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社會總是避談「死亡」議題,但是只要是人,總會遇到過不去的時候,或許我們也都想過「死亡」能不能是逃避的方法?除了太過於正向積極反倒給人壓力的「多想三分鐘,你可以不用自殺」口號外,或許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誠實地聊聊死亡,談談自殺。聽聽心理治療師 Chloe Wu 怎麼說。

親愛的,最近有個大學生私訊留言,我想這是個很好的機會,讓大家更認識心理學上怎麼看待「自殺」這件事。(已徵求當事人同意刊登與回應)


圖片來源:來源

留言如下:

「大家都說,有困難要說,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所以對於自殺大家都是賦予一個錯誤、不贊同的立場。

但我反而覺得自殺沒甚麼理由反對的,我覺得自殺可以解決的問題很多,欠錢自殺就沒有問題了、生病自殺就沒有病痛了、吸毒自殺就少了社會傷害也不用痛苦、經濟壓力課業壓力很大自殺就也通通沒了,就像吵架的兩個人,只要一個人先離開架就不會繼續下去了。

有人說自殺只會帶來更多的問題。我想想自殺會帶來甚麼問題? 

1. 身邊的親朋好友會很難過很難接受,剛開始每天哭後來一週哭5天、一週3天、最後變1年一次,這傷痛會存留多久?隨著時間情緒被沖淡就忘了,這樣比起當事人在生要面對的痛苦差了多少? 

2.社會影響,大家看到了新聞,好傷心喔,好可憐,怎麼這麼傻,好害怕,過了5分鐘,哈哈哈這個藝人說了無腦的話,也是一下子就忘記了。

我在想其實自殺,也何嘗不是一種方式?」


圖片來源:來源

回應:

親愛的,自殺的確是一種解決的方式,然而我們要去理解的,是為什麼要自殺,以及為什麼要選擇自殺。

前些日子我才帶著學生討論「自殺」的議題,首先讓大家去思考什麼情況下會讓人想自殺。

考試的壓力、經濟的困窘、逃避難以面對的問題、疾病纏身、報復心態等等,而這些堆疊在他們身上的壓力,最後演變成難以掙脫的痛苦,而痛苦讓他們相信,只要結束生命就可以結束痛苦。所以有這樣的說法是,真正自殺的人,要結束的是痛苦而非生命。

然而我們常常說,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何等寶貴,想想你的家人、朋友孩子們等等,這對渴望結束痛苦的人而言,只會更加痛苦,因為多數的他們因為面臨困境,已經難以面對親友,甚至有些情況是,親友本身就是他們的痛苦來源,生命對他們更是沒有意義與價值了,又怎麼能珍視生命?(同場加映:面對過死亡,所以更認真過活

所以,自殺對他們而言,是一種解決的方式,一種結束痛苦的方式。

然而華人社會總是忌諱談死亡,對於有人想結束生命時,往往引動身旁的人對於死亡的焦慮感,而焦急地停止或者斥責想要結束生命的人,這往往無法真正幫助到渴望自殺的人。

因為他們真正需要的,是有人真的理解他們陷在水深火熱中(即使多數人很難真的理解),是有人告訴他,他真的沒有想太多,是有人告訴他:「對,現在對你而言,自殺是你可以想到的解決方式。」接著在理解之後,陪他找出痛苦來源,降低痛苦指數,提高對他的支持性,讓他知道身旁有人可以知道他不只是無病呻吟,讓他感受到他可以被支持被協助。想自殺的人,往往都求救過,並非是沒有勇氣求救的人,而是在求救的過程中,他受到什麼樣的方式對待跟回應。(推薦閱讀:「身為出櫃同志,我從小最不缺的就是霸凌」想像五年後,我才活過來

然而一般情況下,多數人都難以承接他們的情緒,或者當他只是開玩笑的覺得生命不可能向他說的一樣苦得不能忍受,而不當一回事,又或者別人會用比較痛苦的方式,告訴他誰誰誰比你可憐多了,你那算什麼的方式,再度「否認」他們身上痛苦的真實性。所以,請不要比較痛苦,因為痛苦是主觀的,無法真的因為比較而減輕,只會因為比較而更自責,或覺得更自慚形穢而已。

因此親愛的,當你身旁有這樣的人,也請不要逼著自己去承接他們的生命之苦,因為他們的苦需要被一整個更完善的療癒系統來承接與轉化,才會是有效的,你只要當那個守門人,引介他們到適當的機構,並且通知他的家人,因為在法律上,只有家人可以讓他們強制就醫,進行適當的醫療處理。而如果想要自殺的人,只是透過自殺的手段喚起注意,則強制就醫就有嚇阻的作用,因為以自殺來要脅或控制的人,仍有一定的比例。(同場加映:紀念又一個天使的離去:這世界的痛苦,我們一起承擔

再來自殺本身影響最大的,仍是他們的家人,而這件事將可能成為家族永久的創傷,或者永恆的羞恥。他們離開後,家人被留下來,我們有個特殊名詞叫「自殺遺族」,而遺族們往往有著許多強烈的情緒,包括憤怒、悲傷、被拋棄、罪惡、羞愧等等,錯縱複雜的情緒,而這種複雜的程度,並非在時間的洪流中就輕易沖淡的,因為自殺的人容易成為家中禁忌談論的話題,因為大家都不願意再經歷一次憤怒、悲傷、被拋棄、罪惡、羞愧,而使遺族更難在哀傷中平復。

然而家族中的自殺,並不會因為時間的流動而恢復平靜。當家族無法正視這件事與談論這件事情時,所有人掩蓋下來的強大情緒,容易導致身心上的疾病。也因此我們常看見有自殺史的家族中,往往家人容易產生精神上的狀況,這跟情緒是否能疏通很有關係。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自殺會模仿與學習,當家族有人選擇用這樣的方式結束痛苦而自殺時,很容易就會再有人透過結束生命來讓自己不再有痛苦,因此繼續擴大家族中的創傷與負面情緒。

我曾經也有這樣的疑惑,如果生命這麼痛苦,那結束生命又有什麼不對?

親愛的,在我們渡過人生的最最最低谷時,就只能往上爬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過人生的低谷,而往往從中掙扎著爬上來的人,能帶給社會更多正面的力量和影響力,因為他懂在谷底的痛,他懂得自己的渺小與謙卑,他懂得感恩他一路走來,他會變成浴火鳳凰般的,讓更多受苦的人獲得幫助。(推薦給你:對待他人,你用的是同理心還是同情心

所以,你永遠不知道,現在你可能只是一句鼓勵跟支持的話,你可能只是一個引介或預警,就讓正在經歷低谷的人出現一絲曙光,而你正因為這樣的善念與善舉,像蝴蝶效應般的影響著社會。

願你我都成為他人低谷中的正向推手,也願你我在低谷時,都有即時協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