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這樣的病,說在邰肇玫嘴裡卻這樣樂觀。那首五六年級生朗朗上口的《如果》,她披著民歌走過四十年依然純粹的的摯熱,勇敢面對生命給她層層考驗。(推薦你看:

你還記得那年人人朗朗上口蘇芮《心痛的感覺》,來自一位底藴深厚的民歌手——邰肇玫。那些年民歌記載著青春的痛癢純真,哼唱一個個風華絕代。邰肇玫與施碧梧搭檔合作創作了《如果》,五六年級生誰不是哼著「如果你是朝露,我願是那小草如果你是那片雲。」長大的。

民歌走過四十年後,流行音樂的浪一波一波打上來,卻有一個聲音依然固執的守在那兒,那是邰肇玫走過生命起起落落後更具智慧與深度的嗓音。她在走紅後嫁給才子,經歷一段痛苦五年走不出來的婚姻;2014年在癌症面前首次體會生命脆弱。這天我們與她相約女人迷 wonderland,邀請她來這個願望擁抱所有女人模樣、生生不息的地方,為我們注入更多勇敢而堅定的力量。(延伸閱讀:

即使生病了,也要唱下去

無論在音樂或人生態度面前,人人叫她一聲小玫姐,小姐說這場病很像一種緣,早在幾年前她就開始接觸癌症病友,因為歌手于台煙的介紹到醫院歲末表演、唱歌給癌症病人聽,那個活動是癌症希望基金會舉辦,也因此開啟了他們的緣分,癌症希望基金會見證著小姐從無病到生病以及復原的過程,也為她拍攝《藍色肩膀》紀錄片留下深刻的勇敢痕跡。

她從2012年唱到現在,即便當自己也成為癌症病人,依然唱歌給大家聽。分享對小姐來說是絕對的生命核心,唱歌是靈魂的溝通、更是心靈的安慰。小姐除了用歌聲給病友力量,也時常跑醫院鼓勵病友。

這場病來襲匆匆,醫生宣布罹患子宮內膜癌後,她歷經手術、治療掉髮、體弱、紅血球不足,隨時有休克危險、一度因白血球數過低無法治療。但她卻始終打開心房接受一切挑戰。

不是天生樂觀,但要比親友更勇敢

姐即使在生病期間總給身旁人「你別擔心,我挺得住」的念頭,但第一次剃光頭的經驗卻在影片中如實呈現脆弱。病友在開始做化療後因為藥物影響、毛囊受損而掉髮,小姐原來支持不剃頭,但頭髮越掉越多,有時起床抓起來就是一大把。

姐說:「本來理髮師要從前面剃,我跟馬上抓住她的手,請她從後面開始剃、給我一點準備,看著鏡子太殘忍了。」

現在想起當時,她眼神中依然有種心疼,像是疼惜當時面對病痛無力抵抗的自己。在《藍色肩膀》紀錄下了最後一刀落下時,她輕嘆了口氣,眼淚就在眼框裡轉呀轉的,這幾乎是唯一她在病中流下淚的一次。忍著淚,但陪同前行的癌症希望基金會夥伴哭了,所有人都比她還心疼自己。

我想那樣的眼淚是面對赤裸的殘忍,我們跟著自己的皮囊相伴相生,有天當這副皮囊不再屬於你了、如何不傷感。

她不是天生樂觀,面對自己的赤裸同樣傷痛,只是看見比自己脆弱的人,她總要比他們更勇敢一點,更不要活得像更病人讓親友一起陷入生病的茫然。小姐不要這只是一場病,更要是一個活生生的模範例子,「我勇敢走過來了,你也可以」的意念在她心裡深植。(你會喜歡:

