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識宇宙人嗎?這個由三個熱血男兒組成的樂團,在今年正式成軍十年,而他們的慶祝方式很特別,居然決定爬上喜馬拉雅山,在又高又冷的山上拍 MV 挑戰自我!這次女人迷獨家專訪到宇宙人,聽他們聊聊自己的音樂,以及如何從名校光環中跳脫,勇敢走上音樂之路。其中最特別的是,宇宙人要和我們分享,為什麼他們相信作家葛拉威爾所提出的「一萬個小時定律」,又是如何將之付諸實行,一起來看看這個做的永遠比說的還要多的樂團,如何編織自己的音樂故事。(同場加映:「做音樂不要做漣漪,要做石頭」一輩子的音樂人鍾成虎

一個有點悶熱的午後,我們來到和宇宙人約好的音樂工作室,一進門,綠色牆面顯得柔和而溫馨,三位大男生剛結束上一個專訪,從沙發上站起來向我們打招呼,小小的空間中,三人的身高顯得「頂天立地」。

「太空警察羅勃費徠德,把你嚇得,肚子歪歪的!」2009年8月,一支和全聯先生合拍的 MV,開始在電視、網路上播送,幾個大男生穿著超級貼身的超人裝,在畫面裡活潑的扭腰擺臀。無厘頭,可能是你對他們的第一印象。只是,在短短一小時的訪問過程中,宇宙人卻顛覆了這樣的印象,原來,在每個看似瘋狂的行動中,卻隱藏了許多讓「宇宙人之所以成為宇宙人」的元素,言談風趣的他們,絕對不是只有無厘頭、很衝、熱血而已,而是一個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走著的扎實樂團。(推薦閱讀:偷窺音樂人 Hush 的房間:我的房間就是我的小宇宙

宇宙人由主唱小玉、吉他手阿奎、貝斯手方Q三人所組成。 小玉不說話時,藏在黑色鏡框中的眼睛總是顯得若有所思,卻又有種令人參不透的神秘感。戴著鴨舌帽,思考時喜歡把手撐在臉上,做出沉思者標準動作的人是阿奎。方 Q 的小馬尾、總是藏著笑意的小眼睛,讓他看起來親和力十足。獨特的放克曲風,是他們音樂最迷人之處,《地球漫步》這張專輯推出後,他們的音樂甚至讓五月天瑪莎開玩笑地說:「誰能告訴我,該如何客觀地推薦一張讓自己嫉妒的作品?」專輯裡搞怪卻又充滿人生哲理的歌曲,彷彿就是這個世代年輕人心聲的縮影,我們很好奇,究竟宇宙人是怎麼成為現在的宇宙人的呢?(延伸推薦:享受音樂的律動!改寫「數字搖滾」的大象體操樂團



宇宙人樂團(左起):方Q、小玉、阿奎

登上喜馬拉雅山,意志力比體力重要

宇宙人從2004年成軍至今已滿十年,談到他們為了慶祝這個特別的年份,決定登上喜馬拉雅山的計劃,方 Q 是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平常也沒什麼在運動,因為練團就花滿多時間,這個行動,意志力比體力重要。」方 Q 才剛說完,小玉就忍不住大笑著說,「意志力我們平常就有在練啦!因為在台灣這個社會生存,很需要意志力。」小玉話語意味深長。(一起看看:台灣要末日了嗎?寫給台灣的十點疑問

方 Q 說,其實第一天爬的時候就很想放棄,因為在台灣時身體已經不太舒服,但真正上山後才發現,他們竟是登山客中最年輕的,許多爺爺、奶奶都戴著護膝和拐杖來登山,給了他不少激勵,再加上阿奎給他吃了印度的「五塔行軍散」(宇宙人說大家不可以學喔!),讓他恢復體力繼續向前,小玉補充,因為此行不是要去玩,而是要拍 MV,行前也很擔心會有高山症等狀況,幸好最後順利達成任務。

