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是上千萬種情緒之一,我們從小就學著避免表現出自己嫉妒的情緒,除了害怕讓別人反感討厭,真正恐懼的是讓對方發現自己害怕失去這段關係的脆弱嫉妒的原因其來有自,讓我們跟著心理學、電影、文化角度去細細剖析嫉妒背後的原因和故事,下一次我們可以更坦然面對自己的脆弱。(同場加映:誠實面對自己的脆弱,反而更強大

女性為何會出軌?

很少有不對她們的正派生活感到厭煩的正派女子。
——拉羅什富科

無論是否合乎法律或道德,每一個愛情故事都是特別的,無法一言以蔽之、用同一個普世原則來描述,對身在其中的每個人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

但從演化論派的角度來說,既然女性如此渴望守住孩子的父親對她的愛、如此希望他在嚴酷的環境中出於愛而保護他們並提供給他們食物,為何還會以這樣的安穩為代價,去追隨可能沒有明天的外遇呢?

對演化論派的心理學家來說,答案無情地是相同的道理:因為不忠有助於女性未來的繁育。

事實上,每位女性心中都不斷上演兩種欲求:第一種,被可能成為孩子父親的人所吸引,準備與其進入一段長期的關係;第二種,被強壯、優質的「英俊男子」吸引,期待透過優等基因保障後代延續。

然而不幸的是,這兩種特質並不總是會集合在一個人身上,也並不一定真的像看起來那樣好。在前文提到的電影《大開眼戒》中,妮可·基嫚飾演的人物和許多女性一樣身處這樣的兩難:一邊是給她安全感、深愛她、條件穩定的男人,一邊是更有侵略性、征服力,擁有「好」基因的男人。

對這部電影中的妮可·基嫚而言,穿著配有勳章制服的年輕海軍軍官就是第二種人,渾身上下散發著勇士般征服者的氣息,似乎召喚著她開始一段外遇。(推薦閱讀:日劇《晝顏》裡的女性情慾:人妻出軌的情感出口

要注意的是,這位軍官在現實的兩性關係中可能比湯姆更慵懶龜縮、多愁善感,但出軌這件事總是從某種程度的幻想開始的。對某人來說覺得很好掌握的對象,極有可能開啟另一人魂牽夢縈的情感冒險。正如《魂斷日內瓦》中索拉爾的宣告:「這可憐的丈夫,他無法永遠過如詩的生活。他不可能每天二十四小時都為她架設出小劇場來。當被她全天注視著,他被迫展現出真實的自己,因而變得可悲。男人獨處的時候都是可悲的,不可悲的樣子都只是要演給那出奇得傻的女人看!人人都是可悲的,而我是最可悲的那個!」

在《大開眼戒》中,一場紐約高級派對,湯姆也成了兩位美女眼中極具魅力的男性。

針對女性「天生」的外遇傾向,演化論派還有一大論據:數千年來,如果女性向來都是忠誠的,那男性的嫉妒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也就不會在進化中被天擇出來。男人之所以會嫉妒,是因為女性也會出軌,即使女性的出軌機率低於男性⋯⋯

不過,若我們只是簡單地問出軌的女性為何她們會有外遇,那麼她們通常會告訴你兩個理由:第一,加強自尊;第二,追求更美好的性愛。事實上,這兩個理由是互相關聯的,因為它們都證明,當女性感到被需要、被男人渴望時,她們的自我形象就會提升。

嫉妒與個性

某些個性是否比其他個性更容易嫉妒?顯然是如此。善妒和個性的其他方面是否有關?有可能,但這不是個好回答的問題。善妒者通常都有自尊問題,但研究也顯示,自尊甚高的個性會有更強的嫉妒心。

嫉妒的研究之所以有難度,是因為以下幾個因素:

  • 嫉妒是一種複雜的情緒,會摻雜其他情緒。
  • 嫉妒的性質不只源於感受到嫉妒的人,也與嫉妒者的配偶和他們之間的關係平衡有關。這一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伴侶雙方分別在異性眼中的魅力的差別,及此差別的作用。
  • 個人的過去經歷非常重要,但同時也難以深究。例如,在最善妒的男性中,有些人曾親眼目睹了母親的出軌,從此便在心中留下了極深的創傷,認為女性都不可信任。

