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自殺的人在當下往往是解不開走不出的痛苦,一旦真的自我了解離開人世,留下來的人,考驗才正要開始。面對排山倒海的自責、痛苦、不斷回想當天要是怎麼樣就好了 ...。從此罪惡感和對方的身影縈繞在腦海中,久久無法退去。我們想說的是,親愛的,你真的辛苦了,這麼多苦痛換你接手承擔,但唯有自己允許自己好好活著、原諒自己,才能真正找到活下去的意義。(同場加映:其實,不是你的錯

文/Yvonne 蔡宜芳

文中案例已經過一定程度改編,以符合助人專業倫理

「我不是個好媽媽…當他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沒有拉他一把」

這個五十多歲的婦人一進諮商室就開始啜泣,說沒兩句話就嚎啕大哭,整整二十分鐘一邊說一邊哭,哭的痛徹心扉。

她二十七歲的兒子因為罹患憂鬱症以及工作壓力自殺過世至今快三年,她到現在都還是好自責,覺得自己沒有照顧好兒子,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我應該要拉他一把,可是我沒有拉他一把,我還罵他,我以為這樣可以激勵他振作起來,我一直覺得他不夠努力,怎麼可以一點小事就這麼消沉,可是我不知道其實他那時候很無助,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居然還罵他 …」

「可是妳拉他一次,可能還會有下一次 … 妳沒有辦法每一次都幫他 …」我緩緩的說。我希望這個婦人在未來的某天可以原諒自己,接納自己的無能為力,同時相信自己已經盡力了。

但可能這還需要好長的時間。

「我知道,大家都這樣說,可是我覺得我拉一次是一次,但我沒有做到,當他最需要我的時候,我還罵他,我只要一想到那時候他有多無助就覺得自己好該死 …」婦人重複說了幾乎同樣的話,不管怎樣都無法原諒自己。

「那天,我回到家發現他自殺,原本我還想說過幾天有比較長的假可以陪他出去散散心,可是來不及了!」

「我始終覺得…他還在我身邊,從來就沒有離開過」

「每天下班後我回到家,我就打開照片一邊看一邊哭,哭累了就睡著,我睡在我兒子的房間,我可以感受到他還在我身邊,他還會幫我蓋被子!我女兒和我先生都不相信,可是那是真的 …」婦人保留了兒子房間原本的樣貌,每天晚上都睡在兒子的床上。

「我常常夢到他,他在夢裡笑的好開心,可是當我一張開眼睛,卻發現那只是個夢 … 最近,他也不出現在我夢裡了,我好害怕…為什麼他不來找媽媽了?」

「妳能和誰說妳對兒子的思念呢?」

「我先生、女兒好像都好了,可以繼續過生活,所以我沒辦法跟他們說,他們每次都叫我不要想那麼多 …」

時間像是凍結一般,只剩下時鐘滴答滴答的響。坐在椅子上的我努力忍住淚水,喉嚨卻像有塊大石頭卡著。

原本,這個婦人陪著他兒子來看精神科,兒子過世後,變成婦人開始看精神科,然後,醫生轉介到我這邊開始進行諮商。

「自殺者遺族」是由學者 Edwin Shneidman 提出,指因自殺死亡事件而遭受痛苦的人,強調這些人也是自殺事件的受害者。很多原因會影響一個人的悲傷程度。其中,「預期性失落」和「非預期性失落」是很重要的關鍵。

「預期性失落」讓人們提前有心理準備可以面對親友的過世,像是醫師預期病人剩下幾個月的生命。

而自殺屬於「非預期性失落」,因此可能讓人感到震驚及難以承受,因而產生更複雜的情緒反應。若自殺者遺族目睹自殺者過世的畫面,像是上吊、墜樓、溺斃,那這可能構成揮之不去的畫面,甚至產生創傷經驗。

社會也用不同的觀點看待死亡方式,如果是因疾病或災害過世,可能容易被社會所理解及給予關懷;而自殺,往往是很難以向外人啟齒的「潘朵拉的盒子」。

我們的文化怎麼看自殺這件事呢?自殺常被視為可預防的狀況,因此有些自殺者遺族會承受外界的壓力及誤解,「你怎麼沒有早點發現呢?」「你是不是沒有好好關心你兒子?」,自殺者遺族也常背負著自責,「要是我早點發現,要是我有接到那通電話,要是我 … 他就不會走了!」

而自殺者遺族往往致力於尋找答案,但卻無法確定自殺者最終自殺的原因,而在其中搖擺不定。另外,我們往往視自殺為逃避或不尊重生命的行為,像是有些宗教認為自殺者會不得超生等等,因此自殺者遺族背負著外界的質疑,而無法好好的陪伴自己走過失落。

自殺者遺族可能對於自殺者有強烈的氣憤,氣他們就這樣拋下了自己,或是氣自己對於自殺無能為力,因為這件事情引起波瀾,但卻無法找出答案或是自殺的意義;而自殺者的身亡,也可能影響家庭中的經濟、居住等問題,或導致家庭內部的衝突或避而不談自殺這件事。

自殺者遺族可能面臨非常多面向的問題,期盼我們能給予更友善的支持及陪伴,傾聽但不批判,若有需要,鼓勵其就醫或尋求諮商等專業協助。這位婦人開始尋求精神科以及諮商的協助,是跨出了好大的一步,我在心裡由衷的祝福她。

如果你是自殺者遺族

親愛的你,這陣子真的辛苦了!好痛又好累的你,不知道可以向誰訴說 …

傷痛若要平息,可能需要幾載的時間。當你允許自己好好的悲傷好好的憤怒,承認自殺是無法挽回的事實,開始能原諒自己,不再背負著罪惡感,允許自己好好重新活著,你將會幫助自己找到繼續活下去的意義。

當你願意踏出那一步,你會發現你並不孤單。我願你的傷能得到撫慰,有一天,你將擁有力量好好疼愛自己。而生命中所承受之重能化作羽毛般的柔軟輕盈,飛向新的生命景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