宇宙人是個常常令人驚喜的樂團,他們曾因為在討論專輯預購贈品時,頻頻想不出好主意,讓阿奎脫口而出「乾脆送大家空氣好了!」。沒想到這句話最後竟然成真,他們出發去環島,誓言裝回「和平的空氣」送給歌迷當禮物,到了花蓮和平村,宇宙人把兩百多個空瓶子打開攤在沙灘上,再把蓋子一個個栓緊,和平的空氣就這樣被帶回來了。事後,他們甚至登上玉山釋放三瓶「和平的空氣」,並將玉山上「最高的空氣」裝回來做公益。

你知道什麼是和平嗎?和平的意義是什麼?又在哪裡找得到和平呢?如果只是這樣空想,就不是宇宙人了,真正出發,才是宇宙人精神。

小玉說,這些想法都是他們在聊天時想到的,有時可能只是搭電梯時有人提起,就會引起熱烈共鳴、變成企劃。小玉笑說:「我們平常聊天很有趣啦!大家有機會可以來看我們聊天!」在一片玩笑聲中,我們發現宇宙人是個很能將想法化作實際行動的樂團,他們說出口的話,絕對不只是說說而已,每個看似熱血、沒有邏輯的行動,事實上都有著很深刻的思考。(和你分享:任賢齊:熱血,不分年齡和經歷!

樂觀面對人生,累積一萬小時

許多年輕人,常常空有熱血與夢想,卻不知道如何將夢想化為實際行動,小玉說,「其實年輕人的煩惱,就跟『少年維特的煩惱』一樣,哈哈,你去看那本書你就會發現,咦,這跟我的煩惱根本一模一樣。」他說,每個時代的煩惱其實大同小異,年輕人都會認為自己生錯年代,上一個年代才是真正的黃金年代。但是若因此就什麼都不去做,就會真的什麼都沒有。(推薦你看:年輕人,挫折要趁早

對此,三人都認為,這與他們新專輯的概念「一萬小時」很有關聯,阿奎表情認真地說,「先說一萬個小時其實不短,如果你每天練習三小時,你要練十年。」小玉則說,這一萬個小時做什麼都可以,無論是去玩電腦遊戲、泡咖啡或做設計,只要累積一萬小時什麼都有可能,做與不做而已。他說,我們都會擔心走了很久卻走到死路,或是後來才發現自己做的並不是最喜歡的事,但如果走錯了,至少知道要轉彎了,絕對不會只是白費,阿奎也說,「東西全都扎扎實實的累積在這一萬小時裡了。」

我有一百個偉大的想法,沒有做法只等著我長大,像個魚卵還沒有孵化,我要做一首詩畫一幅畫,用一首歌統治一個國家,我要讓這顆地球爆炸,沒有手腳的夢想,最後只等著退化,我不要像個石頭最後只會磨成砂。

這三位充滿行動力的年輕男生,其實都是臺大出身,說到當初跳脫名校光環,選擇走上音樂之路的過程,三人都有不同的故事。阿奎是整場訪問下來,三人中顯得最為內斂的。談起家人,他先是沈默了幾秒,才慢慢地說,自己是家中長子,因此壓力較大,家人也不太支持他做這份工作,因為自己從小功課好,家人特別栽培,「二十幾年都把我想成一個方向,結果一畢業我就說要玩團,把他們想的一切都否定掉,對他們來講,衝擊太大了。」阿奎說,自己可以理解家人的想法,但還是想要證明自己、得到認同。(同場加映:多久沒跟家人聯絡?陪伴我們成長卻被忽視的「家」

前人種的樹,不是我想要的樹,我不要守著樹只等著那隻兔,池塘裡的幸福,我找不到出路,再完美的前途最後也回歸了塵土。

每個世代間,一定都會有想法上的差異,常常造成彼此不能同理對方,阿奎說,像是對於成功的定義,長輩或許都會認為,要像郭台銘那樣很有錢才能稱作成功,但對這個世代來講,也許在地下道跟玩團的朋友一起唱首歌放上 YouTube,就是一種成功。在阿奎的眼神裡,我們看見他對於認真做好每件小事的渴望,以及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的那股信念,或許,對於現在的年輕人而言,想要不被大環境影響、逆流而上,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你能也跟宇宙人一樣相信「一萬個小時」定律嗎?

