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美秀在台灣人心中是有人情味的鄰家大嬸、是每個家裡都有的那麼囉嗦媽媽、是菜市場裡活出人生滋味的三八阿姐。這天,讓我們認識喜劇以外的林美秀,那條她紮紮實實走過的人生路。(推薦你看:

你心目中的林美秀是什麼樣子?

我時常覺得她是演藝圈最全能的演員,她以一句「天然ㄟ凶好」哭倒長城震撼廣告界、一曲《金罵沒ㄤ》舞出台灣中年婦女的氣勢如虹。沒有人像她有這樣的好胃口與能力通吃廣告電視電影舞台劇。

若說她是偶像劇最常青也最無可取代的女主角,一點也不為過。從《命中註定我愛你》到《我可能不會愛你》,美秀姐演足媽媽角色的面面俱到。除了樂天開懷的群眾印象,在《你的眼我的手》更看見她飾演罹患乳癌想放棄治療的許桃、層次分明餘韻無窮的戲魂。(你會喜歡:

她是我們台灣最有人情的鄰家大嬸、是每個家裡都有的那麼囉嗦媽媽、是菜市場裡活出人生滋味的三八阿姐。

這天我們在女性影展的記者會現場,與無可取代的林美秀一起擁有了20分鐘,說來短暫,卻像聊了半個人生那樣充實,如同美秀姐身上總是深藏不露的智慧與人生精萃。

林美秀的存在,就是一場最真實的冒險

美秀姐參加女性影展奮不顧身,她樂意為女人站台。「女人發揮的彈性和空間非常大,她們要包容的故事太多,說一整年也說不完的。女性影展皆以女性觀點說這些女人故事,有很多不同的支架、面向。就像我們講女人的包容也有太多情緒,是恨的包容呢、還是愛的包容?我覺得這就是女人非常奇妙的地方。」(去年女性影展大使看這裡:

美秀姐眼中女人是很偉大的生物,她也說正好這屆女性影展主打冒險與衝突的精神,自己身上具備這樣的特質。我在訪問事前好奇這屆女性影展怎麼會找上美秀姐?他們說因為美秀姐是非常突破性的代表,在演藝圈中從來不拘泥只創造一種形象,很符合這一屆女性影展冒險與打破常規的精神,即便她不在台灣人眼中的標準美女的價值中,卻依然活得出色精彩、擁有無可取代的觀眾緣。的確,我們喜歡她從來不只因為她的外表,更是她的開懷大度,以及願意挑戰艱難的冒險精神。

甫入圍今年金鐘行腳節目主持人的美秀姐談起自己在節目中的冒險經驗,她說做這樣的節目時常是整個團隊都在冒險,要從台灣頭跑到台灣尾,每天都過著熱血振奮的生活。聊起第一次外景節目主持《台灣之子》更是刺激,一群人在稻田裡翻跟斗、在海上鏢旗魚,有趣的是當時分了男女兩艘船,其中一艘船翻了,最後只剩美秀姐的那艘依然氣定神閒。

美秀姐說這就是女人很不可思議的地方,我們的力量不見得是一次到位,更像慢慢加乘、穩紮穩打。

戲外的林美秀:脫下歡樂享受自處

大部份人都找美秀總是演喜劇角色,她也非常樂意的說現世社會有太多不幸福,如果她的一點逗趣一點搞笑能為觀眾帶來一點爽朗笑聲何樂不為?

「我們都知道媒體公眾人物應該帶給大家正面能量,希望快樂可以一個感染一個!」美秀姐把「媒體責任」攬在身上,一肩扛起了快樂傳播者的包袱。於是有了《命中註定我愛你》強勢霸氣的林西施、有了《總舖師》的逗趣媽媽。

我覺得她身上帶著很大的衝突感,一個樂於分享自己的演員、一個跳脫常規的偶像、一個看似大剌剌心思卻非常細膩的女人。美秀姐說自己在私底下是報喜不報憂的,她習慣把快樂送給大家,自己卻時常心裡在想些什麼、比起外出血拼更樂意待在家,她也偶爾會喜歡買本日記本、畫些插畫,抒發心情。(你會喜歡:

你看這樣的林美秀,肯定很難想像她一人自處時安靜畫著插畫的模樣。林美秀身上的衝突是絕對的迷人,一個擁有老成靈魂與少女心思的女人,一個欣然接受生命悲戚的喜劇演員。

不只是喜劇演員,戲魂道盡女人靈魂

我好奇美秀姐演過這麼多角色,她印象中最深刻的女人精神是什麼?美秀姐緩緩談起拿下第46屆金鐘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的《人間渡系列——你的眼我的手》。

「這部戲的師姐許桃已經不再了,她生前我們有和她說過話。我當時就在想女人的一生到底可以藏多少秘密和心事。師姐是不太說話的人,演她的感覺讓我覺得女人自私也好、寬容也好、犧牲也好、成全也好,都是為了一份愛。你說她一生在追求什麼?其實沒有什麼的,只是平等跟愛。」

