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一場人生的流蕩和漫溢,讓人短暫偏離出生活的常軌,重新認識自己、發掘問題、思索生命。原來,靈魂是一支筆,由旅行帶領著在人生的版圖上蜿蜒書寫。於是所有的大事小事、好事壞事,都是書寫的靈感與素材。(同場加映:

旅行,是讓「靈魂」回家的際遇

旅行、寫作、靜心之於我,猶如陽光、空氣、水。尤其旅行,不僅豐富了我的生命視野,也徹底改變我的價值觀,讓我的人生如倒吃甘蔗般,愈吃愈甘甜。

三十歲起,幾乎每隔幾年就會出現一次無形呼喚,要我暫時放下眼前疲憊煩憂,背起行囊去某處少數民族土地流浪。獨行的路雖心懷忐忑,但在沒有束縛與期待的當下,內心卻一再被異地的善良人事物觸動與擁抱,時時有身在桃花源的喜樂滿足;尤其行走在藏族土地,不同的民族價值觀,更是讓靈魂有「回家」的熟悉感與樂不思蜀。(你會喜歡:

因此,流浪的腳步始終停不下來,一年又一年,一地又一地,春夏秋冬,精彩故事說不盡。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於是我經常在 Facebook  和部落格用照片與文字分享這些風光見聞,希望在辦公室裡忙碌工作的友人們,也能有機會接受這些正面能量的洗滌,同時為疲憊的身心注入絲絲春風。

二○一三年在雲南悠悠行走時,靈感乍現。既然愛流浪、愛寫作、又在身心靈領域探索多年,何不結合三者進行「心靈旅遊小說」創作,分享異地風光文化同時,也讓旅行之路延展成為一條生命成長之路。愈想愈興奮,開始構思故事情節,走過的路、聽聞或自身遭遇過的挫折挑戰,一一浮現成為素材,剎那間恍然明白,凡事果然都是最好的安排。(推薦給你:



《在路上,遇見我自己》是一部和自己內在傷口對話的心靈小說

故事女主角 Joyce ,是眾多職場女性的縮影。從小到大,她依主流社會價值觀奮鬥前進,累積有形與無形的資產與自身價值,直到遭遇工作與情感的雙重挫折,才有機會與隱藏於內的大大小小傷口對話,邊行走邊領悟,一路放下戀戀不捨的執著,看見生命的真正喜樂(Joy)。(延伸閱讀:

書寫初期,每個月陪罹患乳癌的母親住院化療,看到乳癌竟像「流行感冒」般普及各年齡層女性,心疼之際也希望藉著麗江靜修中心芸姐的角色鼓勵姐姐妹妹們,不要害怕或逃避疾病,心平氣和接受這個「包裝得有點醜陋的禮物」,傾聽它帶來的訊息,為生命帶來一番新領悟。

經過兩年的書寫與塗改,從台灣寫到北京,十三萬字小說終於完成。每次重讀,仍會不自覺跟隨故事落淚,原來,真正被療癒的是我自己。細細思索,文章裡某些字句或對話意涵之深,已超乎我個人的書寫能力,不得不相信是有「某個高靈」在協助與傳達訊息。(同場加映:

生命功課,是一門很不好修的功課,學校不曾教導、職場也鮮少人願意開放心胸共同討論,以致於我們常常要跌得鼻青臉腫後才能從中領略一二。幸好,只要能夠虛心面對與真心探索,所有的跌跌撞撞與沮喪流淚都將在時機成熟後化為頓悟,讓我們的生命可以愈走愈輕鬆、愈走愈自在。

生命的答案,不在此岸,就在彼岸;不在此時,就在彼時。覺醒、接受、臣服、放下,內在的喜樂圓滿,終將浮現。在此,獻上最深的祝福給每一個靈魂,願你我都能在無盡的起起落落裡學會生命功課,心無匱乏。

扎西時勒。 


時報與女人迷,希望讓你與閱讀有通信往返的理由。在《讀力・總編讀書室》,媒合你與書、IDEA、新的視界、人生、緣份。我們從閱讀談旅行、看見女作家的生命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