在兩性關係中,撇開情敵突然出現的可能,你的嫉妒趨勢取決於以下三個因素:

  • 你對這段關係的投入程度,特別是情感的依賴度和對未來的期待。
  • 你是否缺乏安全感,伴侶的投入程度在你眼中究竟如何?他和你一樣投入嗎?
  • 你的情緒感受力,意指是否能強烈地感受到情緒。

除了上述各種情形外,還有許多其他的可能模組;而嫉妒也將一直是專家們追問的主題。

銀幕上的嫉妒

路易·布紐爾(Luis Buñuel)的電影《痛苦》(El,1952)可以說是病理性嫉妒最好的詮釋,令人心碎又不安。也許你還記得電影開始時頗有深意的一幕:新郎穿著優雅的浴袍,走進了新人的臥室,他的新娘身著純潔的睡衣等著他(這曾是墨西哥的習俗,新婚之夜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丈夫俯身親吻他的嬌妻。妻子閉上了雙眼,心潮澎湃。這時,新郎突然停了下來,緊張而僵硬地問道:「妳在想誰?」

在《痛苦》之後,克勞德·沙布羅爾(Claude Chabrol)導演的《地獄》(L'Enfer,1994 年)可謂另一部以嫉妒為主題的傑作。由於弗朗索瓦·克呂澤(François Cluzet)飾演的男主角越來越難以抑制滿腔的妒火,他對艾曼紐爾·貝阿(Emmanuelle Béart)飾演的妻子進行了越發暴力、瘋狂的監控與威脅。片名的意思即為嫉妒對善妒者和受害者而言都是地獄。

馬丁·史柯西斯的電影《憤怒的公牛》(Raging Bull)中,勞勃·狄尼洛飾演一位患有病理性嫉妒的拳擊冠軍。片中,他的妻子被他問了不下一百次是否和他哥哥睡過。厭煩至極的妻子回答了「是」,即使事實並非如此。盛怒之下,他狠狠地毆打妻子,之後也教訓了他哥哥。在這之前,妻子曾不經意間說起丈夫的某位對手「很帥」,他立刻讓她重複。恐懼不已的妻子拒絕,可是仍招致一頓毒打。事後在拳擊場上,他遇到這個對手,便竭盡全力地毀掉這張「很帥」的臉。

由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執導的電影《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告訴我們,嫉妒是愛情的致命毒藥。凱文·史貝西飾演一位進入中年危機的一家之主。年屆四十的他被女兒美麗的朋友深深地迷住。與此同時,他的妻子正和英俊的房地產大亨打得火熱。當丈夫發現了妻子的私情後,妻子顯得非常羞恥,也恐懼萬分。她害怕自己的丈夫會用暴力報復,以至於她在回家面對丈夫之前配備了一把左輪手槍用以防身。不過她沒想到,丈夫正心心念念地戀著別人,對他來說,她愛和誰搞外遇都無所謂。(推薦閱讀:離開恐怖情人的復原之路:別讓他以愛之名綁架你

此外,這部電影也告訴我們,人類的道德有時可以抵住進化遺傳下來的衝動本能。的確,凱文·史貝西飾演的人物被一個性感的青春期少女挑動了春心,但當他們就快發生性關係時,女孩承認自己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經驗豐富。隨即,他停止寬衣的動作,保住了一個負責任的男人的尊嚴。

不同文化中的嫉妒情緒

「嫉妒心突閃」無疑是人類共有的情緒,但觸發這一情緒的原因,以及這一情緒帶來的效果則隨不同的文化背景而改變。穆納·阿尤布(Mouna Ayoub)在她的自傳《真相》(La Vérité)中描述了她和一位沙烏地阿拉伯企業家的婚姻。

這位企業家是在巴黎的一間黎巴嫩餐廳裡遇到當時正打工的穆納。起初,她認為他雖然是沙烏地阿拉伯人,但應該能開明地接受西方的價值觀(她是基督徒,但他仍娶了她)。但就在這對夫婦第一次在利雅德請朋友吃飯時,她開始覺得自己錯了:當時穆納正在與一名受邀的美國參議員熱切聊天,但身邊的賓客們漸漸安靜了下來。突然,她被一聲高亢的命令拉回現實:「穆納,閉嘴!」——是她的丈夫(書中後來的描寫證明他其實是愛她的)。

