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採訪知名音樂人鍾成虎時,他形容:「年輕人的迷惘是種必然。」而來自大陸的作者东湖的尾巴寫下這篇文章,年輕的時候,為什麼我們會迷惘?或許迷惘正是我們認識世界、認識自己的最好契機。或許並不能得出解決迷惘的標準答案,但至少可以讓你明白,你並不孤單。(推薦閱讀:敬有點迷惘彷徨的二十幾歲

自從上次我無心插柳地寫了這篇《你不是書讀得少,你是經典讀得不夠》之後,竟然收到一些人的簡信,向我請教有關讀書、思考甚至是人生的問題,大部分是剛大學畢業的年輕人,我很汗顏,因為對於這些問題,我也在苦苦的思索,給不出什麼良策,但每一封信我都認真回复,談自己的一些看法,並不指望能給他們帶來多少實質性的幫助,只是希望他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像你我一樣的年輕人都在經歷著迷茫,別擔心,我們都不孤單。

每一代年輕人都有著自己的迷茫,歌德如果不迷茫大概不會寫出《少年維特的煩惱》,梁啟超如果不迷茫,也不會反复推翻從前的自己,找尋新的方向,喬布斯如果不迷茫也不會隻身跑到印度求佛參禪,然後創立蘋果帝國,改變世界。(推薦閱讀:他們二十幾歲在做什麼?偷看世界領導人的年輕歲月

時代一直在變,年輕人的迷茫也在變,不變的是他們都將經歷迷茫,年輕的時候不經歷迷茫,這迷茫終有一天還會找上門來,哪怕是臨死前的一天。所以年輕人,我們注定要經歷迷茫的,坦然寬容地去看待自己的迷茫,不需焦慮,上帝給了我們時間與青春,當然也會給我們迷茫。

年輕人的迷茫蘊含著世界上最大的可能性,也是這個世界長出新物種的綠色原野。我們年輕人的迷茫是這個時代的希望,這是年輕人為社會發展付出的代價。這絲毫沒有拔高年輕人的企圖,這本就是年輕人這個群體的應有之意。

先看看屬於我們這個時代年輕人的迷茫。

有朋友給我留言說:現在社會發展很快,經濟與科學日新月異,必然也會帶來新的思想混亂與碰撞,並產生新的思潮大迸發。他說的沒有錯,現在社會發展的很快,經濟增長,科技帶來知識大爆炸,亂嗎?的確亂,但現在的亂是表面的亂,是技術方法的亂,底層卻絲毫不亂,人類已經步入了只求發展不擇手段而且停止發展就會麻煩不斷的尷尬通道,人們對社會與自己的評價體系已經固化為看得見的物質與利益,並通過快速的互聯網分享把這些理念灌輸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這是現代社會裡子內的固步自封。

用短視的教育培養出來的卻有帶著些許理想主義的​​年輕人,身無長物,走進這樣的社會與評價體系中去,他們身上帶著的東西天生地與這個社會已有的傳統相衝突,他們的迷茫都是實實在在看的見的。當然,這種衝突是是一些人的天堂,也是另一些人的地獄。(同場加映:年輕人,有能力前別急著做大事

這個社會到底是什麼樣的現狀,不用我說的太多,大家都正在用自己的角度經歷著,用自己的痛苦與掙扎體驗著。我們都分裂著,我們一邊為社會的不公而滿腔憤慨,一邊會動用各種資源享受特殊待遇,媒體一邊揭露著社會的醜惡,扮演著正義者的形象,一邊也會用著「潛規則」的方式處理自己遭遇的危機。

我們都生活在這個現實社會裡,年輕人群體的可能性,並不會給個體年輕人任何承諾。個人的修煉才是帶著我們走近可能的鋪路石。

對於個人的修煉,我也無解且迷茫,我們無法走入山林,像梭羅一樣在瓦爾登湖邊自己一個人生活,但他也只是生活了兩年而已。非要說點什麼見解的話,我只能這樣說了:我們既不能脫離這個社會現實獨立存在,也不能與這個社會貼得太過緊密。說出這種招人恨的話來,我也沒有辦法。(推薦閱讀:「不舒服,正是成長的開始」寫一封信給對工作彷徨的你

這裡面就存在著一個度的問題,這個度,因人而不同,只能用時間去慢慢試探了,好在,我們年輕,時間是我們的資本,時間用來幹嘛的?不就是體驗人生,創造可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