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認識她是在音樂選秀節目,也許你認識她是電視廣告裡哼唱的淺田錠女孩。但如今,苦熬四年的她,是終於發行首張個人專輯的創作歌手吳汶芳,戰戰兢兢、珍惜每一次唱歌的機會。一起聽吳汶芳聊聊她的音樂、她的堅持、以及這份得來不易的美好。(推薦閱讀:行動力是最強裝備!宇宙人:認真做好小事,就是一件大事

「如果我是一朵花,那又為誰而綻放?如果我是一隻鳥,要往何處去飛翔?一顆星星的閃亮,不足以構成一個星相;一棵大樹的總和,集結單一的重量。真理,騰空了孤寂的環境。」---《孤獨的總和》

揮別昨日陰雨濛濛,與汶芳相約這天,是難得晴朗的午後。她一進門時,我最先意識到的是背上那把巨大吉他,我心想這個嬌小的身影,執意馱著音樂夢,走了好遠好長的一段路啊。

因為這路一走,就是四年。四年,夠我們再讀完一所大學,也夠我們釐清迷惘,發展人生另一階段。如今發行首張個人專輯的她,也曾經歷一段想要打退堂鼓的歲月;那些日子早將我眼前這位平凡女孩,磨出不平凡的勇敢。

如果要冒險,做好一切準備再出發

國小六年級就愛唱歌,年幼的她嚮往那時戴佩妮彈吉他的帥氣身影。即便自小就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事,但汶芳並不是個不顧一切,孑然一身追求夢想的浪漫之人。「大三時想過,萬一真要走上這條路怎麼辦?除了打工存錢,規定自己每天三餐不要超過100元。我身邊一定要有一點錢,才敢做一些事。」汶芳笑著調侃自己的未雨綢繆,可在我看來,這正是現代年輕人缺乏的提前準備與思考周全。

為了音樂夢,在台中唸書的她,每週北上《超級偶像》闖關,歷時一年左右,她榮獲當屆第六名。比賽結束了,大學也畢業了,未來一片渺茫。「這樣唱著唱著,我真的可以一路唱下去嗎?」汶芳在大四時,曾考取領隊導遊執照,於是她決定先去應徵旅行社,面試官一下就認出她來:「你是不是有在電視上唱歌啊?以後不唱了嗎?」汶芳心虛承認,當時認為再等下去也許真的不是辦法吧。一個禮拜後,沒想到台北傳來唱片約的好消息,工作應徵也同時錄取「我馬上回電給旅行社說『我找到工作了!』汶芳開心的說著,可聲音下一秒隨即沉了下來。

「我以為接下來的一切都會很順利,結果第一年是對我的觀察時間;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來源,為了讓唱片公司盡快聽見我,我每天要求自己寫一首歌。」但音樂寄到製作部就沒再往上傳,她的歌終究沒被傳進老闆的耳朵。半年後,理性的『未雨綢繆汶芳』又出現了,她做了許多份工作去維持她的生活。在家做手工項鍊,彈吉他的手卻被鐵線所傷流血、到百貨公司臨櫃當櫃姐,撤櫃後又失業,最後到樂器行教小朋友彈吉他;一路曲折,汶芳終於落腳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我很享受,音樂是我在行的事。」但音樂教學始終和唱歌創作不同,唱自己的歌給世界聽,是她的想望。(追自己的夢才快樂:別鬧了!夢想遇到就是賺到!這輩子我只做黃俊郎

後來,一偶像劇《愛的生存之道》正在收戲劇歌曲,汶芳鼓起勇氣自我推薦「我用 FB 敲了主管!說我的這首歌很適合當戲劇插曲喔」那一次,汶芳的音符在外頭繞了好久終於飄進老闆的耳朵。一首《孤獨的總和》超過七百萬人次點閱,讓大家重新認識這個選秀節目出身的女孩:吳汶芳,一個創作型歌手,一個站在屋頂上眺望城市唱歌的美好女聲。


(專輯封面,跑遍城市屋頂拍攝而來)

她的世界孤獨而紊亂,只盼你在聽與唱之間了解

「一個人唱歌,是孤獨的。一個人聽歌,也是孤獨的。當聽的人懂了唱的人,當孤獨加上了孤獨;孤獨,不再那麼孤獨了。」

細聽她的歌,詞曲一手包辦,有她獨特的吳氏少女式幻想。汶芳的創作來自生活,寫歌的時間卻和時下年輕人恰好相反「我的寫歌時間在早上,是六、七點的那種老人作息。」因為城市的晚上是吵雜的,人們夜生活越來越豐富,深夜電視聲、音樂聲、走路關門聲,都會干擾汶芳。「早上起床,前一個夢還能記得一點點,我就可以寫下來。」雖然是老人作息,但這早起的理由非常浪漫吶!

