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美食並不美在食物本身,可能是承裝的器皿、料理美食的細節、款待顧客的心意。張曼娟與友人來到一間小酒館,坐在靠窗的位子,吃了心滿意足的餐點。每一刻,都是真誠款待的心,每一刻都好美。(推薦閱讀:來杯不同的冬季聖誕,溫暖人心的熱葡萄酒

撰文=張曼娟
攝影=孫梓評


圖說:美味的甜點與合宜的器皿相得益彰,表現出糕餅師的情意。

「妳在香港吃了那麼多美食,哪一餐是印象最深刻的呢?」結束香港工作已經三年多了,到現在仍常常被人問起。每當這個問題出現,紅白格子的桌巾便浮現在我眼前,那是在傳統市場二樓的熟食中心,隱身其中的西班牙小館。

偶然相識卻很投緣的香港友人 P 先生,有一天故弄玄虛的問我:「有好吃的東西,但是要到街市(菜市場)去吃,妳有沒有興趣?」對香港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街市裡的熟食中心可是臥虎藏龍,不可小覷的寶地。我馬上翻開行事曆,與他訂下美食之約。

P 先生來接我的那天晚上,顯得很開心,他說他特別請老闆幫他留一個窗邊的位子,風水很好的。我們的車停下來,P 先生便領著我登上長長的手扶梯,往二樓去了,原來真是個人聲鼎沸的市場啊,公眾座位有許多人大啖潮州菜、水餃、印度菜、尼泊爾菜和粿品,有一片小區域每張桌檯都鋪上了紅白格子的桌布,P 先生提醒我,這就是西班牙小館的座位。(好味旅行:義大利的沒老闆小酒館 L'osteria Senz'oste

已經有好幾桌洋人坐著喝紅酒和啤酒了,看起來十分開懷自在。侍者帶著我們到靠窗邊的雙人座位坐下,雖然在窗邊,卻看不見窗景,因為排滿了一大罐一大罐的飲用水。與其說我們是靠著窗邊,不如說我們是靠著水桶。「我說了,這裡風水很好的。」P 先生促狹的笑了。

那一餐,我們吃了暖菜沙律配水煮蛋,蔬菜鮮嫩溫暖,有烤過的甜味,配色又漂亮,吃起來好舒服。P 先生點了菜單上沒有的青口,濃醇的醬料十分惹味,我用麵包沾醬吃,怎麼也停不住。而後是西班牙烤乳豬配薯仔、三文魚三拼,有香草酒醃三文魚、酥皮脆絲牛油果三文魚以及低溫油浸三文魚,真是歎為觀止。吃得已經過量,當我偷偷喘了口氣,卻聽見 P 先生問侍者:「餐後有甜點嗎?」還要吃甜點嗎?我有一刻發愣,然後就聽見 P 先生問:「哪一種甜點是最肥的?最甜的?以及最有害健康的?」侍者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表情,簡捷回覆:「明白。」(歐洲的甜點記憶!充滿美食的英法旅行

那一餐,我們是以「拖肥(Toffee)棗布甸」作結的。溫熱如蛋糕的布甸,澆滿了濃甜的太妃糖,配上一球香草冰淇淋,如同P先生說的:「這就是最好吃的甜點了!食完之後,就可以好好回家睡一覺啦。」

甜點於我,一直有著療癒的功效。找尋好吃的甜點,帶我去吃的人,都是款待的心意。

那夜回到家,對著窗前璀璨的維多利亞港道聲晚安,果然安穩的沉睡了。

前些日子與兩位好友相約,去到一家法式小館,店主人是兩兄妹,哥哥學的是料理,妹妹專攻甜點。吃完美味料理,期待中的甜點上桌了,蜜瓜水果塔,塔皮酥脆,內餡是微酸沁香的百香果口味,表面的鮮奶油烘托著一顆顆澄黃密瓜,像是許多綻放的小太陽。(吃貨筆記:青木定治 Aoki,讓人想起村上春樹的甜點店

我們歡愉地吃完盤裡的細屑,相視而笑,明白了這分款待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