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天空之城,它是宮崎駿繪筆裡的靈魂,海拔 2430 米高,俯瞰著雲海與世界。讓我們一起跟著旅行筆記,流浪到遙遠的地方,才發現沒有誰能阻止你奔馳的腳步,只有你的心,才能安然讓自己停留。(推薦閱讀:真實世界的天空之城!44 個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文/Sio

PERU 真正開始流浪的開始

如果你不曾離開原來的世界,永遠都不會找到自己真正想走的路。

來到秘魯的第一站,是庫斯科(Cuzco) 這個地處三千四百公尺、早晚溫差極大的遠古名城。雖然它是個旅遊重鎮,但在這裡,說英語不再是必然,網路不再是必然,打開水龍頭就有熱水也不再是必然。

寒風刺骨的夜晚,我在簡陋的廉價旅館洗了一個冷熱交集的淋浴澡之後,穿上厚厚衣物、蓋上層層毛毯保暖。雖然我很想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無奈高山症發作,頭痛、氣喘、心跳加快,久久不能入睡。

從前,我一直以為流浪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彷彿所有旅人都不食人間煙火,不怕路途險惡;我經常幻想自己好像電影裡頭的主角一樣,隨意跳上陳舊車廂,瀟灑地浪跡天涯。然而到達南美洲的第一天晚上,我立刻明白這些都不過是遐想。流浪的首要條件,不是擁有足夠的金錢或時間,而是「健康的身體」,先要讓自己穿得暖、吃得飽、睡得好,才有力量擁抱世界。

翌日醒來之後,身體舒服多了,而且陽光普照,我馬上外出探索這個昔日的印加帝都。在古城區市中心的廣場欣賞飽經風霜的古老教堂,沿著形狀不一但又完美堆疊的印加古牆,鑽進四通八達的大街窄巷,來到掛滿新鮮豬頭、巨型麵包、古柯茶包的當地市集,尋找真實的秘魯風味。(同場加映:我眼中的布魯日:在這座城,沒有誰是短暫過客

天空之城我來了

前來秘魯,當然是為了一睹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的遺跡。

原本我打算搭 PeruRail 國營火車前往,但想要在旅途中認識更多朋友,因而選擇了較廉價的巴士團。雖然這個看似很划算的旅行團包括了兩天餐飲和一晚住宿,以及馬丘比丘門票,但其實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十四人座的老舊巴士裡面度過;來回山路不但九彎十八拐,而且滿地沙石隨風揚起,讓我感到頭暈想吐,難以呼吸。到達馬丘比丘山腳下的熱水鎮 (Aguas Calientes),步下車門的那一刻,我幾乎全身虛脫。

我所購買的行程包含導遊帶領上山以及進入遺址的解說服務,但除了在山腳下見過導遊一面,之後就再也沒見到他的身影,身體虛弱的我也懶得理會他不負責任的行為,自行購買登山車票上山。

不難想像,馬丘比丘是個超級觀光區,出入口都有長長的排隊人潮。我拿了地圖之後就跟著其他旅行團的導遊,準備一起觀賞古跡。

當來自世界各地的團友開始忙著拍照時,我還是離開了觀光隊伍,一個人走在嚮往已久的天空之城。馬丘比丘最懾人的地方,就是有著雲海為鄰,山峰為伴,置身此地能夠感受得到一股與世無爭的寧靜。雖然最後體力透支未能攀上最高點,但當我走到山崖邊,眺望峭壁深峽,看著眼前震撼的絕世美景,身心的疲憊似乎也一掃而空。

南美洲地大遼闊,但沒有廉航可選擇,旅客一般都會乘坐貫通大小城鎮的旅遊巴士。可是路上不時有綁架和搶劫事件發生,因此選擇信譽良好的巴士公司至關重要,千萬不要坐進充滿未知危險性的平價小巴。很多時候,我都是從網路精挑細選屬意的巴士,沒有膽量隨便跳上任何來路不明的車輛。

離開庫斯科那天,我坐上了 要價 55 美元的豪華巴士 Incas Express前往邊境小鎮普諾(Puno)。雖然這個車資以當地物價來說非常 貴,但全程有導遊帶領,並且參觀多個印加遺址、高地山景、歷史小鎮,還提供餐飲。

抵達普諾的旅館之後,就是前往世界上最高海拔的的喀喀湖(LagoTiticaca),參觀逐水而居的原始居民用蘆葦搭建的浮島家園,然後跟著各國背包客坐上 Tour Peru 巴士東行過境到玻利維亞的谷底城市拉巴斯( La Paz )。當巴士在迂迴的山路轉了又轉,我的肚子已餓得呱呱叫,於是拿起麵包充飢;半睡半醒間,我摸摸衣服暗格裡的錢、證件和手機是否還在,才安心地閤上眼休息。(推薦閱讀:人生的選擇與決定:如果有一天,長成了討厭的大人

這是我在南美的第一趟巴士之旅,我發現在南美洲的車程短則十八個小時,長則一天、兩天,根本無法像電影主角一樣有閒情逸致望著窗外的美景感性一番。 此外到了南美,才是真正的流浪開始,我意識到自己並不喜歡穿洲過省的遊走,身體也無法承受馬不停蹄的奔波。我開始懷念在紐約及墨西哥城的居遊生活,希望盡快找到一個可以安頓下來的地方,跟當地人一樣,簡簡單單地過日子。這種普通的日常,才是我最喜愛的流浪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