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前,吳念真替洪慈庸、蕭美琴、曾柏瑜、李晏榕站台,儼然成了老當益壯的超級助選員,當吳念真說起年輕人,眼神滿是驕傲,他說,「世界上偉大的是,都是年輕人弄出來的,年輕人或許活在我們所創建出來的環境裡,但未來,我們要活在他們創造的未來。」(推薦閱讀:

「年輕人或許活在我們所創建出來的環境裡,但未來,我們要活在他們創造的未來,」63歲的吳念真,就是看不慣同屬上一世代的領導人無法聆聽人民聲音,弱勢族群永遠被擺在最不受重視的位置。帶著這年紀,早該被磨陷的理想性和堅信,用自己的「剩餘價值」,將一群年輕輩「拱」上來。

1月15日,大選投票前一日。寒風雨夜中,吳念真出現在台中潭子黃昏市場。

彷彿鄰居歐吉桑、隔壁里長伯,每天來串門子般,吳念真從第一攤握手、打招呼到最尾攤。這攤頭家娘熱情地掏出蒜、蘿蔔送他,口中喊著「凍蒜」,對面攤立刻輸人不輸陣亮出一掛粽子,大喊「包中」。四面八方,不知從哪突然冒出來要求拍照、簽名的民眾,吳念真全都有求必應,市場溫度,一下升高好幾度。 明明不是自己選,吳念真超熱血,全為了他「夢想中的女兒」,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洪慈庸。(推薦閱讀:

這位超級助選員,還跑到花蓮幫民進黨候選人蕭美琴、綠社盟候選人曾柏瑜、社民黨候選人李晏榕站台,不同黨派卻都是新世代。

看不慣的人批評他劈腿助選,不懂他真正挺誰?

「年紀大了,會看見事情的本質,一個人到底從政目的是什麼,你一眼望穿,」63歲的吳念真不改犀利,他挺的人,「是對這地方有愛,真心去理解。」

支持紙風車劇團跑遍三一九鄉、組快樂學習協會關懷偏鄉教育,在全台降雪的早晨,他和導演柯一正為街友,下廚煮白菜滷、米粉炒。


圖片來源:新聞畫面

珍惜年輕人崛起的力量

充滿鬥魂的他,吳念真就是看不慣同屬上一世代的領導人無法聆聽人民聲音,弱勢族群永遠被擺在最不受重視的位置。他相信,只有來自民間的人,才能聆聽民間的聲音,而台灣正在世代交替,新希望在年輕人身上。讓他馬不停蹄、持續奮鬥的理由,是下一個世代的未來。

「年輕人或許活在我們所創建出來的環境裡,但未來,我們要活在他們創造的未來」原本和兒子的對話,放在選前錄的影片中,吳念真動人的口白,讓無數年輕網友在電腦前熱淚盈眶。

帶著這年紀,早該被磨陷的理想性和堅信,他和臭味相投的老友柯一正、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等,一群燃燒的台灣歐吉桑,用自己的「剩餘價值」,比過去任何時候更「撩下去」,將一群年輕輩「拱」上來。 「年輕人有自己的看法,新勢力起來了,」吳念真感性的說,「我很珍惜這股力量」。(推薦閱讀:

2016年,台灣新世代來臨,處境也無比嚴苛。已經63歲的吳念真,不敢樂觀但充滿希望。他為台灣憂心卻也感到驕傲。

以下為吳念真的專訪紀要:

問:選舉結束,你回顧這段時間,有什麼感覺?

答:過去幾十年來,我們時間放太多在雜事上,政治人物、商業人都是,知識份子也是。如果每個人在自己的位子上,很認真地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集合起來力量就會很大。

任何決策者,顧慮的不是黨派或集團私利,想的是百姓或台灣這塊土地的公共利益,做出來的事應該會是好的。如果台灣所有人都能這樣,我覺得台灣一定往好的方向走,我一直這麼相信。

大家常說台灣經濟衰退,好像很絕望。我覺得,台灣有一件事情很好,就是民間力量越來越強。民間熱忱已經被激發起來,變成我能不能為社會貢獻一點自己的力量,組成群體去做一件這種事情,也許做得不很合邏輯或有點粗糙、很沒效率,但就是去做了。(推薦閱讀:

我會珍惜台灣這股民間力量,這是這幾年來台灣最棒的部份。

問:再次政黨輪替後,你怎麼看2016年的台灣?

