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心底有個黑洞,而那裏太過幽暗潮濕,總下著斷斷續續的細雨也沒有一縷光照得進來;如果你的腦中有個身影,彼此愛恨相生讓美好的回憶都酸鏽成斷垣殘壁;如果,你把愛人都愛成了回憶,他離開連味道都沒來得及讓你記憶,從此在你的生命銷聲匿跡。親愛的,女人迷替你選詩,那些太過黑暗的念頭讓追奇替你痛、替你寫、替你學著在恨裡找到愛的意義。(同場加映:【為你讀詩】不會告訴你

牽手走過山中的密夜
收起燈筒,把方向留給
滿谷的螢火蟲
看它們微小但堅毅的光
散發著愛——與警示的信號
像人類
一邊告訴親愛的對方
我愛你
又一邊戒慎:哪天若傷了我
我就要將你毀滅

——追奇,〈螢〉

(以詩之名:單身日記:愛是互相遠離的宇宙裡,兩顆星球的靠近

秋天已經悄悄
悄悄來到
這座我獨自留守的島上
提醒著:它曾經被愛
曾經,負責裝載所有浪漫
卻也因為你我
變為報復的季節
我看見路邊的溝渠
牆草
盆栽
窪地,正委屈吞忍積雲的
滿床苦水
我看見烏黑一片歇斯底里
夾帶怒風、雷電
將懲罰擊向人間
是要懲罰誰呢
懲罰那些因為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忘記約定的人嗎
你躲開了嗎
躲得夠遠嗎?夠安全嗎?
一年一回,我叫秋颱
切記要衝著我而來
是我讓那年之後的秋天
變得醜陋是我不敢
再看城市裡的雨景
那麼濕黏,那麼酸楚
斜斜地切割著一起踩過的平原

公路成斷垣
旅宿成殘壁
夜晚無法再回到風平浪靜
我們無法再回到
相擁的火車站前
好好地
起點之前,終點之後
再吻一遍

——追奇,〈颱風眼〉

方對到眼神
擁抱尚冷
唇角餘溫還在
你就要離開
像候鳥初識南方的冬天
初識愛,交換了溫暖
卻仍背過身來
留下一片羽毛
說天涯
有彩雲要追
有孤風在喚
說流浪
只是個偌大的圓圈
每回終點
都在預約著遙遠的起點
每次出發,都是為了
去與下一次的我們會面
再見——再見
你會再來
何時再來?
能否提前或者
能否順延?
北方的美景慢慢蓋過我的眼淚
我開始習慣
承諾背後盡是道別
你不在這裡
你的羽毛
比起信物
更像交代的遺物

——追奇,〈留下一片羽毛〉

(以詩之名:我們擁有彼此,一場雨的時間

她夢想生日時
有一座三層蛋糕
一雙玻璃鞋
一只不怕黑的娃娃
她夢想在燈滅之後
會有驚喜和歌聲
為她的三月祝福
——她還希望,可以
在樂曲結尾的同時
親自對著蠟燭上的微光
許下浪漫願望
她想,吹熄過去
以澄澈如湖水的雙眸
認識新一年的國度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
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
天搖地動
月季碎落
她在飛舞的花中闔上眼睛
果然親愛的老天才給得起
最大的驚喜。
一切都不同預想
母親的摟抱是曲子的末調
單支微弱的燭火擴為城鎮滿竄的赤焰
怎樣也吹不斷
吹不斷的火
許不完的願
那一刻
她的六歲已來臨

——追奇,〈燭火——致敘利亞孩童〉

木柵行至淡水
千里迢迢,也不知道為什麼
要到這裡來
也許是因為這裡的春夜
有些微涼,也許
比起熟悉的地方
我們在這裡
會因為陌生而靠近
老街的前端
妳走得慢,悠哉地
買一盒炸魷魚、一杯西瓜汁
笑問我:這麼容易醉
怎麼硬是要
買一罐啤酒逞強
後來我也沒喝
只是一起和妳
坐在岸邊
看妳朝無邊際的水面
吹出泡泡——夢而易破的泡泡
看遠方橫渡的船隻
搖曳孤單黑影,回應我心裡面
沒說出的呢喃
妳想聽實話嗎
如果我正準備力行
成為坦率的人
妳,會願意聽我
把話說完嗎
幾秒的生命
泡泡知道,再過去
就是世界末日
我卻沒有它聰明
我很貪心,想活下來
想飄去那個危險的領域
冀望一點點
安全降落的機會

——追奇,〈吹泡泡〉

(以詩之名:找回相愛的本質!五句赤裸真心話,解開關係的結

失戀的第三百天
天天只吃一粒饅頭
白色的,最純粹的那種
想像自己回到
無恙無染的狀態
只知道愛情
不懂得做愛
只嚐過唇的味道
沒想過舌瓣交纏
也能開出一朵
食人花
失戀的第三百天
天天不厭其煩地喝下
廉價咖啡,最黑的
最苦澀無味的那種
好讓自己以為
睡不著都是它不對
跟你無關,也跟我
無關
跟愛情無關
但跟那群幸福的人有關
失戀的第三百天
我在無人的車廂上自慰
當作預習、練習
或是毫無尊嚴的複習
沒有對手
我的槍仍得學會上膛
沒有觀眾
我也要勇敢說話
勇敢顯露我的哀傷
我的哀傷
實心的眼淚
廢棄的彈匣

——追奇,〈我在無人的車廂上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