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幾歲,你正要脫去穿了十幾年的學生外衣,終於要成為一個社會新鮮人。這之間你會有許多迷惘與不安,你會害怕自己不夠優秀,寫給每個人初踏社會的「第一步」,讓我們一起來讀讀給新鮮人的一封信。(推薦閱讀:

大學畢業時,我認為只要努力、表現傑出,就能讓每個人刮目相看。我搬到紐約市東村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住下來,專注於――好吧,應該說是沉迷於――我的未來。我寫下一份目標清單,甚至把它釘在浴室門後,每次上廁所時都可以緊盯著那些我想完成的事情。

一年後,我申請到羅德獎學金到牛津大學進修,當時我正在紐約市政府為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效勞。他為我舉辦了一場記者會,宣布我榮獲獎學金,並邀請我家人和大學校長光榮地坐在前排,共享喜悅。隔天,紐約《每日新聞》(Daily News)的標題刊登:「市府終於出了天才」。大學母校在招生簡章中也大幅刊出我的相關報導。於是我負笈英國,攻讀政治學。

看起來很厲害,對吧?只不過故事並未就此結束。在英國,我並不開心,也交不到好友。一年後,我輟學了,搬回老家,和困惑不解、時而憤怒的父母同住。沒人了解我為什麼會放棄羅德獎學金。大學校長說我讓學校蒙羞,我覺得很丟臉,把自己關在幼時的房間內,鮮少外出。我坐在鋪著地毯的地板上啜泣,看著運動獎杯積塵蒙灰,整個人感覺也快長蜘蛛網了。 我很快就發現,用功讀書及努力工作讓我達成目標,卻忽略了內心的真正想望。我的自尊已經和「累積成就」、「贏得好評」緊密交織。一旦我不再成功,自我意識也隨之破滅了。「我不知道我是誰了」,我一再對朋友這麼說。(延伸閱讀:

雪柔在這本書裡提出一個強而有力的問題:「如果你毫無畏懼,你會怎麼做?」回想那段坐在房間地板上的日子,我知道那是一種恐懼,而且那感覺持續了很久。

我的故事並不特別,如今我指導的許多學生也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更多的學生需要知道,踏入社會時感到心慌、擔憂、納悶,都是很正常的反應。身為女性領袖培育協會(Girls Leadership Institute)的共同創辦人,我鼓勵她們接納這種不安感,以自己的方式培養領導力。 現在我該怎麼辦?

我收到很多令應屆畢業生感到恐慌的問題,但是那些問題歸結到底,其實都是同一件事:「現在我該怎麼辦?」我跟她們解釋,感到困惑是很正常的,二十幾歲的人生向來混亂,過程往往痛苦。她們期待聽到我進一步闡述,當我沒繼續說時,她們感到失望,又繼續追問:「你只要告訴我該怎麼做就好了。」(你會喜歡:

那個問題其實就是癥結的一大部分。當我們走出校園、踏入職場時,我們不太需要聆聽他人怎麼說,我們更需要聽的是自己的心聲。其實,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下一步,像天造地設的愛情那樣等著你。為什麼我們還要苦苦尋找呢?為什麼還期待別人告訴我們怎麼做呢?

可惜的是,很多年輕女性並未受過傾聽心聲的訓練,外界灌輸她們的觀念是:你必須想盡辦法脫穎而出,有一條「正確的道路」可以邁向成功。沒錯,走在那條路上可以得到許多鼓勵,但是我們的內在心聲也會遭到突襲。我們需要聆聽心聲,以便幫助我們了解與展現感受,坦然面對失敗,直接因應衝突。心聲有如羅盤,它會幫你找到「現在我該怎麼辦?」的答案。

現在我可以坦承,我從來就不想去英國攻讀政治理論,我只是想成為羅德學者――只是想贏得獎項,讓人肯定我很特別。當初我要是能夠誠實回答「我真的想到英國研究已逝白人寫的論文嗎?」那可以省去很多的不快。要是我當時傾聽了自己的心聲,應該會做出不同決定。