這時,她才突然明白過來,沙烏地阿拉伯的女人公開地與丈夫以外的男子熱烈交談是傷風敗俗的行為。極端的伊斯蘭教教義強加給女性無數禁忌,實則是在用嚴厲的手段平息這個父權社會中男性的嫉妒心。這種形式與我們之前提到的西方「最善妒」人士常用的三種嫉妒方法恰恰吻合:

  • 密切監視:禁止配偶外出或在無家人/僕人陪伴時外出;
  • 限制接觸:禁止配偶駕車,在外必須佩戴面紗;
  • 貶低對方:迫使對方只能以妻子和母親的角色生活。
  • 通姦被發現後,懲罰可能是死亡。

但即便是在最為平等、性觀念最開放的國家,暴力與嫉妒也僅咫尺之遙。

在英格瑪·柏格曼(Ingmar Bergman)導演的電影《婚姻場景》(Scenes froma Marriage,1973)中,瑪麗安娜(麗芙·烏曼飾演),和約翰(厄蘭·約瑟夫森飾演)是一對夫妻。丈夫愛上了年輕的同事,並和對方同居,夫妻倆就此分手。然而,幾個月之後,當他們為簽署離婚協議而重聚時,瑪麗安娜告訴約翰,她已經走出了痛苦,簽完字就會去和新男友約會。

約翰聽了之後非常挫折,最終,這一幕以激烈的爭吵收場。(所有男性內心深處都有對一夫多妻的渴望,連這位瑞典出生的基督徒兼社會民主派導演也不能免俗:他不斷追逐著新的女人,但也不放棄過去的伴侶們。在這兩千多年裡,女性無論是擔當著妻子還是情人的角色,都在努力遏制著男人的這種天性。)

人類歷史上,女性出軌所受的懲罰足以寫成一本酷刑目錄:亂石擊斃(中東傳統)、開水燙身(日本)、石板擠壓(古代中國)、割鼻或割耳(北美部分印第安部落),以及稍顯仁慈的烙鐵刑罰。至於割陰禮,即切除女性部分生殖器官的習俗,至今仍然在非洲和阿拉伯半島的一些地區施行,它被看作確保女性貞節的手段之一。為了保證自己繁衍後代的資本,男性們可謂費盡了心思。(推薦閱讀:如果母豬教合情合理,那我們的世界該有公豬教嗎?

在這些瘋狂的大男人主義行為中,有人或許會浮現幸福的因紐特人形象——他們會主動獻出自己的妻子,作為給客人的禮物。不過,現實生活中可沒有那麼讓人愉快:這種習俗只針對寄住的陌生過客。如果來訪者只為利用這一習俗才造訪,或只是從鄰近部落跑來找樂子,一旦享受此待遇,就很可能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有被殺的風險。

此外,雖然女性行使暴力的權利較受限制,但她們有時也會訴諸暴力。大衛·巴斯(David Buss)引述了以下的例子:薩摩亞島上的土著婦女會毫不留情地撕咬情敵的鼻子;牙買加的土著女性則會向出軌女子的臉部潑酸性液體(這兩種復仇都是為了毀掉她們對男人的吸引力)。在西方社會,「嫉妒的悲劇」也日復一日地在新聞中上演,雖然女性的受害機率遠遠高於男性。

演化論中的謎團

唐·何塞(激動無比地):

我的靈魂得救了嗎?

不,你讓我失魂落魄,就因為你離開了我。

就在那傢伙的懷中嘲笑我吧!

哦不,即使流血,也不讓你去,卡門,你要跟著我走!

卡門:

不!不!絕不!

唐·何塞:

我已經懶得威脅你了!

卡門(氣憤地):

是嗎?那你打我好了,否則就讓我過去。

為什麼男人總想要在女人出軌時置她們於死地呢?如今,對出軌或試圖分手的妻子痛下殺手仍是最常見的男性犯罪案件。即使以演化論派的觀點來看,殺死自己孩子的或未來孩子的母親也是反常。但我們似乎由於習慣了一夫一妻而忘記:從原始社會開始,我們的心理運作機制可說是在一夫多妻的環境中天擇留下的。

在此情況下,殺死眾多妻子中的一個雖然極端,卻也是高效的行為,不但有著殺一儆百的震懾作用,也進一步改善繁育後代的資本。另外,此舉也防止競爭對手竊取自己的財產,從而在團體中保有男性不可撼動的優勢地位,同時也使其他人放棄對妻子們的垂涎。毛骨悚然,但的確在理。(道德上值得譴責!)

