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教師節的日子,適合靜下來想一想,自己還是學生的模樣,以及坐在教室裡,或許打著哈欠,或許偷傳著紙條,或許仰著頭看著老師的日子。生命裡頭,有過嚴師,也有過溫柔的老師,那一聲起立、立正、敬禮,以及當年對科目的抗拒與熱愛,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生命裡最想回頭的瞬間。(推薦閱讀:

像每個小女孩一樣,小時候當作文寫到我的志願這個題目時,我從不多做考慮的就寫下「老師」兩個字。小時候覺得老師好像是神祉一樣的存在,什麼都懂,什麼問題都可以幫我們解決,甚至是每個小秘密都可以輕易的被他們識破。

讀師培的時候,教授問過我們,什麼是好老師,那時候剛看完侯文詠的危險心靈,好像回答了一個自己覺得很厲害的答案,現在回想起來到覺得有點不懂裝懂,畢竟好老師的定義真的很難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標準去決定這個結果。

不過,媽媽總是說,我很幸運總是遇見很好的老師,妹妹的運氣就沒有那麼的好,不過認真的回想起來,以前那個年代的老師,如果能沾上父母心中的「好」,大多是非常嚴格的老師,小一的時候被一個老老師甩過一個耳光,原因是什麼也已經記不太得了,中年級的老師好像也有一雙厲害的高跟鞋,那時候的老師都是很有威嚴跟地位的,如果回家討拍,可能還會多一頓打,不過那都是遙想當年了。(推薦閱讀:

現在輪到我們這一代當老師,時代已經完全不同了,當時的好老師,已經不符合這個時代了。

但是我的確遇過一個影響了我一生的老師,高年級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很好的老師,我永遠記得那一年她28歲,我們是她帶的第二屆學生,她總是留著一頭黑色的長髮束成馬尾,我現在好像還可以記得她抱著一疊作業,跟一隻藤條站在講台的樣子。

每個週四早上我們都會讀一首唐詩或宋詞,活動課的時候,她會抱著她的吉他為我們唱好幾首的民歌,在那個還不流行班服的時代,她徒手為我們畫了一件又一件的班服,她不太為了我們的課業生氣,但是她總是會為了我們的常規或者不團結,不自律而為之氣結。

她會和我們分享她的生活,甚至是提醒我們校園的木棉樹開花了,她為我們寫下一首又一首的短詩,在我們畢業的那一天送給我們,也花了很多的時間與我們通信,總是耐心的為我們的小煩惱解惑。(同場加映:

我永遠記得,當她沒有課的時候,總是坐在圖書館的一角練習寫字,教室的角落裡面,放滿了她喜歡閱讀的書與我們分享,而那兩年中的一切,成為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當時的每一首歌,甚至是唐詩宋詞,我到現在都還能夠倒背如流….

後來的後來,當我成為了一名老師,當我站上了學校的講台,輾轉的從學校中的老師們口中聽到,這上課的模樣跟板書,就是跟當初的某某老師一樣,看得出來就是她的學生,我才發現,我一直把老師的身影放在心裡面。

雖然後來想起來,她不是那種最厲害的老師,也會對我們生氣,甚至會在我們面前流眼淚,但是,在我心中,她卻是最好的老師,我想,那是因為她用了全部的感情與我們交流吧!

當了老師才開始明白,當我們投入太多的感情時,許多時候便無法那麼理智,所以當為了某個學生煩惱或沮喪的時候,常常會有老師跟我說,不要那麼在意,就讓他去吧…不要那麼放在心上,不需要對他們生氣,但是偶爾我會想,如果我對他們的一切,都波瀾不興了,那我就變成了教育的機器了。

這不是我想要的,或許,我並不完美,但是我卻是將這些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去疼愛的,於是,我會因為他們而感動、難過、心疼,或者生氣….

偶爾會想起,在高中當實習老師的時候,因為叫錯小老師的名字,懊惱得覺得快要哭了的情景,還有明明才跟他們沒有差上幾歲,卻得要給他們上課,強裝鎮定的自己,還有我暱稱為小國一的孩子們,是第一年當補習班老師的時候,從小學一路帶上去的孩子,還很青澀很莽撞,卻也同時最真心,後來回到幼教圈,從小孩吐了,會受不了的嘟噥,到現在,孩子吐了,能夠反射性的用手去接,還繼續安撫孩子,我想,也是一種心態上面的成長吧….

一個好老師,應該是什麼樣子呢?其實當老師這麼多年了,我還是不太能找到答案,不過我還很記得,當初在準備教師證考試的茫然階段,常常在無名小站的網誌上面,問自己,我適合當老師嗎?當時有個朋友對我說:「我覺得你很適合,但我不確定,你會喜歡嗎?」教書這麼多年的我,常常也問我自己,你喜歡嗎?還喜歡當老師的感覺嗎?(推薦給你:

前幾天深夜裡,一個以前的家長傳來了訊息,祝福我教師節快樂,她告訴我:

「或許在教育的這條路,您也會感到茫然,但是我想要告訴您,您在我的心中,是一個很棒的老師,謝謝您,提早祝您教師節快樂!」

我想要把這則訊息,轉送給所有的老師,或許偶爾我們會再條路上感到累與茫然,但我們要提醒自己,我們會是可以改變孩子的力量,非常喜歡在善耕關懷文教基金會上看到的一段話:

「一個熱情會教的老師,是可以改變孩子的一生的,而愛,是所有教育唯一的答案」

但願我們,都還能夠因為愛,而不讓自己成為冷漠的老師,願意為了傳遞愛,而繼續在教育的路上走下去。(同場加映:

教師節快樂!

起立、敬禮,謝謝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