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每個人都多少聽過描述日本社會的「泡沫世代」這個詞。在日本泡沫經濟之後,恰逢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們,便是那個時代的代表族群,他們找工作容易,薪資優渥,生活中都閃爍著金光閃閃的光澤。相較於現在的年輕人,說起泡沫世代,無不投以羨慕的眼光,也呈現日本在泡沫經濟前後的世代間,看待生活與生存的差異。(推薦閱讀:

經濟崩壞並不是泡沫世代的責任,但我們卻有一種「可能是因為我們太招搖了,泡沫才會崩壞」的心情,實在是「很抱歉」。(推薦閱讀:

泡沫崩壞之後,泡沫就業組在社會上有一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雖然人數很多,但能用的卻很少」—也會覺得別人用這種眼光看自己,應該是被害妄想症吧。只要看了電視劇《半澤直樹》的原著《我們是泡沫入行組》(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組)就可以瞭解,在大企業中,錄取的人很多,所以之後會陷入激烈競爭,被淘汰的人也很多。

我們是夾在一群很窮和很蕭條中間,唯一的繁榮世代,我們叫做泡沫世代!

現在,一說到「泡沫世代」(バブル世代),我想大家腦海中浮現的應該是所謂的中年男女。綻放出不符時代的耀眼光芒的中年人身影,應該就是「泡沫世代」的形象吧。狹義來說,所謂泡沫世代指的是在泡沫經濟時期找工作、輕鬆就被錄取的人。他們是在一九八八到九一年之間大學畢業、開始就業的人,一九八九年就業的我,便是貨真價實的泡沫世代。

廣義來說,在泡沫時期擁有愉快回憶的人,包括享受到其恩澤的人,都可稱為「泡沫世代」。根據這種說法,比我們這些正宗泡沫世代更年長的人,也算是泡沫世代。也就是說,以狹義的泡沫世代為下限,比這些人更年長的世代,就是「以大人的身分享受泡沫時期的人」,這種堪稱「泡沫感」的氣氛,對我們來說,是中年氣味的最主要來源。

泡沫世代和在泡沫崩壞之後度過青春期的非泡沫世代兩者的最大差異是,我們這些泡沫世代認為泡沫時期是「最近的事」,相對於此,非泡沫世代則會認為「泡沫經濟是一個歷史事件」。泡沫經濟時期在泡沫世代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在自己人生中的夏天和日本這個國家的夏天完全重疊的那段時期,每天都過得如祭典一般。因為這個印象實在太鮮明,再加上往後的時代又太過樸實,感覺一轉眼就過去了,所以,我們會覺得泡沫時期並沒有那麼遙遠。(推薦閱讀:

相對地,年輕世代就算聽過泡沫世代的事,和自己的青春相對照之後,總覺得很不真實,與其說是真實事件,感覺還比較像是傳說。不管是戰爭時的事或是泡沫時期的事,聽起來都像是「歷史中的一段情節」。

正因為如此,只要我們稍微語帶得意地說:「在我找工作的那段時期,不管是誰,都可以被五家左右的公司錄取。」或是「獲得內定之後,就會被關在豪華飯店中,讓我們不能接受其他公司的工作。」非泡沫世代就會覺得「這個人應該有點年紀了—」。一般上班族穿著約翰.羅布(John Lobb)的鞋子,普通家庭主婦跟丈夫吵著要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的珠寶首飾,完全就是中年人才會做的事。

當然,時下年輕人也有許多優秀人才,所以,當他們聽到泡沫時期的事,或看到帶著泡沫時期風格的行為時,都會說:「泡沫時期真是不錯啊!金光閃閃,感覺好像很開心似的。我真想體驗一下泡沫時期。」

但這只是年輕人的體貼。在我們的孩提時代,一聽到鄰居的爺爺說到戰爭時的經驗,不管聽了幾次,都還是會凝神傾聽。同樣的道理,年輕人也會覺得「必須聽年長者說話」,所以才聽我們訴說泡沫時期的點滴。而且,就算他們只是說些「好好喔!」這種場面話,我們還是會有一點開心。就在中了年輕人「吹捧泡沫世代」這個計謀的同時,我想起了全共鬪世代。