每個人都有抒發的出口、表達自己情緒的管道。汶芳不太會社交,音樂成了她與外界溝通的媒介。憶起寫《孤獨的總和》這首歌,正是超偶比賽之時,汶芳靦腆地看著我說「⋯我是一個不太會交朋友的人,私底下不太會和人說話。在學校都戴口罩,低頭走得很快,下課也都自己一個人。」高雄人的她,北上到台中唸書,六日往返台北參加比賽。沒有家人在旁陪伴,不知道怎麼和朋友相處、也不懂得與比賽隊友交際。

「我一直在這三個地方行走,卻好像沒和任何人有交流」那是她最感孤獨的時刻,於是有了《孤獨的總和》。

「但你想想看,動物不會說話,為什麼牠們會叫、會有聲音呢?」氣氛低沉時,汶芳這話讓我睜大眼睛「所以我唱歌,希望透過音樂找到人與人的共通點;我用音樂圍成一個框框,希望大家走進來,好好認識我」於是,明明內向如她,卻選擇顛覆自己,面向眾人而唱,成為鎂光燈焦點。

孤獨之後是成長,成長之後是別離

大雨洗刷過往熱騰的情感,陽光蒸發遺憾困惑的黑暗,誰拿走了時間,要我們道別?---《凡心》

走向舞台面對眾人而唱,是自我勇敢面對外界挑戰;然而有些成長,卻由不得自己。「其實第一次面對的生死離別是爺爺奶奶,但當時年紀小不懂事,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只覺得像家庭聚會。」問起《凡心》這首歌,汶芳收起笑容說「長大了,面對舅舅的去逝,我哭得很難過,因為他跟家裡的關係是很緊密的。送舅舅離開後,明明很傷心,隔天大家還是繼續努力工作、恢復正常生活;我不懂,為什麼大家都能這麼堅強呢?」說到這,汶芳沒想過自己還是控制不住眼淚「如果隔天再也看不到這些親密的人要怎麼辦?所以我寫了這首歌」

專訪在這裏短暫中止。原來,長大懂事後第一次面對的離別課堂,一想起心仍感疼痛。而如果音樂能夠改變一件事,汶芳希望那會是愛。因為只有愛,才能撫平紊亂、受傷的心;夠堅強的人終將回歸日常,傷心的人更懂珍惜眼前平凡的美好。(日本音樂教父坂本龍一:音樂,讓世界變得更好的信念

「恐懼的恐,去掉工就變成凡心。凡人的心明明是很脆弱的,但大家都知道應該要堅強,日子才能繼續走下去。」《凡心》是這樣的一首歌,一首帶著傷感、帶著思念繼續往前走的歌。

沒有當時的紊亂,哪來美好的現在呢?

一路走來,汶芳面對畢業時的徬徨不安、與人相處的煩惱困惑、追夢時的複雜挫折,她笑說這一切很像《闖關遊戲》這首歌:關關難過關關過。看似年輕的25歲,汶芳早已為唱歌這夢想,走了漫漫長路。我問,如果遇到一樣迷惘的年輕人,妳會給什麼建議?

「對於參加比賽,其實我是很抗拒、很害怕的。」汶芳沈默了一下後又說「但試了才會有收穫,有可能摔一跤,也有可能成長呀。」因為選秀比賽,每個人要在短時間內有所改變、以不同風貌站上舞台唱歌,而且這個改變還要能被大家接受;汶芳坦言當時很擔心迷失自己「唱歌是我自己選的,勇敢面對,才會知道孤獨之後會是什麼。」到這,我們都笑了;是啊,越過妳的孤獨之後,是成長。

「我在北京時看過一本書,叫作《你的孤獨,雖敗猶榮》,書裡寫『孤獨之前是迷惘,孤獨之後是成長。』我覺得很像我;每個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不平凡,要堅持才會讓你不一樣。」因為還年輕,很多面向都可以去嘗試,試了才可能有不一樣的結果。(女力領導專欄:卓越之前,需要忍受的是孤獨

專訪接近尾聲時,看著眼前這位看似安靜實則活潑、挺有想法的女孩,我想起《最美和聲》張杰說:「她的聲音,雖不一定可以為大家去摘天上的星星,但她能帶大家去有星星的地方。」此刻,我正聽著她的歌。

一直以來,她都想用她的音樂,為大家帶來一份美好;四年,從未澆熄她對音樂夢的想望。於我而言,追夢之人,總是閃亮亮的,吳汶芳是個又矛盾又美好的難得存在。未來的路依然很長,希望她繼續用倔強韌性的一顆心,勇敢對話、勇敢歌唱。

「如果你看到很冷靜的我,是因為在害羞;如果你看到很瘋癲的我,是因為我想跟你當朋友。」- 吳汶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