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經常不經意地讓我們反思起時事現況,《危機女王》揭示了在政治的場域裡,沒有人絕對清白或正確,每個人都想要同一個贏的結果。作者 Ka 透過此片反思台灣選舉現況,2016 年,你決定為自己投給什麼樣的未來?(推薦閱讀:

輔選策略師珍被請到玻利維亞,一個民主初生,政治混亂的地方。她所服務的總統候選人卡斯提雖曾當選總統,但被公認自大、與人民生活脫節,民調落後聲望最高的里維拉28%——而且,勁敵也請了美國策略師坎迪,正好是珍的強勁對手。這場「危機」,不僅在候選人間,也在兩位策略師之間。

「只有一件事在選戰中是錯的,那就是輸。」選舉是一場品牌行銷,最好的行銷,不是迎合需求,而是創造需求。

當珍發現,卡斯提無法謙卑,無法與人民親善,他所拍的廣告、道歉的演練,都無比生硬的時候,她決定為卡斯提打出符合他個人風格的品牌,「危機」。他們向選民大肆宣揚:這不再是一場戰爭,而是一個危機。混亂的國家,需要強悍的領導者——一個被丟雞蛋會還擊的鬥士,他不必為還手道歉,只要表示遺憾。

這部電影的爛番茄評價不佳,票房也冷清,然而我倒是挺喜歡,口碑場就去看了——也許是因為我們所在的台灣,如今才正要選出第六屆公民直選的總統的關係?踏著富有節奏感的音樂,我們在緊湊的電影裡,情緒跟著民調數字上升,看見選戰原來可以如何操作,兩方陣營各顯身手,大膽使用負面宣傳的手法抹黑對手、操弄選民觀感、嫁禍給對方、將計就計⋯⋯任明信詩〈光天化日〉這麼寫:

我不相信
那些說他們一生磊落的人
他們往往過得很好
我不相信那些
太幸福的人

「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在凝視你。」和怪獸搏鬥的人,也會成為怪獸。當我們在看電影的時候,很容易覺得主角是正確、正義的一方,然而坎迪卻提醒了珍,他們其實沒有不同,甚至暗示她才是多年前害死無辜女孩的人。沒有誰比較高尚,他們都只在乎選舉結果,不擇手段,不計代價。(同場加映:

最重要的電視辯論前夕,珍指導卡斯提該如何展現自己,才能贏得選票,在一遍又一遍演練、重來的過程中,卡斯提不時顯露他高高在上的真實想法,不耐地要她別企圖擺佈他,「我才是發號施令的人!不是魁儡!」而珍大聲回應:「你當然是魁儡!我們都只是棋子!」這是一個局,沒有誰為誰設下陷阱,而是所有人身在這樣的棋盤裡,被虎視眈眈,必須別無選擇,才能得到勝利。

然而我們真的別無選擇嗎?什麼才叫贏?

電影中,珍時常引用大師語錄,以《孫子兵法》的策略打選戰、讀歌德,也設計對手誤用納粹的名言——儘管那句話看起來有力又正確,但有多少人能不以人廢言?卡斯提的輔選團隊裡,有個很受珍賞識的年輕人艾迪,他住在貧民窟,他的兄弟朋友全都不贊同他,然而他和亡父一樣全心相信,卡斯提會帶領國家強盛。

選舉結束之後,艾迪興高采烈,卻被潑了一桶冷水,他衝到旅館質問正在整理行李、準備離去的珍:「人民會受傷,我們要怎麼做?」「妳總是引用名言,那妳自己怎麼想?」

我很想改變這世界
但是我不知要怎麼做
所以我把難題留給你解決
I'd love to change the world
But I don't know what to do
So I'll leave it up to you

一行人搭著車子要離開玻利維亞,在走上街頭的群眾推擠中緩慢移動,討論著接下來要去哪國輔選。工作結束,大選過後,這個國家就與這些美國輔選策略師無關。珍望著窗外的抗議人群,做了決定。

誰說了什麼再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決定跳出車外的自己,有了自己聲音的自己。 

2016屬於台灣的第一件大事即將上演,在一切是是非非中,你最在乎什麼?你找到自己的聲音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