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們不結婚,好嗎?不是不愛,是我們找到更適合彼此的相愛方式, 比一只婚戒與結婚證書更長。從害怕婚姻,再到找到屬於自己的相愛模式,作者 Fanning 真實的分享了自己身為第二人妻的故事。我們不結婚,但我的心裡已經對你說了,我願意。(同場加映:第二人妻,成了惡妻?

在另一篇文章中寫道:「生活中的男人在聖誕夜這天沒有準備禮物,情急之下只好把自己的未來打包送給我。一同生活了將近十三年,這才有默契地想在一張白紙上把未來寫下,自己想來都覺得老來俏令人想笑。」如今這只黃澄澄的求婚戒套在手中,輕盈盈地沒有想像中那麼重。

與這個男人在一起將近十三年;我們認識的第一年,他正處在離婚分居的協議中。德國夫妻之間要協議離婚,必須先登記分居,分居期滿一年才可以正式進入離婚的法律程序。從我們認識一直到他離婚成為單身,已經是五年過後的事;這當中除了離婚雙方來回協議的細節過程外,德國辦公機關緩慢冗長的公文步調也不容小覷。(同場故事加映:誰說離婚很丟臉?

時間一久,戀愛中的繽紛泡泡一一觸地消失,我們依舊守在彼此身旁,不過尋常伴侶的生活讓我們打消了結婚的念頭。

這是一開始沒有結婚的原因;幾年過去回頭想想,沒有結婚對生活的影響不大,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影響。未曾一度覺得遺憾、受了委屈或是少了什麼;也不會刻意隱瞞自己沒有結婚長期單身卻同居的狀態。朋友知道這樣的情況都覺得訝異,認為這樣的思想與行為很酷很前衛。很多人結婚是因為談了戀愛,時間到了不結婚好像怪怪的,所以按著順序把人生走下去才心安理得;很多時候也順便省下解釋說嘴的麻煩。(同場加映:

三年前,男人在聖誕節前偷偷買了戒指打算給個驚喜,我卻溫溫地推到一旁,絕不是欲拒還迎。曾經浪漫幻想披著白紗步入婚姻的自己,已經在這些年的安穩伴侶關係中找到一個妥當舒適的位置安坐下來;如果不結婚不影響彼此的感情,那麼我說:「親愛的,我們不結婚,好嗎?」

很幸運,男人不覺得狼狽也沒有退縮,我們都明白可以牽著手度過生活中每一天是幸運的;更幸運的是,我們願意了解對方,不刻求,不因為時間到了得做下決定而出手。當初沒有問男人求婚的原因;本來以為曾在婚姻中遭受挫折的他應該比自己對於婚姻更保持安全距離;男人倒是問了我沒有答應的理由。

其實如果誠實,我會說:我是害怕婚姻的,與其面對可能的失敗,寧可保有現在雙贏的局面;單身相處十分容易理解,我們不就是因為「愛」才在一起的嗎?這樣愛的藉口讓許多事情顯得可愛柔軟,這樣愛的藉口給自己緩衝的空間放慢速度。如果將近十年的生活中我們都相安無事,那麼先這樣,不結婚其實很好。(推薦給你:

今年春天時到外地工作,工作結束之後與邀請的廠商兩個女人就坐在旅館大廳裡閒聊。不熟識的兩人十分有默契,不管對生活或是感情都有十分吻合的準度想法。「如果沒有不結婚的理由,那麼就結婚吧。一張證書不只提供關係中的保障,還有權力;生老病死之時會需要的。」這個年長我許多的女人提醒的不只應該握緊的權利,而讓我想起了在飛機行程兩小時之外的家中,我愛的那個男人。

心一緊,面對婚姻的緊張害怕與擔憂突然一掃而空,愛與思念讓我深刻感受到感情中的可愛與柔軟,從這份漫長的伴侶相處中我紮紮實實體會了對等的愛與付出。這份愛如今讓我轉過身願意面對婚姻,這才明白「我願意」這句話的力量是出自於這樣緊密的相守之中。

戒指,落在我左手中指上。聖誕夜這天從聖誕卡片信封中露出的戒指是三年前那對;很幸運是同一個男人在身邊陪伴著。戒圍稍鬆,男人說要改小;我則輕輕拿起戒指套進中指,剛剛好落下,不會鬆脫遺失,也不感到束縛。

如果我們一路走來都不是遵循著該有的順序,那麼我也相信婚戒不一定要在無名指上;沒有苛求的狀態對我們來說顯得剛好。一轉頭,男人的戒指也落在中指,我知道,可以契合的關係一定是愛;而不離不棄可以妥協改變配合的,是真愛。(推薦閱讀:四個給伴侶的幸福交往守則

手中的戒指不是束縛;望著這圈金黃我心中滿是愛,它道盡了十三年來誠實面對自我的起承轉合。

「親愛的,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