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下,東西兩邊文化開始融合,一切正百花齊放。圍牆的倒下,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代表自由充滿希望的開始,我們有幸在時間滾滾洪流下見證自由的開端。柏林可能沒有你想像中的美好舒適,可能有些粗魯,有些粗糙,但千萬別忽略了背後生生不息的活力及歷史脈絡,當你了解柏林圍牆的故事,或許會開始讚嘆這座城市的包容又張揚的生命。(同場加映:你也想逃離鬼島?旅行不在於走多遠,而是在哪都能感受美好

文/詹軒寧

1990 年 11 月 9 日,柏林圍牆倒塌,如今已又過了 27 年……

1961 年,一席灰衣的萬丈巨獸棲身柏林,硬生生地將東德與西德鏗鏘有力的阻絕於世界的兩個極端,鋼絲與磚石使其茁壯,恐懼與冷血使其強大。一直到 1989 年,在東德居民的施壓下,巨獸被迫騰出一個口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得以重新接軌;1990 年 6 月,東德政府正式將巨獸驅逐柏林,東德與西德終於回歸彼此懷抱......。

這不是勇士驅逐惡龍的冒險故事,更不是王子拯救公主的浪漫故事,而是真真實實在德國上演的沉痛歲月。

二次大戰結束後,德國與柏林強行被蘇聯、美國、英國和法國分區佔領。冷戰期間,控制東德的蘇聯為遏止人力資源的龐大損失,長達 167.8 公里的柏林圍牆於 1961 年 8 月誕生。它阻絕了高知識份子的大量流失,卻阻絕不了渴望自由的靈魂;它雖然比起炮口造成的血流成河更加溫和,其中瀰漫的冷酷與不安卻依然痛心疾首。多少親友因此而再也不見?多少家庭因此而支離破碎?(推薦你看:當你覺得心碎,代表你的心正要長大

1990 年柏林圍牆正式被摧毀,結束了東、西德的分裂統治。

在東德長大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在柏林圍牆倒塌 25 周年紀念日的一段致詞中談到:「我想沒有人會忘記那一天,至少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我等待所謂的自由已經等了 35 年。這一天,改變了我一生。」

而那一天,正是柏林圍牆倒下的日子

而柏林圍牆並非像歷史一樣成為過去式,現在柏林街頭仍存了幾段柏林圍牆的斷垣殘壁,幸運保存下來的部分至今成了柏林熱門的觀光景點,現存最長的一段的柏林圍牆沿著施普雷河(Spree)綿延 1.3 公里,並邀請了高達百位藝術家塗鴉、創作,人們賦予了它一個全新的名字─「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

說實話,一開始接觸柏林的我並不是特別喜歡柏林這城市,除了不怎麼乾淨的雜亂街道和因經濟發展而四處聳立的大樓之外,那可恨的陰雨也默默地扣了這城市不少分。因此當我走在柏林街上時,心中總是默想「明明都在德國,還要花 7-8 小時的交通!城市又不怎麼美麗,實在不划算呀!下次不來了!」但當我回家後大量閱覽柏林圍牆以及這城市的相關資料和歷史背景後,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敬意。(同場加映:包容東西文化的 德國 柏林圍牆

也許它的外表不如慕尼黑古樸而潔淨,但它有著自由而奔放的靈魂,以及眾多承載著歷史印痕的建築。街頭隨處可見的塗鴉,凌亂而瀟灑,象徵著屬於柏林的狂放不羈與多元化。對我而言,綿延 1.3 公里的「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便是代表城市的最佳縮影。它的本體承載著歷史的傷痕,其上的塗鴉則代表著如今的自由。冷酷與熱情、漠視與關懷、分化與合作、囚禁與翱翔。你可以想到太多太多的對比來形容柏林圍牆的過去與現在,也許,這樣衝突的美便是令我刻骨銘心的原因吧!

身為一個浪漫主義且感性風格的旅者,「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的塗鴉並不是特別對我的胃,總覺得它們各個詭譎、陰鬱且超現實,但這樣的畫風卻也使得城市的性格更加立體。

如欲到此一遊的話,值得提醒的是柏林圍牆上的塗鴉皆於 2009 年翻新,因此現在我們看到的都不是原作了。以下針對幾幅著名的東邊畫廊的畫作介紹:

【Thierry Noir-無標題】

法國藝術家 Thierry Noir 的無標題作品可說是是整座柏林圍牆中最跳脫的塗鴉。他的識別標誌便是這詼諧逗趣的卡通圖樣。當他回想起當時參與柏林圍牆的共同創作時,他提到:「我自發性地決定在這幅牆面畫些什麼,縱使有千百個如同「人們想在牆上看到些什麼」的問題閃過腦海。因為這是個全新的嘗試,從未有過如此巨大的創作在牆上!」。由此可見,能夠參與柏林圍牆創作對藝術家來說是具有相當殊榮啊!

C:\Users\snc\Desktop\IMG_0277.jpg

【Birgit Kinder-測試休息】

此幅畫作象徵無數欲逃亡絕望的人們,與柏林圍牆聳立過後導致近 200 人的傷亡。而車子的牌照是為了紀念柏林圍牆的倒塌,為東德人們開放了無數的機會。其實車子穿破圍牆,那種想要拋下晦暗過去迎向全新未來的意象在這幅畫作中表達的相當淋漓盡致,但畫作的命名始終讓人無法理解啊!

【Gabriel Heimler-跳牆者】

此幅作品同樣深刻的傳遞了冷戰時期的陰影以及濃烈的政治色彩。當年有多少東德人民亟欲擺脫圍牆的束縛,迎向更好的世界?但在勇敢嘗試之後,倒臥在血泊中才驚覺:原來在圍牆另一端等待著他們的,不是美好的未來,而是死亡……。

Dmitri Wrubel-兄弟之吻】

最後一幅介紹的畫作是出自 Dmitri Wrubel 的─兄弟之吻,是整片東邊畫廊最著名的塗鴉。其上標語「上帝啊!將我從這令人窒息的愛中拯救出來吧!」亦是家戶喻曉。此幅畫作是根據 1979 年蘇聯總書記勃列日涅夫(左)和東德領導人昂納克(右)會面時的照片所繪製而成,象徵著蘇聯與東德得合作關係。

許多柏林圍牆的畫作是被欄杆所隔絕的,旅客並無法直接碰觸到牆面本身,這對意欲拍出無干擾美照的旅客而言十足是個障礙,但反觀沒有被圍欄圈住的作品,其上充斥著各種不屬於畫作本身的塗鴉、簽名,儼然成了公共畫布!起初看覺得煞風景,但看久了會覺得......啊!這就是專屬柏林的個性啊!(同場加映:感受每個當下的學問:美好的「有效期限」

說實在,看著一幅幅在眼前延展得巨大創作,真得很難想像當初這巨獸帶給人們的壓抑與恐懼,上百人因為試圖翻牆而遭射殺、摔死。而今,我們能夠這樣毫無負擔得欣賞、拍照,其實是相當幸運而真貴的。

提醒自己千萬要記得,

我們拜訪它,因為它是二次世界大戰與冷戰的重要標識性建築;
我們拜訪它,因為它的存在時時刻刻的提醒著我們自由的可貴;
我們拜訪它,因為現在的它象徵著全新的時代與更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