宇宙人不只願意花一萬個小時把小事做好,三人更透露,在走上音樂這條路前,其實都沒幫自己留後路。阿奎說他刻意讓自己無路可退,「後路」這件事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希望自己能心無旁騖地去把一件事情做好。方Q以及小玉則是樂觀派,認為對自己有信心,凡事樂觀以對,做什麼事情不會成功?我們品味著宇宙人話中的意涵,或許我們都花了太多時間在考慮讓自己分心的「後路」,卻花了太少時間全心全意把一件事情做好。(一起練習:不為小事抓狂的五十個練習,失控前先離開現場

明天我要挑戰的海洋,會有什麼我也不敢想,水往下流我偏要往上。就算最後像個笨蛋一樣結束了,我也不要和別人一模一樣。怎麼了竟然沒有我的路,怎麼了竟然走上你的路,怎麼了竟然就這樣滿足,你變成了你不想要變成的人,再逼我變成你想要變成的那個人。

突然就了解了,這首〈大志若魚〉究竟是在唱著什麼人生態度,宇宙人是個言行合一的樂團,他們唱出來的歌,和他們說出來的話一樣,不只是說、不只是唱,還一定伴隨了實際行動,這就是宇宙人精神。

宇宙人心目中的宇宙人

許多人覺得宇宙人的音樂清新愉快,不乏夢想與人生,但我們更發現宇宙人的音樂,比許多人的都誠實很多。他們帶給聽眾的不只有快樂,而有更多思考的空間。就拿〈Oh Girl〉這首讓女生聽了好氣又好笑的歌來說,歌詞裡寫到「Oh Girl,發生了一些事情,昨天晚上我遇見一個女孩,就跟她親下去,親下去,Don't Girl,先不要這麼生氣,因為一個跌倒一個不小心,就這樣撲上去,撲上去!」小玉認為,「雖然大家可能都覺得這首歌很欠揍,可是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我們周遭,我們為什麼不能寫?」他說,自己盡量用詼諧、搞笑的曲風去寫,平衡歌詞內容,既反映現實,又能被聽眾接受。(延伸閱讀:出軌別再談誰對誰錯!聽情愛女王劉黎兒談愛說性

另外,像是〈我討厭你〉這首歌探討台灣「CCR」現象,一推出就引發許多討論,也有人認為他寫這種歌曲很不妥,阿奎說,「當時我跟小玉一起經過 Luxy,然後就發現真的有這種現象,才想說不然我們來寫一下!」小玉說,宇宙人的音樂都是誠實面對自己或社會現象後的產物,也許每個人都有很多不同的面向,但很少人可以誠實面對,「誠實是需要勇氣的」,語畢,三人不約而同的陷入沈思,沒多久卻又被這份默契逗得大笑。(和你分享:異國戀情侶必看!教你吵架不打結的英文溝通

我們眼中的宇宙人,是個「誠實」得難得的樂團,我們也再問了,宇宙人自己心目中的宇宙人,又是什麼樣子?

阿奎說,自己心目中的宇宙人,是「遠離小確幸的白日夢冒險樂團」。話一說出,小玉就笑著抱怨:「你把我要講的講走了啦!」看來,這真的是很符合宇宙人精神的形容。阿奎認為這個世代的人很善於逃避,不敢做勇敢的事情,常常沈溺在自己的小日子裡,他說,《白日夢冒險王》這部電影也給宇宙人很大的啟發,作了夢,就要出發去冒險!

