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已久的設計師 Merci 專欄,這一次來說說自有產品 ME TIME 的包裝設計故事。這是 PhDlab 第一次跨足產品設計,其中不停打掉重練,好還要更好的反覆自我挑戰,都是為了讓你拿到手上時,可以明白我們的心意,時間這麼少,我們只想要你用最好的。(畢竟:人生太短,捨不得你浪費在不美好的事物上

時尚教主黛安娜佛里蘭說過:「人生只有一種方式夠痛快,那就是開創自己想過的人生。」對女人迷 PhD Lab 來說,設計只有一個結果夠痛快,那就是創造出自己引以為傲的美好作品。

 ME TIME 是我們的第一號實體作品,也是女人迷 PhD Lab 從平面、網站、女人迷讀吧 App 以來,第一次跨足到產品包裝設計。為她形塑外型樣貌的過程中,我們經歷了無數次的砍掉重來,接下來帶你看看 ME TIME 包裝的轉變,以及 ME TIME 背後的設計觀點。

設計,等一個「就是這樣」的瞬間

 ME TIME 的瓶裝貼紙槍稿們 from 22 歲的設計師俞町

 ME TIME 進行視覺設計的前期我們嘗試了各種版本,大膽的、繽紛的、親和的全都嘗試過,但一直沒有做出大家都滿意,覺得「就是這樣!」的設計。歷經三個多月,十幾個提案,遲遲無法敲定。遇到到如此大的瓶頸,我們停下來,回歸臉紅紅的本質去思考,重新定義出  ME TIME 的設計關鍵字:「性感與自信」。

重新解讀 ME TIME: 為自己性感!

對身體有自信的這一刻起,她便成為妳的舒適圈。

對我而言,性感是德國攝影師漢姆特‧紐頓( Helmut Newton) 鏡頭下的女人。不論年齡不論身材,每一個女人在他的鏡頭前毫不掩飾的袒露慾望,跟自己赤裸的身體自在相處。紐頓的攝影顛覆六零年代女性的傳統端莊形象,大膽狂野、赤裸的情慾展現更震撼了當年的時尚攝影圈。(推薦閱讀:

紐頓相信「所有影像都是基於真實。"Every picture is based on reality."」慾望是真實的,身體的疼痛與快感都是誠實的,擁抱自己的身體,面對自己的情慾,傾聽身體的想望,不要害怕或覺得羞恥,相信自己的身體有無限可能性,這也是為什麼臉紅紅存在,讓我們能夠討論自身的慾望,成為自己身體最親密的姊妹。(推薦給你:


照片中拿相機的即是漢姆特·紐頓 

照片中拿相機的即看著紐頓的攝影作品,照片是無聲的,我卻聽見照片中每個女人自信的對我宣告:「這是老娘我的身體,我有慾望,而我引以為傲!」這樣的女人性感極了!而每雙大腿交疊下的三角地帶,都是神秘而深邃的黑色叢林,能讓人望著出神久久。於是,三角型就這樣浮出我的腦海,成了  ME TIME 的 logo 原型 。

我想,真正的性感,來自對身體的完全自信。對身體有自信的這一刻起,她便成了你的舒適圈。

來看看最終瓶裝貼紙的版本:

粉嫩杏桃白蘭地色,邀妳和搖擺女郎一起取悅自己!

 

每個設計師都有自己的配色邏輯與方法,在女人迷的 PhD Lab,我們喜歡探索顏色背後的故事。(推薦閱讀:【讓顏色說話】柔和與反動的力量!六月專題背後的設計故事

1920 年是爵士樂興起、Flapper 搖擺女郎出現的時代,女人的頭髮和裙擺高度一起變短,自由的出外尋歡作樂,當年大量出現了「杏桃白蘭地 Apricot Brandy」的用色。於是我們選擇杏桃白蘭地色,調整成接近它但更粉嫩的顏色 Pantone 7606 C,讓整個包裝更輕盈。透過設計,我們想告訴妳,妳是自由的,大膽的取悅自己,享受歡愉。最後搭配字體 Avenir Condensed (偷偷說,Avenir 是法文「未來」的意思),以及粉嫩版杏桃白蘭地色完成品牌視覺設計。

One more thing: 設計過程就是要勇敢不斷的推翻自己、追求卓越

砍掉重練,小事一件!

在女人迷 Phd Lab,設計的專案不論大小,從零開始到最後的成品,每個人都經歷了很多次的砍掉重來。俞町也曾經為了  ME TIME 淚灑辦公室,不管淚水是因為對自己的不甘心,或是前面經過了久久地撞牆,直到終於突破瓶頸、找到方向而流淚,我們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不會甘於「這樣就好了」。因為我們不要「還可以」的產品,不要拿出來會心虛的設計,我們要的是真正從裡到外都美好的作品。

 

用心淬煉,才能讓作品卓越

堅持追求卓越當然不是簡單的事,需要很強大的心力,有時候很想放棄打退堂鼓。但經歷 10 個產品包裝的摸索,無數個熬夜的日子,一道道血淚的磨練,最後的收穫遠遠超過想像,更以自己創造的作品為傲。

我絕對有自信的說, ME TIME 是 PhD Lab 的寶貝作品,相信你也會喜歡。當你要使用的時候,邀請你花個幾分鐘停下來看看我們的包裝。希望可以分享給你 PhD 的精神:用心淬煉,追求卓越,創造美好。期待 ME TIME 在你的浴室裡是優雅的存在,讓他陪伴你,推翻自己朝著更好版本的你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