所謂全共世代,指的是當我們這些泡沫世代還年輕時,便已經步入中年的人。因此,我們經常從全共鬪世代的口中聽到學生運動的情節。
當聽到「新宿暴動時,我們被噴催淚瓦斯……」

我們一定會先接口說:「好可怕啊!」

但內心裡只會把它當作「歷史上的事件」。我們完全不瞭解為什麼會發生學生運動,最高峰又什麼時候,我們認為這些都是「傳說中的事」。但是對身為全共鬪世代的中年人而言,學生運動是「剛剛發生的事」。

找工作不是問題,買名牌小 CASE ,不想改變世界;但是要持續生存,也得像半澤直樹一樣,隨時戰戰兢兢!(同場加映:

「搭不上計程車時,可以叫租車公司接送。」

跟年輕人聊著這種瑪麗.安東尼式(Marie Antoinette)的泡沫回憶時,便可瞭解全共鬪世代當時的心情。相較於全共鬪世代的英勇傳說,泡沫世代對年輕人訴說的這些光榮事蹟實在很遜。全共鬪世代的人會自己思考,採取行動。雖然也有受到身邊人的影響,但丟石頭或被噴催淚瓦斯的人是自己。他們努力奮戰,追求自己要的東西。

泡沫世代並非靠自己的能力打造出好景氣。而是在社會打造的富裕環境中表現自己,或者說是被要求表現,完全沒有「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氣魄。特別是我們這種泡沫就業組,只是剛好在泡沫時期求職的世代。被多家公司錄取,並不是因為自己很了不起,而是時代使然。能在就職的公司大肆使用計程車搭乘券,也是托上一個世代辛勤工作之福。

泡沫世代的中年人在泡沫崩壞後,總覺得很對不起社會,這種心情背後有著「自己什麼都沒做」的愧疚。我們並沒有像戰爭世代那樣接受時代的考驗,也沒有像全共鬪世代那樣力求某些改變,就只是跟隨著時代的變化,然而,泡沫卻崩壞了。再加上,因為只有自己可以輕鬆找到工作,獲得一份安穩的職業,但下個世代就算趴在地上找工作,卻還是無法被錄取,所以不得不感到「抱歉」。

雖然泡沫崩壞並不是泡沫世代的責任,但我們卻有一種「可能是因為我們太招搖了,泡沫才會崩壞」的心情,實在是「很抱歉」。

泡沫崩壞之後,泡沫就業組在社會上有一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雖然人數很多,但能用的卻很少」—也會覺得別人用這種眼光看自己,應該是被害妄想症吧。只要看了電視劇《半澤直樹》的原著《我們是泡沫入行組》(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組)就可以瞭解,在大企業中,錄取的人很多,所以之後會陷入激烈競爭,被淘汰的人也很多。

雖然泡沫世代不喜歡被當作「不知民間疾苦的笨蛋」,但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消費」。泡沫世代知道花錢的快樂,因此,在泡沫崩壞之後,不管景氣多麼糟糕,都會被任命為「消費先鋒」。雖然年輕人說:「名牌精品這些東西實在太俗氣了。」

但泡沫世代還是會持續購買:「我們應該差不多是真正適合使用名牌精品的世代了。」特別是我們這些女人,更是備受期待。當泡沫世代上了年紀,這個社會也瞄準我們的購買力做出變化。以前,適合中年女性的服裝,就只有帶點歐巴桑味的高級名牌,但現在卻出現許多「帶了點高級感,卻不像歐巴桑,價格也很親民」這種針對中年女性的名牌。

在出版界,以前針對中年女性出版的雜誌,只有像《主婦之友》(主婦の友)這種生活實用誌,或者是《家庭畫報》(家庭画報)這種貴婦看的雜誌,但現在卻創辦了各種針對「想時髦打扮,也想受人歡迎」的活躍中年女性的雜誌。看到這些現象,感覺就像有人在說:「你們根本不用想什麼困難的事,所以,希望你們可以花錢改善日本的景氣。然後繼續天真浪漫地玩耍,讓這個世界變得燦爛光明。」(推薦閱讀:

於是,泡沫世代也說:「那我們就滿足大家的要求……」不斷購物、玩樂,這也是身為泡沫世代的好處。

在經濟蕭條時期卻踏實生活年輕人們,加油!