答:2016是台灣新的一個開始。民進黨的蕭美琴跟時代力量洪慈庸當選是其中一個例子。

到今天選舉為止,花蓮跟台東還是朱立倫票最多,套句蔡英文的形容叫「天然藍」。去過花蓮就知道,那地方是棉被,完全打不動。蕭美琴是個女孩子,花很多年在花蓮基層跑。她真的走進去,去感受花蓮需要什麼。如果她能在花蓮選上,代表這地方在改變。

洪慈庸是從洪仲丘事件開始,她沒任何從政經驗。一個朋友問我,「怎麼會認為洪慈庸未來會是一個好立委?」我回說,「你年輕時候怎麼知道自己是好商人?」

她起碼是新的,代表的意義是社會公平正義被看到、被需要。第二,她打敗的對象是在地方上20、30年資深地方政治人物。

我常講一句話,45歲以上,特別是50歲以上的腦袋,不用去改變它,藍就是藍、綠就是綠。洪慈庸的當選就是讓老一輩人知道,年輕人已經起來了。

我們忽略了自己的孩子,都覺得他們還是小孩。不!我們的孩子都已經三十幾歲了,更小的二十幾歲。他們有自己的看法。這些孩子,讓她們選上,代表台灣新勢力起來。

當然,當選了再來就要靠自己,做不好,4年後選票把你幹掉,就要心甘情願面對現實。我覺得對政治人物嚴厲,是一個偉大民主的基本素養。

問:你想革命?想改變什麼嗎?

答:我不敢講革命,我們能力有限,只能在能力範圍內做能做的事。別人會不會信任,帶來多少影響,我真的不會去計算。

當時,柯一正帶慈庸來,就在這裡(指著辦公室)。我先見她爸媽,再見到慈庸。我那時判斷,會投妳的是年輕人,不容易投給妳的,大概是我們這年紀、五十歲以上的人。我說,我幫妳錄一支影片,跟這一群同年紀的人對話。片中我一開始就講我已經63歲了,我在我年輕的時候是怎樣的處境,我就是要提醒這群人,我們是這樣走過來的。

後來在網路播,但電視新聞台把這事情當作那天談話性節目,連續兩個節目整段放。我在家半夜兩點多看電視,滿開心的。這樣一播,變成像電視廣告,效果可能好一點。

有人問,年輕人懂什麼?我想,拜託!世界上偉大的事都是年輕人弄出來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哪一個老的?人老到一個年紀,就依賴過去經驗,認為是成功模式,不想放棄。但時代真的不一樣了。(同場加映:

問:你持續作偏鄉教育,課後輔導班,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答:我16歲就來台北工作,高中大學都是夜間部。我還是相信一件事情,就是保持學習的興趣,你這輩子就比較有向上的決心。

我們看到台灣城鄉差距,小孩很多是隔代教養,家裡阿嬤也不懂,下課後功課沒人教,在學校得不到讚美,小孩沒有成就感,學習就沒勁。尤其,我們教育愛分好學生、壞學生,卻忘了去刺激他學習的興趣。(推薦閱讀:

台灣現在很多問題,像年輕人犯罪。他就是從小被放棄,在學校就被放棄了。你必須要聆聽孩子的聲音,如果你不去理解,不去聆聽,不去跟他變成朋友,你永遠解決的,都不是孩子最根本的問題。

還好我認識很多人,所以要去募款。我現在是理事長(編按:快樂學習協會理事長),我大學念會計,比較穩健保守。我們的想法是,班一旦開下去就不能停,我們把速度放慢,平均一個班約花一百萬,協會第一步目標是一百個班。我想,一百個班,一億耶!我募不到,怎麼辦?所以我把最好的朋友留在最後面,萬一募款不足,去算一下這些朋友應該能募到的數額。

問:當你的朋友,感覺好倒楣?

答:他們每次看到我就問,「這次是要標會?還是要賣血?」(笑)

問:六十多歲了,開公司還這麼多外務,你年紀愈大愈熱血?

答:這是自己的人生。新事情對我來講都有意思,人家常講一輩子認真專心做一件事。我想法不同,人生苦短,什麼事都可以試試。

問:對台灣現狀,你滿意了嗎?

答:我基本上是一個比較悲觀的人,但悲觀中充滿希望。2000年的時後,我一直覺得,阿扁當選,你準備好了嗎?民進黨準備好了嗎?現在我的擔心,台灣狀況真的不好,面對的困境真的很多。台灣又很奇怪,最好什麼事都要兩個月內看到成果。但期待愈高,承擔就愈重,對總統一樣,行政院長也一樣。

問:面對2016,想對台灣說什麼?

答:認真對待你的工作,和善待你身邊的人。

小英此刻即將就職。這是整個華人世界很了不起的事。台灣人非常成熟地選出一名女總統,是這次選舉很厲害的地方,我覺得偉大。在美國,希拉蕊都不一定能選上總統。

我想看台灣往哪裡走,想看國民黨怎麼改變,因為有一個很強的反對黨,執政黨才會認真。(同場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