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說年過三十該思考步入婚姻,與其在意社會給的框架,不如問問自己想要怎樣的生活,我們不需要跟他人一樣的罐頭人生!

社長:

我的故事要從九年前說起,那時我剛工作。自己什麼也不懂,只有一顆天不怕地不怕的心,在同部門認識了我的男朋友,至今我們已經交往九年,可能一般人聽到這個數字第一反應是:那怎麼還不結婚?

為什麼還不結婚,我也不知道。我們的關係很簡單,沒有任何複雜因素,日子一天天平淡地過,他個性溫和,比較倔強,但也很堅韌。我呢? 也是普通人一個。

我們也曾在二○一四年年初的時候準備買房子,可是由於他態度不夠積極,約好兩點見面,結果他遲到半小時,我自己一個人在車站嚎啕大哭,心碎了一地,他這種態度讓我難過又難堪,他曾經說過人歲數到了,家裡人一催,婚就結了。

可是社長,人不是應該因為愛情,因為我想要與你生活在一起、與你分享我生命中的每一個時刻才結婚嗎?

他這樣的態度讓我難過,於是決定出國,一來這是我多年的夢想,二來也想提升一下自己,開闊一下視野,出國的各項手續都辦得順利,所以我現在已經在異國一年的時間了,由最初的不適應到現在的習慣,我們從每天聯繫到現在的一週聯繫兩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突然間覺得我們之間變淡了,我不再像前幾年那樣想結婚了,我只想做更好的自己。(推薦閱讀:長大更瀟灑!30歲,不在意更快樂的15件事


圖片|來源

在一起九年,我一定是愛他的,但是我現在更愛自己,人在國外孤單得很,我知道這不可能是我最後的歸宿,我早晚要回國,但至少我現在已經不想結婚了,或者不想和他結婚了。

前幾個月我們吵架,他說即使你放棄我,我也不怪你,我以你為榮。

難道愛一個人不是應該去爭取嗎? 就這麼一句話就要放棄嗎?

其實這九年的故事不是一封信能夠描述完整的,和朋友聊天的時候,他說男女關係一開始是男的主導,後來是女人主導,如果想結婚,可以暗示一下,他要是不傻,一定可以聽得懂。

我說我不要,這種主導和逼婚有什麼區別,如果我要的是婚姻,我完全可以告訴他我期待的求婚是什麼樣子,然後暗示他做到我期待的一切,如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不能說這不幸福,但如果我要的不是這些呢?

也許九年的時間太長,長到每個人都認為我是個已婚的人了,周圍朋友都小心翼翼地說著一些不痛不癢的話,他們說你趕快結婚吧,可是沒人知道我現在其實已經不想結婚了。

你好:

有時候,看到有人寄郵件給我,心裡會充滿感激,因為它表達出來的信任總是讓人非常愉悅,就像和許久未見的朋友盡興聊了一次天。你寫給我的,就是這樣的一封郵件。

我沒有結過婚,戀愛經驗也少,所以對於這樣的話題如果誇誇其談,很容易貽笑大方,那麼我就說說自己的一些故事和想法好了。

在我有限的跟女生交往的過程中,最怕的就是對方莫名其妙地生氣,所以當你說:「我可以暗示他做到我期待的一切,但這不是我想要的」的時候,我想說,有時候男人的反應真的是很遲鈍,分辨不出女朋友是不是換了洗髮精、塗了新的指甲油,你因為這樣的事情不開心,又悶在肚子裡,一個人對著天花板發脾氣,對於兩個人的關係,沒有任何益處。

九年時光放到任何一件事情上來說,都顯得彌足珍貴。也許很早之前你們就各自走上了背離對方的道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卻仍然以為兩條道路可以在前面交會。

這是我的一個猜測,當然如你所說,九年的故事不是一封信能夠描述完整的,我不清楚你們之間是因為那一次相約買房之後心存芥蒂,逐漸疏遠,還是平時的交流就一直存在問題,我更想和你探討的是,如果這輩子不結婚,到底有沒有問題?

我先來說一個故事吧。

前段時間跟朋友聚會,不知道該聊些什麼話題的時候,朋友突然跟我說,他以後不想結婚,更不想要孩子。當時以為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後來他越說越認真,因為他不覺得自己可以照顧好家庭、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因為他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改變,或者跳脫當前這個讓他厭惡的環境。這種環境是指糟糕的空氣、糟糕的食物、糟糕的教育、糟糕的文化。

更關鍵的原因在於,他說不想沒有經過孩子的同意,就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來,如果把孩子置於這樣的一個環境之中他會痛心。沒有勇氣讓自己的孩子再經歷一遍他這樣的遭遇,無法讓孩子在一定程度上能夠不隨波逐流,活得自我一點。

事實上,身邊時常有這樣的聲音:「我覺得單身滿好的。」「我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如果找不到適合的伴侶,我寧可踽踽獨行。」每當聽到類似的話,我都肅然起敬,因為我見過的說出類似話的人,大多過都不錯。(推薦閱讀:寫給三十歲:完整人生不該只是一張結婚證書

可以回顧一下,從小到大,很多同學都已經早早結婚生了孩子。而在大都市那些所謂的高學歷菁英,有很多都保持著單身。

如果說婚姻是一種合約,只是為了找一個人搭伙吃飯、解決性生活,那麼這件事情真的是太簡單。為了嫁而嫁是很容易嫁掉的,為了娶而娶也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圖片|來源

因為我自己也有很強的不會結婚的預感,所以不得不思考一下,如果不結婚,會怎麼樣。

輿論從來不是最大的問題,每個人只能對自己的人生負責,那些整天逼迫你去相親、結婚的人,根本不敢為你的幸福做保證。而且輿論只有當你把它當真的時候,它才會真的變成一件事情,除此之外不值一提。

其次是孤獨的問題。我從不覺得一個人看電影、吃飯、生活有什麼孤獨的,孤獨也並不可恥,孤獨的人生病時會難受,是不能進行任何精神活動,而不是為沒人照顧而傷心。事實上孤獨的標準很高,人際交往受挫沒人理你,沒事可做百般無聊,那是頹喪,不是孤獨。相比一個人的孤獨,我更怕和另一個頻率不符的人話不投機。

關於風險,和菜頭在一篇文章〈獨自居住〉裡說,在過去的世代裡,最為無奈的結婚理由,是兩個年輕人需要結成經濟共同體,一起抵禦物質匱乏時代。今天,如果一家人還需要結陣組成兩代人的經濟共同體,利用薪水和儲蓄抵抗通脹和失業,那麼這種家庭生活基本上看不到任何未來。

我看過太多婚姻的悲哀,也見過許多美好的家庭。幸福本身,和婚姻沒有必然的聯繫。不懂給人幸福的人,即使結了婚,依然自私得可怕。而溫暖善良的人,也許並沒有和你最終走到一起的緣分,但是也好過牽強地綁定一生。

我不想告訴你誰誰誰一輩子沒有結婚過得依然幸福,我也不想說誰誰誰因為結了婚過得很痛苦。畢竟誰也沒有辦法把你的人生當作自己的來過,如果這是你的選擇,那麼也請為該選擇做好承受一切的準備。

還是那句話,沒有人需要一模一樣的罐頭人生。

#現在刺痛自己,是為了以後對得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