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討厭男人說你可愛嗎?可愛,彷彿是一個矛盾詞,一面是讚揚、一面又帶有許多隱藏的負面意思。可是親愛的你,為什麼懼怕自己的特質?寬容接受你的可愛,就算對方因為「你看起來惹人憐愛」而說了可愛,也不能證明是你軟弱無能。拿回你「可愛」的詮釋權吧!(推薦閱讀:

Jane Su/文

前幾天, 我在某間店目睹了極有趣的一幕。當時我在店裡閒晃, 兩個二十歲左右的時髦女生躍步進到店內,看到裡頭陳列的夏日洋裝,二人同時發出尖聲歡呼,在那之後她們只用了「可愛」二字就讓對話成立,且持續了大概一分鐘。她們是這樣說的:

(盯著衣服)
「好可愛♪」(兩人同時歡呼)
「可愛嗎?」(A少女,以疑問句確認)
「可‧愛!」(B少女肯定)
「可—愛—!!!!」(A少女,受到肯定後對自己強調)
「口愛!」(B少女,在細節再次找到新的加分點)☆
「口……可愛愛愛愛愛∼」(A少女,帶著興奮感肯定B少女所發現細節的可愛點)☆☆


以下,可從☆到☆☆重複使用的單字就只有「可愛」,她們光是語尾上揚或下降,以聲音表情就可以溝通,簡直可媲美用不同吼叫方式跟夥伴交換信息的野生猿猴,或是光用口哨聲就可以溝通的異國高山族。「可愛」這個詞,年輕女性用來真是相襯,可愛無疑就是屬於她們的東西。

翻開辭典,對於「可愛」的解釋是:「心情受到小或弱的事物牽引,感到憐愛與想要珍惜。」(《大辭林》第三版)但是,就好比剛剛舉的例子,現代女性對於可愛的使用範圍,比它本來的意義要寬廣許多。當某事物或人物讓自己心情雀躍,想要表示肯定評價,女性便會頻繁使用「可愛」一詞。

這個社會容許「女生到死都喜歡可愛!」這種粗糙的言論存在(或是說無法對這種言論定罪……),這樣的社會對某部分女性來說比較容易生存。如今,「可愛」就像正義之劍,被人握著到處揮舞,持劍的主人年齡層也很廣,從十幾歲到六十幾歲都有。

不只女性,男性也會使用「可愛」一詞。若注意去聽,男生說出來的「可愛」跟女生用的「可愛」,意思有點不大一樣。一種是看到小狗小貓、小孩或報氣象的年輕主播會說出的,記號性的「可愛」;而另一種是滿載個人的喜愛,情感上的「可愛」。在這裡,我想要稍稍考察一下情感上的「可愛」。

請容我舉一個三十三歲的A君為例子。在失戀數年後,A君再度交了新女友,對她喜歡得不得了。
如果這個女朋友是二十四歲、長得像佐佐木希,那當他到處放閃「哎呀我女朋友超級可愛的……」任何人都只會點頭稱是。可是呢,該女友是個工作俐落、渾身充滿幹勁的年長女性。我的意思不是說工作充滿活力的女性不可愛哦。只不過,當聽他這麼說,我內心的聲音是:這個女朋友既不年輕也不柔弱啊!

他口中的「可愛」,很明顯可以判斷和女性的最大公約的可愛是不同之物。這個「可愛」,只限用於戀愛對象,或是抱有好感的對象身上。「昨天她喝多了,整個人變得好可愛」、「她被蚊子叮腫的大腿內側好可愛」、「卸妝之後就是個歐巴桑啊,但是好可愛」諸如此類,多半是用在描寫個人看到的場景,是無法與他人分享、以獨自的基準測定出的可愛。男性原本就喜歡那種明顯易懂的可愛,但除此之外,當他們發現女性的不同表情時,也會覺得「可愛」。(推薦閱讀:

我以前非常討厭那類型的「可愛」,如果在放鬆不注意的時候被稱讚「好可愛哦」,我會一下子抓狂,心想「別想耍我!」,態度趨為強硬。對他人的玩笑話有所反擊,或是覺得被看輕而不悅。如果男性是照「可愛」的原始意義在使用這個詞,那等於是把對象看得比他低下。已經是成人的我非常討厭被人看作是「小的、弱的=較低等的生物」,這個道理很明確。

但殘酷的是,在這個社會上,有些女性自幼就因為被雙親或他人認為「這女孩子真可愛」而獲得好處(比如得到糖果之類的),有些女性則不。這時,社會在小女孩身上投下的「可愛」的質量,不只與「小」跟「弱」成正比,與外表或行為的童稚程度,抑或視覺上的好惡,也是成正比的。

可愛程度的差距會影響大人對待小孩的方式,也會造成小孩享受好處的機會多寡不一,而這些會讓「沒那麼可愛的女孩子」,比如說我好了,感到愕然,在幼年期起便很難透過雙親以外的人得到自我肯定。我身上原本就稀少的「幼小」、「柔弱」的資源,隨著成長也逐漸枯竭。在資源豐沛的狀況中成長的女孩得到的對待,和我所得到的對待,兩者的落差越來越大。