不談苦,只聊怎麼樣在病中更快樂

除了剃頭,生病中許多身體的痛楚是難以形容的,雙腳因為化療變得很腫,指甲幾乎要跟原來的皮肉分開,光是踩地都覺得血要從肉里崩出來了。小姐卻不提這些辛苦,她說要是一提,老公就要哭了。侃侃而談著撕裂般的痛處,臉上卻依然淡然,看著小姐正真真實實地坐在我面前,氣色挺不錯,我忽然感覺幸福,謝謝她與生命奮戰,才有此刻眼前開朗的她。

姐說自己在歲末表演的舞台上時常跟大家一起合唱歡樂,她會準備許多圍巾、帽子,送給病友。我想起紀錄片中有一幕,在表演上小姐還帶著阿兵哥的三分頭,她卻脫下了帽子、替一位病友帶上。

「我喜歡做這樣的事,病人關懷病人,我安慰我自己。」

那樣的畫面是很動人的,從看著剃光頭的自己悲傷到脫下帽子為他人打氣,她說:「我想告訴病友你要有自信站出來,就算你是病友,你還是可以有打扮的樂趣,保持自己活著的快樂。」她也曾到癌症希望基金會參加美麗守護班,和大家聊聊這一路走來,不提怎麼苦,反而是教大家怎麼帶帽子好看、怎麼搭配頭巾有活力。(延伸閱讀:

好在我生了病,鼓勵更多人

在觀看《藍色肩膀》紀錄片時,懷疑一個人面對病痛如何樂天開懷。她不掙扎、不抵抗,就是接受並且深信自己會好起來。當時她主動跟癌症希望基金會提議:「你們不是有在拍紀錄片,來拍我呀,我一定會好起來,就能鼓勵更多人。」

姐也分享一次到醫院探望一個青少年,在病房門口前孩子的媽媽不斷地鞠躬說:「我拜託你救救我兒子。」小姐走進病房看那個孩子的雙眼誰也不看,就是瞥過頭憤恨著世界。

「我脫下了頭巾,跟他說我的化療過程,他的眼睛就慢慢看向我了。我說你要給自己打氣加油,不要讓爸媽這麼揪心,你生病不是一個人的事,是全家人的事。你也可以做到我這一步,你也可以去鼓勵別人。」

姐開玩笑的說:「生病好像是一件好事,好在我生了病去鼓勵了他。」

撥開傷口,克服的勇氣

我好奇小姐如果讓自己有這樣的正面心態,她說:「我從來沒有自卑或覺得不公平過,也許我書讀得少了,但我人生走的每一條路都很確定,很多大風大浪的都走來了,這場病不算什麼。」

她說並沒有給她的人生打擊,要說起挫折反倒談起經歷過的一段不愉快婚姻,相處了一年,卻花了五年的時間才走出來。

這段婚姻讓她在面對往後的挑戰都覺得不慌張了,也更相信任何事都能靠自己的力量走過來。「遇到事,就勇敢的面對自己的傷口」是我在她身上看見的堅毅。(推薦閱讀:

當你很愛自己時,就是在愛別人

姐一向不把自己當病人看,念茲在茲的鼓勵病友面對病痛不一定要做個病人。她說:「上天找上我,一定是有理由的,我不能白生這場病。」

我想這個理由,就是給病友的家屬與病友一個希望,我請小姐給他們鼓勵。她說:「你們之間一定要有人是在領導位置,那個位置的人要引導家人適度釋放情緒、一起走到更好的正面的地方。」

「當你很愛自己時,就是在愛別人。」

即使生為病友,也別少愛自己,是她給病友的一句心得。當你真真切切的愛好自己了,知道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更好過一些,身旁的人自然也輕鬆。

姐走過了那一段血淋淋的生病歷程,癌症沒有摧毀她的意志與快樂的泉源。她依然為生活感動、依然是個情感豐厚的創作者。甚至因為這場病與在國外唸書的女兒與忙於工作的先生都更拉近了一點距離,更樂於生活的平凡如昔。分享這麼一段真實且得來不易的故事給你,願你盡情享受活著的精彩與平淡;願你遇到關頭時,有更多溫柔等待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