再觀伊底帕斯(戀母)情結

從佛洛伊德的理論來看,戀母情結所指的既是兒子對母親無意識的欲求,及他對其情敵——父親懷有的嫉妒之心。在演化論派的心理學家看來,兒子對母親並沒有性欲,所謂的「伊底帕斯式」反應,指的是另外三種機制:

  •  與性無關的競爭關係:父親與兒子彼此競爭,以贏得母親的注意。
  • 「半性欲」的嫉妒:幼年時的兒子對母親並沒有性的欲求,但很難接受父親對母親的性欲,因為他不願自己的母親太早懷孕,生下另一個對手瓜分母親提供的資源和注意力,損害他的利益。
  • 
當兒子成人後,競爭關係即與性相關。佛洛伊德和達爾文都認為,在「最早的人類部落」中,兒子成年後,他與父親便在征服女人這件事上變成敵對關係。

如何管理嫉妒情緒

承認你的嫉妒

希望你透過前文已經明白:嫉妒是一種正常、自然的情緒,並且,雖然它飽受貶抑,但仍是健全心理的一部分。

所以,請不要因曾經嫉妒而苦修心智,也不要指責自己神經過敏或自私自利,因為你同時代的人、你的祖先和史前人類都與你一樣,心懷嫉妒。我們甚至可以說,如果你的男性和女性祖先未曾有過嫉妒,那你今天就不會活在這世上,取代你的會是其他的人類後代。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你應該就此放任自己,隨嫉妒破壞你或他人的生活,在它過度爆發時卻否認它的存在。事實上,無視自己的嫉妒是不可能的。在本章的第一個案例中,克洛迪娜的丈夫就是在漠視自己的嫉妒情緒,堅持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正常」的。此外,他也從來不直接告訴克洛迪娜自己多麼害怕遭到背叛。

阿諾的表現則是相反的。當他看到自己的女友和某個潛在對手親密交談時,他也會感到嫉妒,但他選擇一有嫉妒心就去壓制它,顯得「沒什麼大不了的」。然而,這種做法也不可取。這兩個例子實際上是在用不同的方式否認自己的嫉妒,導致兩人都無法好好管理這一情緒,使關係陷入僵局。

表達你的嫉妒

西爾維奧是阿爾貝托·莫拉維亞(Alberto Moravia)的小說《夫妻之愛》(L'Amour conjugal)的主角,身為家業豐厚的貴族,他從小就不需要主動爭取生存的機會。有一位理髮師會定期前來為他修剪鬍子。這是個很奇特的人,強壯魁梧,相貌醜陋,卻隱約有一種吸引力。一天,西爾維奧美麗的妻子萊達羞憤地跑來告訴他,這個人在給她理髮的時候曖昧地輕撫了她。

西爾維奧十分不安,但他覺得若是表現出嫉妒會顯得羞恥,若是就這麼和經常上門的理髮師搞僵又不太合適,所以他最終還是沒有辭退他。然而,幾個星期後,他卻發現妻子和理髮師成了情人。(推薦閱讀:背叛,最不能碰觸的真相:外遇,你真的不知情?

與《大開眼戒》中的湯姆·克魯斯一樣,西爾維奧無疑認為疑心、嫉妒是卑賤的人格特質,也是缺乏信任的表現(再加上他本來就性格消極)。但他們錯了,這樣的冷漠會讓配偶覺得不被重視;若是男性,則會讓女方認為他們缺乏男子氣概。

但女性也會表現出嫉妒,如以下伊莎貝爾的事例所示:

我一直都覺得丈夫非常有魅力。這當然是一件好事,但同時也讓我很痛苦。其實,他不光讓女人趨之若鶩,他自己也對她們很友善,聊天時侃侃而談。在各種晚宴或聚會上,我經常會看到某些女人纏著他不放,而他每次都會迎合。這一方面是出於善意,一方面是喜歡聊天,有時候也是因為被對方恭維得沾沾自喜。(推薦閱讀:關於外遇:一個人通常必須深深關心自己的伴侶,才會願意花費心力背叛對方