打破規則

很多學生努力追求完美,想擁有高不可攀的三冠王寶座:品學兼優、多才多藝、魅力過人。這讓她們飽受壓力的困擾1。然而,就連追求完美時,她們也牽制了自己,迴避可能有損其亮麗形象的機會和挑戰。她們要確定答案正確無誤後才發言,不敢選修有趣但艱難的課程或追求不一定能達成的目標。為了維持完美無瑕的記錄,甘願放棄學習與成長的經驗。當教授、家長、生涯諮詢師紛紛警告,脫離「正確道路」可能導致人生失意、不幸福時,又更加深了她們追求「正確道路」的執念。(你會喜歡:

這些訊息,再加上自然產生的困惑,讓一些應屆畢業生亂了陣腳,也就是所謂的「大四耳光」(senior year slap in the face)。這時你發現自己你必須單獨做決策,承擔後果:萬一那份工作無法達成我想要的目標怎麼辦?萬一我找不到工作怎麼辦?萬一我討厭研究所呢?萬一我做錯決定呢?這些問題之所以出現,並不是因為我們無路可循,而是因為我們以為只有一條唯一的道路。不確定性應該是刺激好奇心和思考,但是在此情況下卻激發了恐懼。

學習接納不確定性是自我發現的第一步。為了找出屬於自己你的路徑,你應該開始傾聽內在的心聲,了解自己你的想法和感受、你真正在乎什麼。你不需要馬上找出熱情與人生志業,那通常需要時間的醞釀,但你確實需要避免自己成為人生的過客。

很多女性習慣了性別規範,難以鼓起勇氣冒險、暢所欲言。社會教我們先迎合他人,再取悅自己,導致我們與內在的心聲更加疏離。積極傾聽真實感受並非與生俱來的能力,而是需要練習的。幸好,這些技巧就像肌肉一樣,愈常使用,會變得愈加堅韌。(推薦閱讀:

以「正眼看人」為例,不是每個人都能自然和人目光相接,有些文化認為,那樣做不太禮貌。很多人需要努力練習,天天做才會習慣。有時我們心情好,雙眼可以直盯著對方;有時又突然失去勇氣,刻意迴避目光。練習是讓我們熟練的唯一方法。

你正在想什麼?

讀到這句話時,你可能聽到腦中浮現一個聲音,也許它是說:「我餓了。」或是「我想看一下我的臉書。」這些都是掠過我們腦中的真實想法。仔細聆聽這個聲音不表示你瘋了,而是你注意到內在發生了什麼事。 多年來,每當我認識新的人,總是立刻想和他或她成為朋友。我經常微笑、發問、自嘲。但是某天我突然想到:我從來沒停下來自問是否真的喜歡那個剛認識的人,就以為讓對方喜歡我是我的任務。一旦我開始注意到自己的感受以後,我的行為就變了。在交友方面,我變得更加深思熟慮,那也為我劃清更好的界線,減少了麻煩。

你內在的心聲說了什麼?在你開口前,先幫你修飾想法嗎?它說「我已經受夠了朋友約我見面老是遲到」嗎?它說「別再打斷我的話」嗎?它說「你其實對眼前那個男人沒興趣,反倒你對他旁邊那個女孩比較有興趣……這表示你是同性戀」嗎?(最後那句肯定是我的想法)。想法會驅動行動,如果你不仔細聆聽,可能會讓別人來驅動你的行動。 相信我,當你愈常仔細聆聽時,那個聲音會愈來愈大。最近,我上班時,順道去了老地方買咖啡,我是那裡的常客,所以享有折扣,但是那天店員忘了,多收我幾毛錢。當下,我的直覺反應是算了吧,就別提了。我不希望對方覺得我很嚴苛或愛計較,但是我聽到腦中隨即響起另一個聲音:「不是應該是一塊二嗎?」我的嘴巴跟著重複了一遍……對方一聽,馬上道歉,找回多收的錢。

這是個再平凡不過的例子了。我的用意就在這裡,你可以在最平凡的時刻練習聆聽,然後說出那聲音。也許是在餐廳裡更換點餐,或是找室友們坐下來談她們忽略已久的雜務。(傳簡訊或是把紙條貼在冰箱門上不算數,你必須說出來)

每次聆聽內在的心聲,接著採取行動,就是在鍛鍊肌肉,養成習慣。這樣一來,當老闆給你年薪三萬五美元,你想要四萬美元時,你已經準備好說出來了。當你練習到這種狀態時,就更往你自己真正想過的人生又邁進了一步。(你會喜歡:

