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李惠貞、連俞涵、工頭堅,4 位文化人聊村上《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的旅行與生活觀點,村上春樹的旅行是什麼樣子?《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在村上作品中具有什麼樣的獨特意義?來聽聽他們怎麼說!(同場加映:心理學讀村上春樹:《身為職業小說家》,歸零也是一種選擇

文化評論家 詹偉雄讀村上春樹

1. 

他說「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其實換句話說,「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用?」

我們通常去旅行,一定要有所用,這是很功利性的目的,這是我們整個社會教育我們的,就是說你去哪個地方,一定要得到什麼。可是我覺得「無用之用」的意思是說,你讓你的身體進到某個完全無知的狀態,你得到的那個東西,那個是最大的有用,所以旅行正應該不做任何規劃,正應該往最危險、最深測不可知的地方去。(同場加映:跨出那一步,一個人旅行找回面對生活的勇氣

2. 

村上帶給我的比較大的啟示是,怎麼樣練習讓自己的身體處在一種感知飽滿的狀態之下,然後赤裸裸地去進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我知道村上他其實一輩子都在尋找這種感覺,因為他不喜歡所有已經知道的事物,所有被規劃好的事物,他認為人生有無窮可能性,其實在於你身體進入某一種赤裸狀態,越新鮮的東西,它代表生命的養分。

3.

人人都愛旅行,只是這個旅行的強度跟廣度會有一些差異。那台灣人其實應該嚮往的是,陌生地的旅行,其實村上的東西,這裡面也講,人應該往不可測的世界去旅行,因為那個探測的過程,就是自我的完成。你慢慢知道你是誰,自己也獲得一種奇幻的能力。

4. 

村上永遠在生活中追求那個小確幸,那個小確幸很重要,那個小確幸就是自由的起點。

你能夠喝一杯小酒,你能夠聽一首爵士樂,你的身心會為它所盪漾,它就代表你離開了社會的標準節奏,你開始有了自己,人生應該讓自己獲得自由。

 

《Shopping Design》總編輯 李惠貞讀村上春樹

1. 

我覺得不管任何的年紀,你有過一段一個人去旅行,一個人出發到某個地方,這樣子的經歷,那樣的旅行經驗,我覺得它會回饋到你的人生養分裡頭的。(延伸閱讀:用人生去說一個故事!獨自旅行教我的十件事

2. 

像這樣子的這種旅行的書寫,其實我覺得是窺探創作者,看看你喜歡的小說家的內心,以及創作背後一個很重要很重要、也很珍貴的根源。

村上的小說比較陰沉,或是有些悲傷,與他的非小說的文筆有劇烈的差別。你會覺得非常有趣,而且看到這個作家非常非常幽默的一面。我非常享受讀他的小說,跟讀他的非小說當中,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

他的東西我覺得不只是直線性的,常常會覺得它是個空間性的移動,有一個很具體的電影感;在他的非小說裡面,我覺得是一種現實的時空,然後他幽默的文筆,會讓你是一種整體的感受,而不是一個線性的感受。

3.

關於書裡的舊地重遊

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城市,或是同一間小酒館,它在這幾十年當中的變化、前後的對照,你想像那個地方曾經發生過一些事情,在你的記憶跟現實中的對照,其實也會回應讀者自己的人生。

 

《一把青》女主角、知名演員 連俞涵讀村上春樹

1. 

重新去生活,因為我們可能會忙到忘記生活是什麼。

2. 

關於旅行這件事情,你可能去了很多地方,以為是出來流浪、出來放空,其實我們就只是經過而已。

旅行就是這樣,就是不斷地經過、相遇,然後再離開。

我們去每個地方其實都是帶著自己的,但是在旅行的時候,就像村上說的,你可能會更貼近你自己,更安靜。那時候你就會與你原本生活的地方整個切斷,你會很安靜。(同場加映:【舒國治專文】從莫泊桑到瑞蒙卡佛,一個人的旅讀書單

 

《旅飯》旅行長 工頭堅讀村上春樹

1.

書裡有些旅行其實是他很久以前,也許是十幾、二十年前寫作的時候,曾經住在那邊的地方,然後事隔二十年,又回來舊地重遊,然後他有特別寫到說,以前一些他認識的人,好比說可能是餐廳的老闆,而現在已經不在了、過世了,他當然也沒有特別地去表達什麼哀悼之意,只是淡淡地說,但你從那裡會感受到一種時間的流逝。

2.

在一個變化快速的世界裡面,你如果可以找到二十年不變的一些風景,那是很溫暖的。我在書裡面看到這樣的一個主題,他在對照,然後試著去寫出,他在這麼多年來,心境上的變化,以及他不變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