美秀姐說師姐時常承受丈夫的暴力相向,他們離婚後、當丈夫生病了也是師姐回去照顧他。這就是女人的無私。在師姐身上美秀姐更深探人生這回事,她在《你的眼我的手》接受許桃生命無情打擊、罹癌的病痛,走過艱澀後煥然一新的人生。美秀姐感嘆地說:「女人要承擔的角色太多了,所以我覺得女人角色比男人趣味很多,更有彈性也更能玩味。」

美秀姐也說自己在男女導演處理「表現方式」的手法觀察到男導演對角色的想像時常是很直接的,譬如今天遇到我的小孩是同志,男導演可能就會覺得這位媽媽應該當場爆發。而美秀姐心裡想的卻又是百轉千迴、經過更多情緒轉折與沈澱,或許只是淡淡的裝作若無其事。

我想女人的細緻,沒有一位男導演比林美秀更懂,她說所有女人角色教會她:「人生就是要面對,不然要怎麼樣呢?」一句灑脫也道出了美秀姐的生活到底,她用更廣闊的心胸去接受、去成就自己身上百納海川的寬容。(你會喜歡:

演戲只有一個字:爽

許多人說林美秀在戲劇界是綠葉變紅花,我覺得她只是一直含苞待放,在哪裡其實都隱隱裹藏花香,只是有緣人才能嗅出她,如同美秀姐無論愛情或是事業都是中年開花,更不凋零。我請美秀姐談聊聊為何能這樣義無反顧地投入戲劇?她談演戲的意義豪邁地回答了一個字:「爽。」

「演戲可以把很多心情抒發掉。我演過其中一部舞台劇當時壓力很大。身為一個演員我們看編導慢慢把故事寫出來、釋放出來、笑也漸漸回來。那真的是只有一個字,就是爽,導演也爽,演員也爽。怎麼哭呀、怎麼恨呀、怎麼愛,都用盡力。」

我想演員的本質就是一種敏銳感受、放大五感的生物。美秀姐在生活裡追求平淡地活、在舞台上體驗無數刻骨悲歡。(推薦閱讀:

不分享悲傷的喜劇角色

許多人以為這樣的林美秀演藝路上一帆風順,事實上她有足足八年的時間都在做伴舞、熬過許多不知道下一頓在哪、連公車都捨不得坐的日子。總是在鎂光燈下不吝嗇放送笑容的林美秀,談起人生唯一最難過去的時刻,她說大概就是媽媽走了的那時候吧。

我們依稀記得第46屆金鐘林美秀拿下迷你劇集女主角時在台上泛著淚:「我要謝謝我天上的爸爸媽媽。」那一刻現場好多藝人都流下眼淚,是因為林美秀進入演藝圈的幾十個年頭他們看在眼裡,更是不捨美秀姐的人前歡樂、獨忍悲傷。「我那陣子只能一直工作、強顏歡笑,只要生活裡出現『媽媽』兩個字我就不行。這些日子過得很長,慢慢就 peace 地度過了。我把她放在心裡面,不開口。偶爾看到一個有媽媽回憶的角落,想起她,就是這樣了。」(延伸閱讀:

美秀姐習慣關起門來、自我療傷,她說這樣的事和別人講只是把負擔丟出去,所以選擇一個人調整、消化。

走過江湖的氣魄:平安就好

在戲裡走過歲月的舟車勞頓,美秀姐對自己的生活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平安。

「什麼事都平安,不要求什麼。愛情我也有婚姻了,事業也很滿足了,一切都希望平安走到最後。明天也要過日子呀、後天也要過日子,擔心太多沒有用的。」

美秀姐說起平安兩個字特別沉、特別令人心安,像是她給自己大悲大喜的人生服一顆安心丸。她說與其擔憂明天哪裡會不會爆炸、公安做的紮不紮實,不如活在此刻。

美秀姐身上帶著一種走過江湖的氣魄,也不回首、也不哀愁,只把不快樂相忘。她是少數越活越年輕的演藝圈模範,我好奇美秀姐怎麼看待年紀?她笑笑說年輕當然好啊,但是心老就糟了。(嘿親愛的:

老有老的滋味:六十幾歲還要演!

「年輕我們就說正妹,老了就說韻味。但說真的要我選擇我選韻味。因為外表是可以改變的,但是內心的智慧不行。」

美秀姐從不覺得年輕是唯一價值,她無論在螢光幕前後都活得越來越有滋有味。「年紀是自己去衡量的,你可以打扮外在,你可以培養內在。我現在剛好活到人生的分水嶺了,那個羨慕年輕與接受未來的心態也不斷在平衡。」

美秀姐不時與自己對話,她常常忘記自己是四十幾歲的人,對美秀姐來說年紀就是一場自己跟自己的遊戲,看你和自己怎麼說,你就如何接受。

我問她想像過自己的老年嗎?「六十幾歲,我都還想要演戲。」美秀姐說年輕有年輕的靈魂,老了有老的滋味,活到老、演到老,就是她喜歡的老化方式。

最後我請美秀姐送給女人迷讀者一句話,鼓勵我們在面對歲月流逝、在年紀的蹺蹺板間勇往直前。

「別迷惘,做就對了,做對了就勇敢走,不對就勇敢拒絕。」

做就對了,按著林美秀的生活哲學,或許我們都會有魄力再對人生勇敢一點。(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