前幾天,我有個機會參加一位二十多歲女性的生日餐會。我們在市中心的時尚日本料理餐廳用完餐,打算搭計程車前往咖啡店吃生日蛋糕時,她有感而發地喃喃自語:「哇,感覺好像泡沫時期一樣……」為了吃生日蛋糕而特別換地點,而且還是搭計程車,對她來說應該是泡沫時期才有的行為吧!

我聽了她的喃喃自語,心情變得很複雜。對於這樣的行為,現代年輕人心中的感覺與其說是「可以稍微奢侈一下,好開心」,倒不如說是「這麼浪費錢,真是愚蠢」。明明是抱著想讓年輕人「見識一下大人的世界」的心情,而舉辦的餐會,卻……實在讓人有點氣餒,隔天,我試著問了其他年輕人,對方安慰我:「不用沮喪喔,我們真的很憧憬泡沫時期,『感覺就像泡沫時期一樣』其實是一句讚美的「因為我們完全不知道景氣好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聽大人聊泡沫時期的回憶,感覺就像做夢,真的非常羨慕。生日時不是會收到一百朵玫瑰嗎?每個男人都像石田純一一樣開 BMW ,不是嗎?」不是很充滿希望嗎?我不知道那位年輕人講這些話時是否真的發自內心,但是那種體貼卻讓我非常感動。我從來沒有收到一百朵玫瑰,也沒有坐過 BMW ,但我卻想雙手合十地跟他說聲謝謝。

在我的孩提時代,每一位大人都「走過比現在貧窮的苦難時期」。我的祖母經歷過關東大地震,父母的孩提時代經歷過戰爭。在故事中聽到「防空洞」、「疏散」或是「空襲」這些字眼時,我發現「這個社會真的是越來越富裕」,同時自己也長大成人。但是,泡沫時期過後,景氣不斷衰退。結果,比我們年輕的世代,走過經濟條件遠比我們差的時代,變成非常能幹的人。我年輕時對中年人抱有一種「枯萎者」的印象,但是,現在的年輕人一說到中年人,就會覺得他們是「閃閃發亮的一群」。

我們在回憶過往時經常出現的「迪斯可」、「計程車搭乘券」或「BMW」這些字眼,聽在年輕人耳中是什麼感覺呢?應該會很生氣吧:「就是因為你們這麼愛花錢,所以我們……」我滿懷歉意,同時也抱持希望地看著現在的年輕人。

我的祖父母或父母那一代,因為知道戰爭的痛苦,養育我們的時候,都不想讓孩子吃苦。結果,隨著時代的變遷,我們長大成人後,成了只要負責帶動消費就好的泡沫世代。而不知何謂景氣很好的時下年輕人,看著即使步入中年還在聊著 PRADA、LV 、戀愛、做愛的我們,一定會覺得很不可靠。(推薦閱讀:

現在的年輕人的確非常能幹。中年人看到年輕人會說:「不去國外玩,也不開車,不滑雪,也不玩滑雪板,不喝酒,也不做愛,穿優衣庫的衣服,在大學中應該也會乖乖上課吧!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樂趣呢?現在的年輕人一點雄心壯志都沒有!」

但是,仔細一想,明明是大學生卻不念書,只會帶著名牌精品開進口車、到國外旅行,這樣的人不是很奇怪嗎?未成年卻拚命喝酒,結果男女關係一團糟,這是想怎樣?穿著樸素的衣服認真上課的時下大學生,才堪稱理想典範。因為實施安倍經濟的關係,未來日本的景氣有可能會好轉,也可能突然變差。但是,在景氣低迷時踏實生活的世代,不管面臨怎麼樣的時代,應該都可以好好地生存下去。(推薦閱讀:

我們這個世代,在極端特殊的泡沫經濟時期度過青春歲月,但現在的年輕人,卻是在二次大戰後首度經濟衰退的時代中長大成人。「未來,我們也會努力幫忙擴大內需,做景氣的支柱……,加油,年輕人!」 我至少要帶著贖罪的心情,為年輕人加油喝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