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工作你能聯想出什麼關鍵字?如果只是痛苦、厭倦,換個方向思考這份工作對你的意義吧!你只是在做一份「該做的事」,還是讓這件事能由你來做而發揮價值?一起練習把工作當作一種創作。(推薦閱讀:

你在工作還是做作品?

以前當文案,有個額外的工作,就是報名國外廣告獎項時,發現他們在報名的項目都寫 work,一時不太明白。

後來,在讀《聖經》時,也發現有段經文說「我們原是上帝的工作」,覺得不太通順,但若是翻成「我們原是上帝的作品」,就好像比較懂了,也比較會珍惜我們自己。

曾經連續幾年拿到全球風雲廣告代理商的 BBDO 的牆上,甚至還大大寫著 work!work!work!那時我還想說老闆只知道逼迫員工工作嗎?原來不是,是公司在鼓勵大家要產出作品,作品代表一切。(延伸閱讀:

Work 在我們中文裡雖然翻譯成「工作」,但其實也是「作品」,只是我們常常只想到「工作」,而沒想到「作品」。我們平常是不是也常這樣呢?只想到要「工作」,沒想到要「作品」?

辛苦工作和痛苦工作?

工作之所以那麼重要,是因為可以讓我們交換到金錢,於是,我們犧牲,我們忍耐,因為工作嘛,工作本來就很苦,我們要付出代價,才拿得到錢,才拿得到別人也是辛苦賺的錢。這樣的思考,或許沒有錯,但可能也沒有對。(開始有人意識到,我總是提出一些看似白痴的問題了吧?但從邏輯的角度看,假使我們同意我們不是存在於一個二元悖論的世界裡,那麼只是沒有錯,並不代表一定對哦!)

我的意思是,工作當然要付出,但是不必然一定要痛苦,甚至在講故事的世界裡,可能多少要經歷辛苦,但不一定很痛苦,甚至我敢保證,在你講出好故事的同時,你自己是享受到聖靈充滿,自己成為一個比平常的自己更好的人的一種出神入化、超凡入聖的痛快感。

我想,那種痛快,那種暢快,應該不會很令人厭惡、討厭、壓抑,或者想逃避,你應該會上癮。

剛入行時,我跟大家一樣,要去各大外商廣告公司 interview,也不是很順利,應該說大多不順利,除了智威湯遜和奧美以外,其他的外商,我幾乎都被刷掉,沒有錄取(唯二錄取我的這兩家在當時卻是最強的兩家,真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優秀還是孱弱?)。當時李奧貝納廣告有位英國的創意總監叫做 Gordon,在拒絕我的時候,我請他給我一個建議。(同場加映:

他說:「如果有一天你起床,發現你不想做廣告,那你就不要做了。」

這句話,其實後來影響我很大,如果你發現你並不想講故事,那你還是就不要講了,因為你會浪費別人的時間,也浪費你的生命。

你一定得是因為很想講,有個很棒的故事,才會有人願意聽。如果你只是把講故事當做一個不得不然的工作,對不起,feedback 也會清楚得像在大太陽底下,你的陰影會很明顯,你的故事不會打動任何人,就算你假裝,也只能騙到自己。

人們不會因為你的工作很痛苦,而給你錢,但會因為你的工作很痛苦產生不了好作品,而不給你錢。

那怎麼辦呢?

其實,也很簡單,只要你開始把你的工作,當做是做作品,你就會感到開心,你就會覺得付出是創作的一部分。回想你小時候的畫畫,你不會因為要調顏料而跟老師抱怨,你不會因為要趁著光影沒變化前趕緊動手而嘆氣,你可能會覺得畫完後要洗筆有點麻煩,但你不會因此不畫畫。當然,如果你會因此埋怨,你也不會成為畫家。

當你想做作品,你就會開始有作品,你才可能有作品。

更有趣的是,現實如我們,卻常常沒有意識到,如果我們不單是工作,而是創作出作品,可能可以讓我們交換到更多金錢。

詩意,讓人不失意

有趣的是,在希臘文裡的「工作」和「詩」還是同一個字源,你會想用「詩」來形容你的工作嗎?

我自己在每個工作裡都會試著找到一些意義,要是沒有,一定是我的錯。而且這錯,可能會對不起很多人,但最對不起的是自己。工作通常因為我們的時間有限,所以只能完成;但作品就不一樣了,作品只分成「好作品」和「更好的作品」,沒有最好的作品。

那是一種態度,當你意識到你在做一個作品時,你會耐煩,你會敢於開口,你會去搭訕你平常生活裡不會接觸到的人事物,你會很容易肚子餓,你會很想吃點故事進去,你會想要再試試更有意思的故事說法,因為那是一個作品,而不只是一個工作。(推薦閱讀:

甚至,它可能是一首詩。

再問一次,當一天工作結束,你拖著疲累的身軀,回談想著今天的努力成果,你會說你完成了一首詩嗎?

上帝說,我們是他的作品,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首獨特的詩,而作為一首詩的我們,沒有道理會沒有詩意,沒有道理不能讓我們的工作沒有詩意。

如果你肯讓你的工作有那麼點詩意,我總相信你應該不至於失意。

詩意,不會讓你失意。

讓工作變成作品,最好是一首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