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個愛閱讀的人嗎?如果你是,那你曾想過自己看書的類型是否太過單一?舒國治要跟大家聊聊關於閱讀的小訣竅:泛看。他將閱讀比喻成吃飯,不僅要吃精米,糙米、五穀雜糧等等的穀類也要吸收。但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只要試著找出以往較少接觸的類型,其中比較順眼的段落開始看起即可,久而久之,你也能「閱書無數」。(推薦閱讀:

談閱讀

看書,須當如小孩時玩躲迷藏、扮家家酒一般有樂趣、有鋪排、有瘋鬧狂笑,如此方是好的看書。有情有趣的看書,才可以由兒時一直看到老境。無趣的看書,便只有大耐心的學者可以做到。但別以為通俗易讀的言情小說或漫畫便是有趣書,非也,往往我一頁亦看不下。(推薦閱讀:

主要在於好的藥引子。那本你想看的東西,有一件吸引你的來由。絕不能說因為它是漫畫,便理當吸引我。還有,漫畫這一物,有太多它的長久攜帶的「職業腔」,亦可稱為流氣,這一類的筆調,常教人不能直往核心注看,只是不斷受它的布景、它的飛筆,甚至它的音效所干擾,如同吃沾醬過多的薯條,何苦來哉。

讀書不只讀精米,也讀糙米,也讀五穀雜糧。須知皮殼的營養常更好。不可只讀人家已然整理好的「已完成之精品」,也要讀粗材(一如吃粗糧),令自己的牙齒來碾它,令自己的胃腸來慢慢分解它,如此之獲得,才會更養分豐備。

故而即使是文學家,也不宜只閱讀被寫得很優美很精鍊的經典文學,如詩;更應泛看坊間的雜書,如某些知識類(如醫學、養馬、開墾)的書,如某些寫得不太好卻愛憎強烈的言情小說,又如牆上的對聯、報上的笑話,如夾在舊書裏的便條、沒讀過太多書的人寫的信、機器操作手冊,或是布告欄上的廣告,甚至廁所文學等等。(同場加映:

為了雜看之趣,不妨養成翻閱的習慣,亦即,不一篇文章整篇看完或一本書一開看便看到底。

翻閱,最好是像看雜誌一樣的凡看皆先選你最有興趣的題目,一讀前幾十字,若不吸引你,立刻又掃射到別的題目去。愈能找到引起你興趣之文題,便愈能得到閱讀的情趣。可別小看這「找題目」一事,它亦是過好生活極重要的技術。

泛看,雜看,雖不及埋首專注於某本經典的有深刻之收得,卻也頗能增強眼力。所謂「閱人無數」,看書亦有相同之「閱書無數」。

既是增長眼力,書不只在家中讀,也在旅行中讀。這指的不只是看書而已,也指把眼放在任何可以「留心」之處。例如讀人(看外國人,會更令你生出比較心)、讀地方(觀察別人別國之風土或生活陳蹟,使人增智慧)、讀大自然的風景……我每上火車,甚少看書看報,總是看向窗外。那塊長方框子,是當時最好的一本書。(推薦閱讀:

曾經看過一篇東西談及小說《叛艦喋血記》(Mutiny on the Bounty)的作者親身到波利尼西亞諸島上搜集寫書的材料,隨身可帶的物件有限,於是在書上面只能挑「大英百科全書」裏的一冊,便挑了 M 開頭的那冊,結果其中的詞條有趣極了,而他,在島上的閱讀,一點兒也不枯悶。

其實人在封閉中,任何書對他皆會刻下極深的印痕。囚於獄中的人,若只給他三五本書,他必然讀得極熟。同時,這三五本書的思想或許影響於他也極深。由此可見,專注與封閉,常相互可為表裏。而專注,一來是深度記憶,一來也可以是執拗。(同場加映:

閱讀之美也常在於此:一來是專神。你專於此書,便進入一種迷離幻境,身體也放鬆了。豈不聞「廢寢忘食」?一來是分神。令你離開原先的別的專注,免得在原先一逕之慣性中把人的日子都給過僵化了。

(二○○八年五月九日 聯合報「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