在十到十五歲期間,男女觀念產生典範轉移,此時接受的教育是「男女之間沒有能力差距,一切都是平等」,「幼小的」、「柔弱的」、「身為受庇護的對象」等不再保證具有絕對性價值。

透過這樣的教育,女孩子獲得了「可愛/不可愛」以外的評價主軸,固執如我的女孩子,得到了並非因為身為女性,而是身為超越性別的「一個人」或是「人類」的評價,並試圖扭轉幼時在可愛預賽中的落敗。

當然啦,從小一直被稱讚「好可愛」的女孩子當中,也有人會對「可愛=腦筋差」這種不明所以的說法產生反彈,她們會故意做些沒品的事情來嘲弄自己,或勉強自己做些努力等等,選擇不去利用自身的可愛。少女就這樣度過多愁善感的思春期,麻煩女人的意識種子,便以不斷迴圈的思考為肥料,一點一點地萌芽。

與可愛無緣的女性,眼角瞄著那些手拿「可愛」通關證明輕鬆通過人生關卡的女性,她們手持的是「人類」評價的通關證明,經過慘烈搏鬥而通過人生關卡。作為以一己之力突破難關的人類,她們懷著自信,女生的可愛之類的東西對她們來說等同被貼上弱者的標籤。可愛,對她們來說就像字典所定義的,是又小又弱的東西,與她們一點牽連都沒有了。(同場加映:

對於一路這樣長大的女孩,被他人唐突地投以「好可愛」一詞。明明自己已經和可愛斬斷關係,抱著身而為人的價值觀奮戰至今,現在被說可愛,心情就像遭到了愚弄一樣。這故事聽起來竟讓人覺得遺憾。

試著回想小時候,自己應該是希望被說可愛的。我想要的「可愛」,是肯定的印章、善意的表現。小時候那麼渴望的東西,長大後居然拒絕它。堅信自己與可愛無緣,拒絕去感受可愛或被認為可愛,結果就是這樣。當我懷著恐懼的心情往內在深索,發現希望被稱讚可愛的欲望依然殘留在我那一直拒絕可愛的成人心中。我想要被肯定,也想接受他人的善意。唉,真是困擾。

煩惱的時候就是要找女性朋友商量。當我問道:「我年過三十才變得想被別人說可愛,很奇怪嗎?」有個女性朋友說:「異性當然不用說了,就算被同性稱讚可愛我也會覺得被愚弄,我不喜歡這樣。

不過,當別人這樣說我的時候,我不會沒自信,也不會退縮,其實很想要籠罩在幸福的氣氛裡。」另外有別的女性朋友說:「如果無關緊要的人說我可愛,我會懷疑當中是不是別有企圖,覺得噁心,或是覺得『別想耍我』。可是,如果是自己覺得還不錯的人這樣說,我會很坦率地感到高興。」還有人說:「說不定,可愛的形貌,原本就不是由自己決定的。」我提到的這些女性朋友,全都試圖寬容地去看待被關係良好的人覺得可愛這件事。我也是這樣。

到後來,對於男性說自己「可愛」這件事,我終於能寬容面對。

現在的我,可以承認自己在某些瞬間會想要倚賴男性,那個時候我會心懷感恩地接受寵愛。若要說為什麼身段可以變得這麼柔軟,理由只有一個:我並不會因為那個「不年輕也不柔弱」的自己而退縮,也不覺得自己有不如人之處。人近中年,正確的自尊心終於萌芽了。就算男性自以為是地因為覺得我可愛而「想要保護我」、「想要幫助我」,那也不能證明是我軟弱無能,這跟我的能力一點關係也沒有。不過是男人的一廂情願罷了。人們把這叫做「年紀越大臉皮越厚」,我求之不得。

可愛屬於誰?對於這個問題,我一直都認為它不屬於我屬於他人。身上有可愛的東西會讓我覺得不舒服,我對「可愛」曾經敬而遠之到這種程度。但是後來我下了新的結論,可愛這種感情,經過迂迴曲折,會附在自己與人或物的關係性上,即使它指向了自己、即使覺得某樣東西可愛,也不用從中硬挑錯處加以否定。可愛可以是屬於任何人的,若可愛感是從關係性中誕生,那不分年齡或性別,它都適合一切,這一點也都不奇怪。(延伸閱讀:

男女的可愛不是同義詞,雖然看到招人喜愛、需要人保護的可愛女生我依然會怒火中燒,但我會以「我也有屬於我的可愛!」來開導自己。比起最大公約數的可愛,如今藉由從一對一的可愛中找出價值,我已經能取得心情上的平衡。

在踏進四十大關的現在,萬一有人說我可愛,我會厚臉皮地大喊:多一點!再說多一點!上了年紀人果然會變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