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不想遇見的那種人,就是愛情裡的壞人。可是,又有誰是純然的好人呢?那個不愛我們的人,一夕間成為別人孩子的爸,把她愛得很好。我們恨不了他,甚至還想念他。那個深深傷過你的人,沒有給你愛情,還給你自己。(推薦閱讀:

女人最離不開的,是多情的好人。
他除了不愛妳以外,都對妳很好。
那時候的我們喜歡一個不好的他。

不喜歡他就好了,他就可以是個好人了。他笑起來的樣子多無害,從來不會說出難聽的話;他有一種天生的友善,樂意對所有人都好,見到他就會快樂;他的友情裡面有義氣,有人受苦了,他會看不下去。

有人在愛情裡面走失了,他去帶他從原路回來。

可是他的身體有缺陷,他沒有心。好好的一個人就是沒有心。

我們犯了大忌,讓他現出原形。他是多情的好人。

他有太多女生朋友,在一起過的、睡在一起過的。對方把他從臉書刪除又加入的、看著他和其他人合照就紅了眼睛酸了鼻子的。他像是坐不住的孩子,總是從這個女人流連到下個女人。偏偏不是玩玩而已,他都是喜歡的。欣賞她的聰明才華,笑笑地說著:「誰拿妳有辦法?」捨不得妳的溫柔善良,看著妳就有心疼的表情。

他像是拿了一手好牌,一直不知道要丟掉哪一張。懊惱無奈地說著:「不能全都要嗎?」

不能。因為愛情是捷運的雙人座,一次只坐得下兩個人。其他人就只能站著,看著他身邊的那個位置。坐在那個位子上的,是他分不了手的女朋友。

那個時候的我們都站了好久。因為來不及了,在知道不能喜歡他以前就喜歡他了。我們的手好痠、腿好麻,還是捨不得走開。想著至少這樣還能看到他,說不定他看著我們,看著看著就會愛上了;就會知道我們說「我好喜歡你」是說真的了。朋友看不下去,想要拉我們走,我們搖著頭說:「不可以啊,要是他找不到我怎麼辦呢?我捨不得不要他啊。」快要不行的時候,我們踉踉蹌蹌,他又會來扶一把,讓我們留下。

「妳在幹嘛啊?」他傳來了訊息,忽然記得他愛過。(延伸閱讀:

她沒有讓座的意思,他沒有起身的理由。過了三十歲的那一站,有人站著站著就下車了,從此以後走路有風,不再身不由己;有人坐到了另外一個人的身旁,才知道愛情怎麼會是自由座呢?我們都有各自的位子。很多很多年以後的一個晚上,我們可能哄睡了孩子,可能洗完碗抹乾了手,坐在電腦前面看到他的消息,他終於還是給了她一場婚禮。恍恍然想起一支音樂錄影帶,一個散場以後的畫面:「小孩在問她為什麼流淚?身邊的男人早已漸漸入睡。」

「過去」有了動靜,它只是睡著的火山。好久沒有夢見那個不好的他,醒來以後忽然感到悲傷。想起那些傷心和努力,沒有帶著快樂到結局。好久好久以前,有一個人太喜歡另一個人,最後沒有在一起。

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他只是離開我們的愛情,留下了我而已。(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