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反課綱學生自殺,是整個台灣的哀傷,整個世代的悲鳴。反課綱何以造成年輕學子斷然結束生命,以犧牲舉動投下社會的震撼彈。讓我們靜下去聽,這些人爭取的並非己利,而是台灣共同歷史。(推薦閱讀:


反課綱學生30日晚間翻入立法院抗議,許多聲援者支持反課綱訴求。(曾原信攝)

在發生反課綱林姓大學生自殺事情後,更是激怒抗議民眾,30日晚間教育部前聚集上百名反微調課綱的民眾,以年輕人為多,許多還是學生,不過也有年長約60、70歲的人到場,許多人就在街頭討論起自己的觀點,記者隨機街訪幾位聲援者,有的是來悼念亡者,有的支持退回課綱,有的則認為未必要退回,但至少教育部長吳思華應該出來與民眾溝通,當中的許多人都談到歷史應符合在地的主體性。

歷史系學生:教育部不該干涉學生意志

現場歷史系大學生表示,今天是在 PTT 上看到集會的相關訊息,是來弔唁往生的林同學的,他認為,教育部不該用官方、非官方的力量來強迫學生,壓迫學生的生存空間,他提到,就連高職校長都去林姓學生的家中「摸頭」,他認為,學生要做什麼樣的表示,應是學生的自由意志,教育部不該干涉,尤其課綱已經被法院認定為違法(指經台灣人權促進會提告,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敗訴)。

這名歷史系學生認為,中國史在高中歷史教科書中占的單元已經非常夠了,以高中生總共6冊歷史教科書,2冊選修,另外的4冊中,就有1冊是完全在講中國史。該名大學生也表示,對於林同學用結束生命表達訴求的行為感到遺憾。(同場加映:


反課綱學生在突圍行動中受傷,身上都是鐵勾刺傷的痕跡。(曾原信攝)

教育系學生:要講究台灣主體性

另一名現正就讀教育系的大學生表示,關於課綱中意識形態的操縱,雖然只是細微用字,可能在教學上沒有太大差距,但細微用字就可以看到課綱編排的人在想什麼,他說,「現在講究台灣的主體性,雖然中華民國憲法明定台灣屬於中華民國,但大家事實上都知道我們是台灣人,we born in Taiwan, We live in Taiwan, We are Taiwanese(我們出生於台灣、住在台灣、我們是台灣人),所以我們認為,就算要以中國史觀為中心,還是要原始的呈現台灣史的面貌」。

這位教育系的學生還說,他對於課綱問題很有感,在與朋友交換意見的過程中,討論到教育其實是一種建構的力量,他說「如果連建構力量都被政治操縱的話,就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評論這個國家了」。(同場加映:風傳媒 - 卡片新聞 - 8張卡帶你了解課綱微調到底在爭什麼

台科大退休教授:應沿用舊課綱

一位台灣科技大學退休林姓教師,晚間也到場聲援學生,他認為應沿用舊的課綱,因舊課綱沒有爭議,此外,林認為,教育部應該是保護學生、幫助學生學習的,不是來壓迫、灌輸學生的,他認為,學生在現場的訴求合理,吳思華應下台。

林老師認為,歷史的事情應該要符合這個地方的主體性,他舉例,以台灣的歷史來看,從荷蘭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鄭成功、滿清、日本、國民黨政府來台,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主政者,微調後的新版的課綱就認為對岸才是正宗,以前來過台灣的人都是來殖民的,等於後面的人來搶前面人的歷史,「但對岸是後來才出生的」,他說。

林老師也認同,吳思華凌晨應該要出面,不應該讓眾多年輕人這麼晚還在街頭,更認為吳沒有擔當、應當下台面對。

本文授權轉載自風傳媒,原文〉〉聽聽反課綱的聲音:歷史應符合在地主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