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販賣部開張,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裡的小店,販賣著人們的各種情緒、與嚮往的特質。如果,「感覺」是可以錢買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匱乏,你想買些什麼?自信,原來是許多人在成長中遺失的禮物。(推薦你看:

這小店為什麼開張?這些藥水哪邊來的?裡面的成分到底是什麼?我心想,有一天一定要在老闆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問他!事實上,我被雇用也是一次奇妙的經歷。當時,老闆只在某數字網站上刊登需要一個專職人員,「情緒販賣部,〈徵店長兼副店長兼店員兼打雜〉,寄一份履歷來,附上三張生活照與自傳。」

就這樣!誰會去應徵?老闆在想什麼?三張生活照你是色老頭嗎?

碎念了三天後,我默默地把資料寄去……

當天晚上,即接到一通沒有號碼的電話,「喂,請問你是OOO嗎?」是一股低沉的男性嗓音,「恩…是的。」我說,「我是情緒販賣部的老闆,看完你的資料了,很適合這份工作,明天早上四點半到指定的地點上班吧。」這聲音應該拿座諾貝爾和平獎的,「……好,另外請問工作內容主要是什麼呢,還有薪資和聘用日期怎麼計算呢?」,「你會滿意的。」

我被無條件說服。

此後,老闆只有一次颱風前晚打電話給我,叫我自己決定要不要開店,還有一次我分手後,他打來叫我隔天別上班,安慰了幾句,莫名有用。就這樣。

一做轉眼三年,每天的人潮絡繹不絕。隨著一張張臉孔經過、躊躇、說說心裡話、再回到公司、家庭、或和另一半的感情中。我聽了數不盡的故事,這肯定是我此生最珍惜的寶藏。(同場加映:

而每個人每個時期都有不同需求,像是近期,需要「自信」的年輕人好多,我看著一個接著一個身穿高貴華服、昂首跨步,但也有一些垂頭喪氣、拖著沉重的步伐,似乎沒有經驗過任何一絲值得為自己驕傲的時刻。

前面那種人每天都來買,我不知道是好是壞,他們看起來很有自信,卻仍需要這藥水?

我總再三提醒,「『自信』每隔十五分鐘喝一次,共分四次喝完,建議比較看看使用前和使用後的區別!」

因為自信背後缺乏的,總是無法認清自己的勇氣。有一部分人,他們自己不斷飲下這亮金菊色藥水,或是爸媽逼他們每天喝下一杯、或好幾杯,就能頭抬的高高的,做起事來動作迅速(未必有效率)、決策果斷(未必正確,認為自己無所不能。膨脹的自尊雖使眼前一片光亮,卻只夠照見當下的一景,殊不知陰影在旁地裡埋伏他,待會兒在角落處要襲擊他。

看著一早賣光的「自信」,我想起 Amber 坐在石階上和我說過,「哼,他們越是要我喝,我就喝給他們看!」他每天被盛氣逼人的爸爸喝下三瓶藥水,於是皮膚愈來愈呈現亮菊色,索性放棄自己的身體,就是要讓爸爸知道,他最後會讓自己的女兒落到什麼下場……

「我聽了很心疼……你說你是個演員,但喝的越多,你在鏡頭前就越顯得膚色異常,也越讓自己沒自信。」我感概地說。

「嗯……我越表演,卻越害怕受到大家的注視、害怕來自外界對我外型上的批判。所有人都告訴我:『你缺乏的是自信,有了自信,你上台就越勇敢展現自己。』他們越說,我越是迷惘……」我感受到 Amber 的心揪成一團。(推薦閱讀:

這個迷惘說的是:自己究竟真的沒自信嗎?還是被說著說著,被爸爸罵著罵著,被社會群眾用力凝視著之時,早已忘了向內觀看,也沒有勇氣回顧真正的自己長什麼樣子?

Amber 接著說:「我看了好多本心理勵志方面的書籍,但我依然害怕、依然不知道自信是什麼……」

我聽見這是打從心底,對自己最根本性的質疑:「我是什麼?」

從小承受來自父母親的期望,期望過重就成了壓力,「你似乎變得不曉得自己想要什麼、需要什麼、甚至該為什麼難過或開心,你說……你爸越碎念,你越是要給他們難看……像是在說,越要給他們一個難看的女兒作為報復……」

親愛的,所以我才會在二十年後的那天,發現面目滄黃的你與夕陽餘暉融為一體,你說:「我想買自信,讓我瞭解自信嚐起來的味道是什麼.......」

但我聽見你開始疼惜自己了,不再是完全被爸爸束縛的女兒,不再被那「戰勝爸爸」的憤怒所綑綁。你想要嚐嚐自信,嚐嚐當你可以為自己而活的時候,那滋味是什麼。(延伸閱讀:

這是一個不同以往的轉折點,我很佩服你有這樣的勇氣,就像你還告訴我:「如果可以,我希望和更多人分享這件事情。」我看見你已經走在新的道路上,不需要問我「自信」究竟是什麼,因為你正驕傲地在實踐它了。

【情緒販賣部】你想買什麼?

如果你也想和我分享,你買了什麼?你的故事是什麼?又可能蘊含什麼意義?我很樂意聽你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