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寫給妻子林書煒的一封情書致柴米油鹽、致歲月如梭。用情書修煉我們度過的日子,或輕或重,都成了最好的時光。結婚後,一個丈夫寫給妻子的祝福:妳做妳想做的自己,妳追求妳想追求的夢想,讓我們理所當然地愛著。(推薦閱讀:

我坐在那,發呆了好一會。

其實,這一陣子,都很容易這樣陷入發呆。

妳走過去,看看我。走過來,看看我。「還好吧?老公!」我點點頭。沒事。但直到妳出門,我還是在發呆。書擱在那,沒翻。

電腦開著,但已陷入睡眠狀態。我扭扭脖子,提提神。呼,一聲,呼,又一聲,深呼吸, 長吐氣。

自從寫了第三十九封信之後,就停頓在那兒了。

遲遲按不了鍵盤,下不了決心,寫我預定的最後一篇,給妳的第四十封情書。啊!真是不知該怎麼起頭啊!都寫了三十九篇了,偏偏這時候,近鄉情怯,一卡就是好一陣子了。

日子還是一天天過。我也做了不少該做的事。表面上,妳跟女兒都該沒發現我有什麼異於往常的不同,我還是一個善盡職責的爸爸,一個把老公該盡的角色盡量做到妻子預期之狀態的中年男子。但我心底很清楚,我是微微的,從深處,從底部,蕩漾出一汩汩的不同了。

經過這三十九篇情書的某一種程度的回溯,某一種型態的洗禮。

很像我們潛水至深處,突然感覺側身被一股水流激盪著,水溫特別之涼,全身感覺特別之飄蕩,我於是知道,那裡,從地表某一處必有一裂罅,必有一股地下伏流,穿透地表湧出了!

我輕輕飄過那,那股湧泉輕拂過自己的身軀,我讓它激盪著,讓它把自己推向水面,水面上有光,光影中浮動著晃動卻真實的世界。我的世界,我們的世界,那裡有我的家,家裡有妳,有女兒。(同場加映:

我回來了。很奇怪吧!我的心情就像那樣,一種好像自己終於回來了的感覺。其實,我並沒有走遠,我一直都在。可是,寫了這一系列的,給妳的情書之後,我竟有自己彷彿遠遊,彷彿離開一段距離,而後重新看待自己的一種奇妙的感受。

我自己也被這感受給震住了,於是,好一短時間,我什麼都不想寫,只是任由自己隨著那股汩汩直上的伏流之水,輕輕的激盪我,輕輕的撫拭我,直到,我想被它推昇,被它推向水面,直到我想回來了!

這次回來,我就永不離開了。

我不知道這樣講會不會太玄,但我這陣子表面平靜,心頭飄盪的日子,真像一次遠遊,透過遠遊的距離,我更深情的看到妳,看到妳跟女兒在我的生命裡,有著比我以為的,預期的,更深,更沉的份量,我不能想像我可以脫離這一切了!

想通這一切,我甚至有股衝動,想把妳的臉捧起來,告訴妳,今生今世我不會再離開了!

但我沒這麼做。因為,妳一定以為這老公發生什麼事,是沉浸書堆腦子走火入魔了嗎?是寫作一系列的情書,壓力太大了嗎?而且,我也確實無法把自己那種微妙的,奇特的,難以言說的感受,以有把握的方式說清楚。

但我知道,這一系列的情書,在一篇篇書寫中,在一篇篇寫完後,我都像是把自己拋在一種遠離的狀態下,維持一點距離的,看自己,看自己與妳的關係。

前不久,妳突然心有所感,感覺人生至此,有些事,有些關係,實在很難面面俱到,很難讓每個人都懂妳想說的,妳想做的。

我知道。我輕輕撫摸妳的手背,讓妳知道我懂。

我跟妳說,我年輕時,讀過舞蹈家林懷民寫的短篇小說。一個年輕男子,與朋友同遊,戲水,歡樂無比。突然,他抽筋陷入水中,他掙扎,他奮力求生,他嗆進好幾口水。他沈在水裡,仰望水面浮光,陽光是那樣明媚,他沒力了,他以為他要完蛋了。突然他被人拉起,拉出水面,拉上岸邊。有人對他做人工呼吸,他被激烈搖晃。他醒了,他回來了。

他找到他的朋友們,他驚魂未定的講述剛剛發生的事。朋友們先是驚訝,繼而安慰他,但他一再的說,重複數次後,朋友們卻覺得他把事件說得太誇張了,他既然都活過來了,又怎麼可能那麼嚴重過呢!

他於是知道,自己生死一線間的掙扎,於旁人,不過是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故事而已。

我們自己的生命經歷,於旁人,不過是一段一段的故事而已。每個人,並不是那麼容易進入別人之心靈世界的,即便他( 她) 或許想了解,想進入。

我是誠心誠意的,跟妳說這段我年輕時讀過的,被震撼過的一篇小說。那年代,還是存在主義的遺緒在微微發熱的年代。我是那年代長大的文青,我知道人與人之間,必有的疏離。(推薦你看:

但我也是愛上小我十七歲之妻子的男子啊!我知道我必須克服我自己的本性,超越妳我的不同,去感受最直接,最熱情的生命之愛。

但我深深瞭解,我們不容易去理解別人的。

可是,我們卻可以,超越理解的障礙,真心誠意的去愛一個與我們不同的人。

這是妳教我的。這是妳拉我回到現實,回到人間的一條救生索。我攀著這條繩索,如同在水底仰望浮光,不再猶豫了,不再畏懼了,我要沿著它,奮勇向上,一逕向前。人生何其短暫,然而,卻值得我們為所愛的人,一路奮進。而無需浪費太多時間,去探索究竟,追問答案。每個人自己的感受與選擇,就是答案。

我坐在那,努力思索著,要為這一系列的,寫給妳的情書,畫下一段句點了。

我們從來都是兩個迥異的個體,妳是妳,我是我。雖然我們都明白,我們要在一起生活,妳雖然還是妳,我雖然還是我,可是我們都不會再是以前那個妳,以前那個我了,在「經過我們之後」,妳之內有了我的成分,我之內滲透了妳的要素,我們還是兩個個體,然則不再是那麼迥異的兩個個體了。我有點像妳了,妳有點像我了。而我們的女兒,則既像妳也像我。這不是生命的奇妙嗎?有一種愛,穿透了我們的不同,凝結了我們的相同。

婚姻於妳,於我,都像是一段旅程,我們學著一起規劃,一起打包,一起啟程,一起分享。

我還是不敢說已經很瞭解妳,可是我已經敢說,我這輩子是回不去了,而且也決不回去那個以前的我,以前的自以為是的我。

既然是一段旅程,我們一起走的旅程,那麼這份要送妳的情書系列,當然不會是我們旅程的終點,而必然是一座山頭的佇立,一條水濱的眺望,一片草原的徜徉,一個人生風景的中繼點。

親愛的,我們繼續走下去吧!

妳做妳想做的自己,妳追求妳想追求的夢想,而我,會是妳的最親密伴侶,牽著女兒,一起為妳喝采吶喊,我們是妳的家人,是妳一輩子的支撐。我很慶幸遇上妳,我很高興為妳寫了這系列的情書,雖然不過是很平凡的戀人絮語,很尋常的夫妻對話,但在我的人生旅途上,這已經是我最美好的際遇了。

這四十封情書,真的,是我們愛戀旅程的另一段開始。我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