而在方 Q 心中,宇宙人是個很「宇宙」的樂團,也許這個說法有點無厘頭,但宇宙人真的很跳脫一般人的想像,做些一般地球人不會想到要做的事情。但話說到這,小玉卻有感而發地說,「事實上宇宙人還是地球人,還是一般人,是很真實的。」而我們覺得,也許宇宙人的形成,就像是將宇宙的「跳脫」和地球的「真實」放進果汁機裡混合在一起,迸出來的全新滋味吧。

談到樂團,小玉說,宇宙人經歷幾次團員更替,音樂風格也隨著編制不同而有所不同,他說,「玩一個樂團,就好像交一個女朋友,你要跟樂團排練習時間,就好像跟這個女生約了時間約會。」而戀愛就有分手的可能,這些曾經都是成長的養分,下次或許就會遇到更適合的對象。方 Q 雖然在三年前才加入宇宙人,但從我們在現場的觀察中發現,三人的默契和感情好到沒話說,總感覺宇宙人這三位成員,是從成軍到現在從沒變過的組合。方 Q 開玩笑地說,「因為我五行都是水啊!就很容易融入別人,我舅舅幫我算的!」三人又笑成一團。(知心好朋友:懂得你的堅強,擁抱你的脆弱

許多人都認為,現今台灣的音樂市場大環境不佳,對音樂人而言可能會是種壓力,但小玉說,自己是在台灣長大的小孩,當初卻被來自非洲的 FUNK 音樂所感動,證明只要把音樂做好,就會有人喜歡!方 Q 笑說,「我們喜歡的音樂,一定會有別人喜歡吧,都沒有人喜歡的話,至少這邊有三個人啊!」台灣市場小是既定的事實,也許一些比較冷門的曲風真的不會賺錢,但如果想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就要調適心態。宇宙人的樂觀態度,總是在話語中不經意流露。(比爾蓋茲夫婦:樂觀,讓世界更好的原動力

「如果你今天不想要大家理解你,那就不用奢望大家的理解。」阿奎說。

阿奎認為,在音樂市場中跟聽眾「溝通」是很重要的,一開始,宇宙人也不懂怎麼去跟聽眾溝通,關起門來做自己的音樂,直到入伍之後,接觸到來自台灣各地完全不同的人,才逐漸學會傾聽和溝通。小玉用1976成員阿凱的話來舉例,如果做自己想做的音樂,不會有人批評你,但是如果你今天希望某些聽眾接受你的音樂,就可能要改變口味,全看你想要的是什麼。「就像是你今天想要自己被認為很帥,那你就去變帥!」這種有點搞怪的說法,卻一語道破許多音樂人會遭遇的矛盾。

小玉+阿奎+方Q=宇宙人

這三個感情好到讓我們覺得不斷有粉紅泡泡冒出來的男生,是怎麼看待彼此的呢?我們請他們分別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心中的對方。

方 Q 馬上說,「雖然跟小玉相處很久了,但總是覺得他很『神秘』,而且才華好像都用不完,就會覺得,怎麼會有這種人?」他說,小玉就是個神秘怪咖,晚上都不睡覺也不知道在幹嘛。而阿奎在他心中則是個夢想家,方 Q 笑著說「他比較有在讀書啦!讀書人那類的!」阿奎常有很多好的想法,讓宇宙人充滿無限可能。而在 womany editors 眼中,阿奎沈穩的特質加上敢夢的個性,用「智庫」來形容他也相當合適。

擁有很多奇怪專長,是射橡皮筋達人的方 Q ,則被小玉形容成「開拓時間的怪才」,小玉說,「我常常都覺得,他怎麼會有那麼多時間去做這種事?」方 Q 解釋,「小時候,我常常不穿衣服在家跑來跑去,我爸就會拿橡皮筋彈我,有次,我明明已經躲到牆角,他居然還彈得到我,我覺得很神奇,就跟他學射橡皮筋。」方 Q 眼神閃過一絲得意,笑說,現在牆壁上停著的蚊子都難不倒他。小玉說得沒錯,他真的是開拓時間的怪才,但就連這種搞笑的細節,都不難發現宇宙人習慣認真對待每件小事的精神。(同場加映:不是沒時間,而是不會善用時間

