thrive 資本的庫希納 ( Joshua Kushner ) 說:「有一天,你可以上 Instagram 看見世界各地即時發生的事,這會真正地改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