我一直試圖說服自己,他並沒有勾引那些女人、他們不是在搞曖昧,他只是應答的時候流露出了自然的魅力等等。但我看著女人們一個個沉醉的神情,一個個想要吸引他的注意,我實在是越來越受不了了。我不敢跟他說,因為我不想顯得心胸狹窄,而且我覺得(當然誰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是忠誠的。

不過,某天的晚宴上,有兩個女人纏了他很久,於是我終於爆發了。我告訴他,這種事情真的讓我很痛苦,每當看著它發生的時候我都會很嫉妒,會覺得自己對他來說一文不值。我的這些話是哭著說完的,一邊說一邊覺得自己很可悲。他辯解說自己從沒出軌過,但我說我在乎的不是這個。最後,他理解了我,而且從此變得很注意。如果某個女人和他搭訕,他就會主動終止談話,回到我的身邊。

事實上,當你向配偶坦承自己的嫉妒時,你會瞭解到他/她在你眼中的重要性。表達嫉妒會幫助你:

  • 告訴對方你的愛意(這並非徒然,因為有時對方會有意激起你的嫉妒,試探你對他/她的真情)。
  • 提醒對方什麼會使你痛苦。
  • 更能掌控自己的嫉妒心,讓自己釐清究竟是什麼引發了嫉妒。

當然,這些建議僅適用於伴侶雙方都想尋求關係穩定的情況。若你崇尚熱情與控制欲,可能更傾向於漠視另一方的小挑釁,事後再進行報復,雖然這種策略的風險很大。

審視你的猜忌

每個人都有嫉妒心,但如果在同一文化環境下,你的嫉妒心比其他人都要來得強,那又是為什麼呢?

請注意,把自己的嫉妒歸咎於別人是容易的:你嫉妒是因為對方天生水性楊花、不懂得拒絕、愛賣弄風騷、是個花花公子⋯⋯等等。

這當然是有可能的,尤其當你知道嫉妒向來並非你慣有、主導的性格,而只是對特定的人的反應。就像《追憶逝水年華》裡斯萬面對奧黛特、費茲傑羅面對姍爾達一樣,或許你也在和某個刻意讓你嫉妒的人交往。

但如果你的嫉妒已經成為了個性的一部分,無論誰與你相戀,你都會嫉妒無比,那麼就請你問自己幾個問題:

你是否曾受過伴侶出軌的傷害?

如果你有過這樣的遭遇,請避免把傷痛帶到新的關係裡。你可以自問,在之前的關係中,你是否也做了可能導致前任出軌的行為?

你是否曾因父母出軌受到傷害?

若這是你的遭遇,你最好與專業的心理醫生一起回溯過去的創傷記憶。

你是否覺得自己欠缺吸引力,無法長期拴住一個人的心?

這種嫉妒可能是由自尊的問題引起的。人們大多會避免選擇看上去「無法高攀」的人做伴侶。但對某些人來說,由於自尊不夠穩定,他們無論和誰進入戀愛關係都會自卑,終日懼怕對方出軌、去找比他們更有吸引力的人。

這種自尊問題常會有比分手更戲劇化的風險。善妒的人不僅比一般人更易猜忌,而且也更依賴伴侶。心愛的人與自己分手的確是一件悲傷的事情,但大多數人都能夠正常生活,而非因此不可避免的風險不得安寧。

你是否對異性的忠誠度普遍存在偏見?這種偏見從何而來?

你可能和德尼類似,他現在已婚卻依然善妒:「我知道我為什麼善妒。我以前很會搭訕女生,就連已婚女人也不在話下。我一共差不多有過幾十個女朋友吧,自己都數不過來。所以我非常清楚哪些女人面對有手段的男人時比較容易上鉤(當然有時我也會失手)。總之,這就導致我現在成了善妒的人。」我們注意到,德尼的過去這麼豐富多彩,他的妻子有足夠的理由成為和他一樣善妒的人,但她並沒有。

這幾個問題可以讓你做些思考,但你的嫉妒若已對你或伴侶構成了困擾,我們的建議只有一個:諮詢專業人士。

留給對方空間

每年,數千人在車禍中死傷。那麼,你會否因此下定決心,從此開卡車、時速絕不超過六十,好把出事的機率降到最低?同樣,每年都會有數千遊客從熱帶國家度假回來,攜帶寄生蟲或感染各種病毒性疾病。如果你也要去那些地方,你是否會二十四小時戴著醫用手套和口罩,用餐時只吃自帶的食物?

