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反課綱行動延燒至今,教育部和學生間的溝通依然沒有共識,今日上午,卻傳出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發言人林冠華在家中燒炭自殺的悲愴消息。這幾天,吳思華、周行一兩位政大校長,讓台灣教育官僚現象越來越浮上檯面,來想想究竟為什麼,他們會成為討厭的大人?(同場加映:心理師聊「自殺」:他們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認痛苦存在

遺憾!反課綱微調 高中生發言人燒炭亡」。星期四上午,我無法平靜的工作,因為10點44分這則蘋果即時新聞讓我眼淚就快掉下來。我心裡想的是,是怎樣的無奈,是怎樣的憤怒,是怎樣的無能為力,會讓一個20歲的年輕人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只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據了解,死者是反課綱微調北高發言人。警方初步詢問家屬,死者昨天參加教育部微調教綱的會議,回家後感到心情不好,沒想到關在房間竟然尋短,家屬難過得幾乎說不出話,警消已通報社會局、衛生局協助處理。」

小蝦米對抗大鯨魚,小蝦米無力抵抗了,大鯨魚卻還在笑著呢。

從2014年初微調高中國文、社會科課綱開始,教育部的舉動就爭議不斷。這份課綱微調版本,是由十二年國教小組表决後直接公佈施行,在程序上本來就有非法問題,並早已經在2015年2月被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判決敗訴,教育部長吳思華卻仍然堅持在8月強行上路。


教育部長吳思華(圖片來源

而面對高中生、老師們的質疑和一連串行動,吳思華嘴上雖說願意溝通,行為卻一直和嘴巴對不起來。回憶起6月9日,第一場針對課綱微調的座談會在台中一中發生,但吳思華卻從一開始就避重就輕,從側門進入台中一中,在座談會期間也不正面回應學生問題,甚至用官僚式的口號,請學生「一起寫歷史、一起寫教科書」、「為未來教科書努力」。

座談會變成說明會,說明會成了摸頭大會,這樣的教育部長,是什麼教育的典範?

7月24日凌晨,反黑箱課綱學生突襲闖入教育部,不僅學生遭警方逮捕,連前往採訪的記者都一度與外界斷了聯繫。事件結束後,吳思華竟說「有警察說,學生口供說是被記者教唆闖入」、「非法行為,堅持提告」。紀錄片導演李惠仁對此表示:「高中生這樣大規模被抓,這個國家不是瘋了是什麼?你們是用這種國家暴力來對待他們?」當上對下的權力關係被用到極致,擁有權力的嘴臉吃相難看又不擦嘴,年輕人的絕望,就是深到谷底了。

對這一連串抗議行動和教育部的處理方式,我只又再次看出一個令人難過的事實。為什麼每當學生、年輕人有話要說,我們就突然「失去了獨立思考能力」、「被教唆和煽動」?為什麼你們就是不相信學生有獨立思考能力,或是,你們就是因為不希望學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要用霸王硬上弓的方式「微調」課綱?

這是政大前任校長吳思華的故事。而前幾天現任政大校長周行一的談話也讓人匪夷所思。

同樣從去年開始延燒的「教學助理納保」議題,終於在今年6月有了結果,教育部發函到各大學要求在104學年度前完全所有行政作業,沒想到,繼台灣師大以財務狀況無法負荷為理由停止招收教學助理後,政大也選擇走上這條路。因為此舉引發學生抗議,周行一在28日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提到政大校訓是「親愛精誠」,希望大家一直以這樣的校風為傲。



(圖片來源

「我(周行一)期待有一天,如果同學們願意,即使沒有實質的金錢收入,但大家仍然願意爭取主動為學校服務,因為財富真的不只是金錢而已。」整封信看完,周行一表面上和全校同學親切問候,實質暗示教育部這項舉動不但不會讓學生受惠,反而會造成更大的損害。另外,我只想問,如果今天當校長沒有收入,誰要先帶頭示範主動跳出來為學校服務?

我即將在9月進入政大讀研究所了,但我卻眼看著前後兩位政大校長,不斷展演著討厭的大人的形象。台灣社會的世代鴻溝難道還不夠大嗎?是什麼原因讓你們要成為這樣討人厭的大人?你們站在湍急溪流中的一顆大石頭上,卻用手拼命把別人的頭壓進水裡,因為石頭太小了,你們深怕讓別人上來,你們就摔下去了。

我心中的教育樣貌,應該是一個刺激思辨的過程,一個開放討論的空間,一個能接納各種不同聲音並且促使改變發生的場域,而不是一種「我給你什麼你都要吃掉」的傲慢,甚至演變到現在扼殺一個年輕生命的悲劇。想讓學生像海綿一樣不斷吸水學習,也要給海綿一點反彈的機會,沒有彈性的海綿,只是一團無用的發泡產品。有反彈的教育,才是我心中理想的教育模樣。

可是,討厭的大人啊,你們卻在一個什麼都有的位置上,不讓別人也爬上去,然後用一種傲視群雄的眼神,繼續執行腐敗的教育模式、惡劣複製世代和階級的差異。此刻,我憶起鄭南榕的那句話:「坐船心態與深耕心態。這裡不是一條船,這裡是固定在地球上的土地。」致討厭的大人,很抱歉,如果台灣是你們的船,請你們放手,因為我們把台灣當家,請你把它還給我們。

補充

1. 課綱微調主要爭議:

國文科課綱中,文言文比例提高,白話文減少,而社會科則包括淡化白色恐怖及228事件、將「台灣」和「中國」改稱「我國」和「大陸」、「日治」一詞改為「日據」⋯⋯等等,引發許多學者和學生不滿。教育部堅持不肯公開檢核小組成員名單及會議內容紀錄,臺灣人權促進會提起訴訟,2015年2月12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一審,根據《政府資訊公開法》,判決教育部敗訴,教育部長吳思華認為此次敗訴與課綱微調內容無關,堅持在8月實施新課綱。6月初,高中生展開串聯行動,逾200高中職學校的學生社團站出來反台灣高中歷史課綱微調案,並展開多次行動與教育部對話。(資料來源:臺灣高中歷史課綱微調案高中歷史課綱微調 爭議大事記

2. 教學助理納保主要爭議:

學生兼任助理到底是打工還是學習?學生助理在大學校園內的勞動權這幾年在各大學、教育界吵的爭論不休。今年六月勞動部長陳雄文已宣布:「學生兼任助理也具勞雇關係」,勞動部與教育部共同頒佈「專科以上學校兼任助理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等相關辦法,各大專院校應比照規定辦理,將學生兼任助理及教學助理比照勞動權益,全面加保勞保、健保。然而近日卻傳出,師大將在新學期全面取消教學助理(TA),200多名學生工作將不保;政大也將暫停排班工讀生,影響上千名學生工讀機會。(資料來源:師大全面取消TA 學生工讀變深度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