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失去對方,才會發現,愛情,可以給我們的不僅有快樂,也有悲傷、苦痛、遺憾。這一切一切的痛楚來的太真實,但太過傷心的我們,心底總暗自以為:他還會回來的。可是,往往一直反覆探望自己的,總是那難以抹去的遺憾。(延伸閱讀:聽名人聊《 16 個夏天》的遺憾告白:再見,也是另一個春天

「我依舊覺得莎夏隨時會出現,坐下來吃掉我的半個三明治」──《夏日情事》

失去了以後,始終以為對方會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生命裡,像從前一樣,作著彼此最習慣的日常,一起散步在陽光普照的公園綠地,一起在床頭擁抱彼此感受溫存,一起坐下望著周遭共同分食那個說不上美味但正好搭配的三明治。

我們大概都很習慣了這些日常,沒什麼多想就覺得日子會這樣過下去直到永遠,卻從沒預料彼此會因為各式不同的原因而被迫經歷失去,牆上的那些照片,以及桌上戀人曾留下的手寫紙條,一瞬間都讓人觸景傷情地悲傷了起來。

男主角勞倫斯經過了很長一段日子,我想他並不明白面對女朋友的驟逝有多麼悲傷,只不過是問著與女友莎夏擁有許多相似之處的女朋友妹妹柔伊:「妳是如何走出來的?」,其實莎夏回憶一直沒有離開柔伊,也沒有遠離勞倫斯,他們彼此忍受著失去的痛楚,好像知道悲傷的理由,卻又好像不知道該從何著手解決這一切,因為所有的回憶都太真實的存在,而失去卻又那麼張狂的不得不相信。(延伸閱讀:生活中的幸福:在擁有中擁抱失去

讓曾經同居的公寓保持現狀,這樣的行為相信許多人都曾經歷,就好像我們就是電影裡的主角之一,我們心頭總有放不下的人,我是這麼天真地以為他會一直都在,可惜我們卻連一起分食一個三明治的機會都不再擁有,唯有失去才發現對方在自己生命中原來有著那樣沉重的份量,每一個呼吸都能回想起對方的溫度。

「我甚至開始考慮搬家,徹底改革」,這需要多大的決心才能達成,搬離共同的回憶,尤其是美好的,我似乎能明瞭和體會男主角勞倫斯為什麼在莎夏驟逝後不再提筆寫小說,而只是接著那些無趣的翻譯文字,畢竟,文字是我們人類最習慣抒發情緒的方式,除了說話以外,在文字裡面我們都怕一不小心便真實的將自己掏出,毫無保留,而失去的悲傷,又將會如何無法掩飾地出現在每一個章節的每一個文字裡?

在尚未擁有勇氣正視悲傷前,「這個世界存在於我的意識之外」,勞倫斯這麼說著,只有把這個世界的日常排除在意識之外,我們才能稍稍地喘息,才有一點點空隙在悲傷之外尋求一片棲息的天地,縱然微小,也還能找到一點生存的勇氣。

長大了以後,要面的事情太多,回憶建立的太快,能深刻記下的事情似乎少了許多,不像年輕時候,每一段回憶都清晰可見,但在這部電影裡,你會明白,長大了以後我們以為自己更勇敢、更成熟了,實際上好像不是如此,年輕時候我們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得以全神貫注的悲傷,毫無罣礙地流淚,可是長大了以後,已經乘載過多煩惱與挫折的我們,留給戀情的悲傷空間變小了。

每一回的痛都歷歷在目,我以為自己足以憑藉著經歷承受傷痛,可惜事與願違的是,留給戀情帶來傷痛的空間變小了,所以每一次的痛都顯得如此巨大,不輕易掉眼淚,可惜到了最後關頭,還是無法揮別那些悲傷,太沉重了,以為全世界就要頃刻毀滅,自己卻只能不知所措。(延伸閱讀:一萬次悲傷,是為了一次真心的相遇

「我以為你們會那樣生活一輩子」,我也以為,勞倫斯以為自己會和莎夏就這樣生活一輩子,柔伊也以為能跟老公這樣生活一輩子,我也以為自己能跟最親愛的人就這樣生活一輩子,就算我們一直都是「在一起又不在一起」,每一段感情縱使說好了在一起,彼此仍然擁有對方未知的領域,通常都得到了失去,才發現自己原來還不夠深入對方的生活,就像勞倫斯在莎夏生前從未到過莎夏工作的地方一樣。

我們都以為彼此還有時間的不是嗎?

「那你在做什麼?」

「享受人生」

三明治、音樂、電影、繁瑣日常、回憶,輕如鴻毛的那些,原來都佔了生活裡被輕忽的份量,不知道該怎麼放下的悲傷,就先享受人生吧,日子還是得過的,《夏日情事》於我而言,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我們彼此因為共同的回憶而聯繫,也因為我們彼此之間的愛,才能清楚的感受到痛,也才能體會什麼叫人生。

有些人終究不會再若無其事地坐在你身旁吃掉你手上那半個三明治了。

「沒靈魂的人才要安靜」,電影裡有著這麼一句話,因為我們有靈魂,才能真切感受痛,「放音樂」,至少讓安靜地令人明顯感受到悲傷的時刻,擁有一些值得安放情緒的喧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