這些行為看上去很驚人,但它們與善妒者的態度非常相似:他們想要用各種方法控制那些幾乎不可能完全排除的風險。接下來我們將看到與本章第一個實例相反的例子,它將告訴我們,過度或病理性的嫉妒不僅僅存在於男性身上。讓我們聽聽法蘭西斯噩夢般的夫妻關係: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妻子的嫉妒心越來越重。她一直都是個愛嫉妒的人,不過在結婚的最初幾年,我覺得那說明她特別在乎我。但當她四十歲之後,她的嫉妒心就變得很不正常了。(推薦閱讀:《情婦史》:戴安娜王妃一輩子嫉妒的女人,卡蜜拉與查爾斯王子的故事

她無時無刻都在想像我和公司裡的女同事有不正當關係。我在一家大公司工作,大多數員工都是女的,所以不缺讓她借題發揮的機會。她一口咬定我和之前的女助理有過一腿,於是我就換了個助理,沒想到現在她又懷疑起了新助理。每當我們走在路上,不管是去飯店,還是去度假,她都不停地盯著那些有魅力的女性,萬一我看了一眼,她立刻就會指責我;但如果我不看,她就說我心裡有鬼。

更糟糕的是,到了我公司附近,她就懷疑我明明認識走過去的那幾個女的,卻因為她在而裝作不認識。(這倒是真的!有時候我會遇見幾個公司裡長得不錯的女同事,我可不希望她開始想像我每天不停和她們聊天!)最可怕的是,我實在受不了的時候就會爆發,而她就會哭成個淚人,承認自己誇大事實,說自己錯了,說意識到這樣我會討厭她,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我當然相信她所說的,但這些罪惡感、羞恥感根本維持不了多久,第二天我就發現她又開始了。我鼓勵她去看心理醫生,她正在慢慢接受我的意見,可是有一天她突然說:「我在想,你是不是想趁我做心理治療時拋棄我!」我實在沒有辦法討厭她,因為我感覺得到她非常痛苦,而且我愛她,我自始至終都很愛她。(推薦閱讀:為什麼會吃醋?你不是真的生氣,而是害怕失去

但現在當別的女人在外面向我示好的時候,我確實會覺得很難把持,因為家裡簡直就像地獄一樣。再這樣下去,我妻子最害怕的事情可能真的會發生了。

很顯然,法蘭西斯的妻子需要專業醫生的幫助,簡單的忠告已經無法恢復這對夫婦的和諧關係了。在這個例子中,他們諮詢的那位心理醫生將焦點放在了對拋棄的恐懼上(他瞭解到,這位女士在最脆弱的年幼時代遭到父母拋棄,後來是被養父母帶大的),同時搭配藥物治療。後來,這位可憐的太太的嫉妒心終於降到了可以接受的正常程度。至於法蘭西斯,出於愛和信念,一直都非常忠於自己的太太。

如果你也是一位嫉妒心過強的人,這個例子可能會對你有所幫助。請你想像一下,你的另一半在你無盡的猜忌、監視和限制中過著什麼樣的生活。當然,有智慧的夫婦也應當避免讓自己暴露在外界的試探之下,不過前提是夫婦雙方都是出於自願,並且在這一點上有共識。當你剝奪對方的空間時,你原本以為會降低的風險可能反而會增加。(推薦閱讀:外遇無罪,真愛有理?不要被囚禁在他人的過錯裡

學會管理嫉妒情緒

  • 要/不要
  • 承認你的嫉妒/否認嫉妒的事實,或因此感到羞恥
  • 表達嫉妒/盡力掩蓋嫉妒的情緒
  • 審視你的猜忌/指責伴侶為一切問題的唯一根源
  • 留給對方空間/在習慣性的猜忌中漸漸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