而小玉說,阿奎像是「冬天裡的一把火」,他是個很樂觀的人,每個行動都像火一樣充滿熱情,他心裡會有很多想法,一旦決定要做,就會勇敢燃燒自己。最後,輪到阿奎形容小玉和方 Q 時,他先拋出了一句「他們兩個,都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時的那個樣子。」才接著說,當時大家都知道「方Q傳說」,因為他貝斯真的很強。阿奎話語緩慢而真誠,他說,雖然他們私底下都戲稱方 Q 為「學長」,但事實上是真的很尊敬他。「很 hiphop」則是阿奎用來形容小玉的說法,「就是一種 hiphop 精神的 hiphop !」小玉是個會為了心中認同的精神而努力向前的人。

宇宙人三名團員比我們原先預期的來得沈穩許多,在訪問過程中,有好幾個時刻都讓我們深受感動。我們看見他們尊重且珍惜著彼此的情誼,而在混亂的世代中找到與自己想法相似的人,是很難能可貴的緣分。面對常常說的比做得多、只出一張嘴的主流社會,強調「做給你看」的宇宙人,更是難能可貴的存在。(延伸閱讀:改掉讓你越來越累的拖延戰術,現在就行動!

十年前、十年後,想對自己說?

走過十年,宇宙人推出了3張專輯,經歷了小巨蛋、美國德州 SXSW 音樂節、Neo Studio、等海內外大大小小的演出,這些日子以來,少了一些迷惘,多了更多樂觀與自信,站穩腳步正準備迎接下一個十年的宇宙人,也讓我們好奇,下一個十年呢,他們會怎麼看待自己?他們又將帶給台灣的樂迷什麼樣的新鮮感受?又有什麼話想對十年前,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宇宙人說?

三人陷入了沈思,由小玉先打破沈默。「希望十年前的自己分一點勇敢給我。」他說,當時的自己有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敢,雖然腳步站得不是很穩,但卻勇往直前,是個很酷的人。而小玉對十年後的自己,沒有過多想像,只希望能這樣一直走下去。聽到小玉的說法,阿奎想起電影《阿甘正傳》裡,男主角沒有顧慮地一直往前跑,那或許就是小玉期許自己跑向未來十年的樣貌。

剛看完電影《星際效應》的方 Q 說,自己不太敢對十年前的自己說太多,因為他怕說多了,現在的自己就會被改變,「所以我應該就只會在旁邊看而已,不會跟他講太多。」但他說,如果真要講的話,他會告訴十年前的自己多去享受過程,因為從前他常常會給自己太多壓力,而較難享受過程中的快樂。(延伸閱讀:《星際效應》背後的心理學:宇宙迷航裡,愛是最後依歸

接著,方 Q 開玩笑說,「我對十年後的自己沒興趣耶,我比較想知道十年後的女友長怎樣!」一陣大笑過後,宇宙人轉回認真神情,突然你一言、我一語地談起了十年後宇宙人可能的樣貌,方 Q 興奮地說,之前爬過玉山,現在爬了喜馬拉雅山,說不定十年後宇宙人就上火星了,有機會的話希望能當第一個上太空開演唱會的樂團

這些話,如果由別人來說,我們一定覺得只是隨口說說,但經過這一個小時的深談,我們不由得對宇宙人每個天馬行空的想法全都認真了起來,宇宙人上火星開演唱會的畫面,彷彿真的在我們腦海中出現。(和你分享:七幅奇幻攝影作品,讓你來到平行宇宙

總是花比較多時間醞釀答案的阿奎,此刻緩緩地說,「我希望十年後的自己可以保持赤子之心,畢竟那時也都快四十了,成熟的人,聽別人說總是會容易被大環境改變,變得比較現實、殘酷。而十年前,我還滿希望當時有人可以跟我說聲『你敢這樣搞,還滿勇敢的』。」現在,我們看著阿奎,看著宇宙人,真的打從心底想說:「嘿,你們很勇敢!」

宇宙人,真的很宇宙!這是我們在訪談結束後蹦出的心得。他們一方面是沒有極限的太空人,另一方面,又是平凡的地球人,希望能將勇氣和行動力透過音樂傳遞給更多人,讓年輕世代有更多作夢的勇氣。我們希望將訪問結束後這份充滿人生動力的感動和你們分享,敢做夢,就要有實踐的勇氣,希望我們都有在一萬個小時過後,變成心中想成為的人的那份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