跨出第一步,別老是想著一次攻頂

當夢想逐漸成型,切記,有堅定的抱負是好事,但是給自己不合理的壓力就不妙了。

有句名言說:「每天做一件你害怕的事。」這我可受不了。別讓這類似是而非的言論阻礙你向前。有誰希望自己每天被嚇得半死?改成「每天做一件讓你有點緊張的事」呢?我知道這句話唸起來沒那麼順口,但是有意義的改變正是這樣發生的。

二十多歲的嘉里絲夢想開一家麵包店,但是沒錢創業,也不想為了存錢邊念書邊利用週末兼差。於是,她白天上班,晚上每週兩天在紐約市的一家麵包店裡實習,漸漸地朝目標邁進。

現在的你有什麼目標?如果整個目標感覺太遠大了,不妨試著把它分成小階段,逐步達成。小目標比較好管理,可以免除焦慮、完美主義、自卑等等阻礙進步的毒素。如果你不敢在職場上大膽直言,但知道那是成功必要的,以下是一些可行的第一步:

• 列出大膽直言的所有優點。花點時間認識同事,如此一來,你大膽直言時比較不會焦慮。 • 和上司談談你想大膽直言的目標。 • 在說出來之前,先寫下來。 • 和比較熟悉的人練習大膽直言,例如父母、朋友或信賴的同事。(推薦閱讀:

決定小目標以後,訂出日期和實踐的時間。當你採取這些小步驟時,會變得更有自信,也更放心。一旦覺得舉手發言的時候到了,你就能辦到。 另外,多多仰賴同儕,即使他們的目標和自己不同也沒關係。這些人不見得要是你的導師,也不見得要知道他們的下一步是什麼。他們只需要像你那樣嘗試,能夠提供意見與鼓勵,幫你跨出下一步就行了。

最糟會是怎樣?

當你害怕冒險時,自問兩個問題也很有效:「最糟會是怎樣?」及「我能接受那種情況嗎?」對多數人來說,做最壞的打算可以減少風險的神祕感。以大膽直言為例,最糟的情況可能包括:「我說錯了」、「我講的方式不對」、「別人會評斷我」。

這些都很有可能發生,因為每個人都可能遇到。把焦點放在負面結果上,只會讓人更加恐懼。說錯話並不表示你笨,而是表示你嘗試過了。你也應該花點時間思考最好的情況:你說對了,清楚表達個人的想法,也解決問題或幫助團隊。

焦慮就像廉價的外帶餐,是踏入社會後的常態,即使是看起來老神在在的同儕,也有焦慮的時候。感到害怕不需要手足無措,開始聆聽內在的心聲不需要先知道這輩子想做什麼,甚至不需要知道今晚想做什麼。 有些經驗很辛苦,但熬過去是值得的;有些經驗只是單純地不適合你。如果你感到悲慘,受盡了折磨,那就放下離開吧,但是不要像我以前那樣,坐在臥室的地板上哭好幾週,別因為人生轉錯彎而懲罰自己。歐普拉最近在畢業典禮演講時提到:「世上沒有所謂的失敗,失敗只是人生想要我們改走其他的方向罷了。」(推薦閱讀:

你可以舔舐傷口,哭腫雙眼,再重新上路。當我們擔心別人怎麼想時,就忘了自己的主張;當我們尋求他人的認同,想要事事追求完美時,也疏忽了內心的羅盤。我們常誤把外在形象看得比真實自我還重要。你應該持續傾聽內在的心聲,繼續在自己的道路上邁開小步。

我在南非的一所高中演講時,第一次提起我放棄羅德獎學金的事。(沒錯,我很怕公開提起那件事,所以跑到地球的另一端才敢說出來)演講結束時,大家沉默了半晌,接著學生及家長都站起來歡呼。我才終於明白我的經驗不是該隱藏起來的錯誤,那也是我挺身而進、追求真實自我的開始。

 

更多勇往直前的建議,都在《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

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  分享會】

這一次,為自己挺身而進!女人迷與天下雜誌出版攜手合辦,邀請到女人迷共同創辦人張瑋軒以及薰衣草森林創辦人林庭妃分享, 想告訴全天下的女人,妳,就是改變的起點。來一場台灣版的挺身而進吧!

活動時間:2015/5/8(五)19:00-21:00(18:30 開放入場)
活動地點:金石堂城中店(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19號)

本次活動採免費報名,席次有限,請事先報名:報名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