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I Do!」答應他的求婚後,煩惱好像也隨之而來。面臨婚禮與其說甜蜜,你卻帶著更多忐忑,甚至在午夜夢迴夢見各種婚禮狀況劇?讓艾彼看看你的夢境,走入自己恐懼的潛意識。(推薦你看:

婚禮惡夢為什麼偏愛找新娘?

前些日子參與了朋友的婚禮籌備,過程裡除了感染了對方的喜悅外,更有機會聽到新娘面對婚姻更私密的想法。其中一項,是與婚禮相關的惡夢。「沒辦法,哪個新娘不希望自己當天的婚禮很完美?」朋友聳聳肩,為自己倒了一杯果汁,直勾勾的盯著我,「我覺得輪到妳的時候,妳也一定會。」

我不知道,不過如果真的發生也不是甚麼需要驚訝的事。畢竟結婚,的確是打斷生活常態的重大事件 [註]。被婚期追著跑,是許多新人共通的經驗,有趣的是即便雙方都覺得有急迫感,新娘提及的惡夢普遍比新郎多。(延伸閱讀:

我想,這可能與男女兩性因應壓力與情緒的方法不同有關,Folkman 與 Lazarus 將壓力因應策略區分為問題焦點因應(problem-focused coping)與情緒焦點因應(emotion-focused coping)。

男性面對壓力時通常使用問題焦點因應,將目前的狀況當作是待解決的事件努力解決它;女性通常使用情緒焦點因應,將焦點放在壓力事件帶來的情緒上。

如果將眼前的「婚姻籌備進度」比喻成一顆定時炸彈,男性會把焦點放在如何確保進度如期完成,而不會顧慮內心面對婚姻的焦慮與恐懼。面對同一顆定時炸彈,女性則容易聚焦在情緒層面。偏偏此時大多都是無法停下來關注情緒的時刻,白日壓抑的情緒就容易出現在夜晚的夢境中,化身成失控的婚禮場景。

也許妳正要穿上白紗步入禮堂,這些夢也許妳也曾聽說、夢見,在這裡,我想與妳一起揭開婚禮惡夢神秘的面紗,一起檢視踏上紅毯之前妳的內心狀態。

常見惡夢1號:「我的婚紗不見了!」

這類型的惡夢最大的特點就是跟妳當天的穿著與外表有關,變化形包括找不到禮服、禮服尺寸不合、素顏、一頭亂髮或妳跌倒、喝醉出糗等。在夢裡,禮服、妝髮都與「他人如何看待我」或「我如何呈現自己」的主題有關。親友出席的婚禮場和找不到衣服穿,也許象徵著妳還不確定在需要面對雙倍親友、雙份關心、雙份人際圈的婚姻關係中該如何呈現自己,也不確定這個婚姻關係中的其他人是怎麼看待妳的。(推薦閱讀:

清醒時妳可以

這類型的夢預示著妳的內心了解過去的自我形象、呈現自我的方式不再適用於現在,但與姻親家庭的互動經驗、接收到的回饋還不足夠讓妳找到一個適當的形象與展現自我的方式。

妳可以請原生家庭的成員、婚前認識的朋友,將妳的個性特質列在一張清單上,哪些部分承襲自妳的原生家庭、原生家庭鼓勵的?與另一半比較一下原生家庭與姻親家庭的差異,甚麼部分是妳們都覺得也能夠適用於姻親家庭的?從這些特質開始,為自己打造一個新的自我樣貌吧。


常見惡夢2號:「我在現場,但是沒有人看得到我!」

妳夢見自己消失變的透明?妳就站在現場卻沒有人找的到妳?妳大聲尖叫疾呼但是沒有人理妳?或是妳在遠處看著自己的婚禮在進行但新娘不是妳?夢裡消失、沒有被發現、遠遠的觀看,可能意味著妳覺得自己在婚禮籌備過程中「被忽略」了,妳的意見不被重視、考慮沒被採納。

清醒時妳可以

回顧一下籌備過程,大部分都是誰的意見?是對方或是家族中的哪些成員?妳同意他們的做法嗎?有沒有一些部分是妳不太認同但被迫接受的?如果妳願意冒一點險去溝通,雖然結果不一定能合乎預期,但透過把話說出來的行動,也許妳就不會再感受到自己像是個無聲、看不見的存在,夢境也會逐漸轉化。(給親愛的:


常見惡夢3號:落跑新娘

婚禮上落跑或是找不到戒指、戒指掉了、要說出婚禮的誓言卻無法發出聲音等等的夢,戒指、誓言、主婚台都象徵「承諾」。但站在「承諾」面前妳卻失敗了,身為新人的你們並未完成婚禮的儀式,潛意識可能想透過夢境告訴妳:「對於婚姻即將開啟的人生旅程,妳,還沒有準備好。」

清醒時妳可以

除非妳真的想要暫停婚禮進程,否則夢醒後婚禮還是得繼續,建議妳思考自己對婚後生活的想像?甚麼讓妳怯步不前?妳覺得自己就要失去自由了?無法放棄一片森林?害怕一成不變?或害怕某一方無法堅守婚姻誓約到臨終?(推薦閱讀:

這些問題應該是妳在決定答應求婚前就想過、想清楚的,不過如果妳的夢境又再一次的出現提醒妳對於「承諾」的疑慮,也許妳該重新檢視一下自己的狀態。如果妳還是決定要結婚,請妳有信心的對潛意識喊話:「未來會發生甚麼,我無法預測。但我清楚自己目前願意與對方進入婚姻、共組家庭。」。


常見惡夢4號:「我的新郎怎麼了?」

落跑新郎、新郎在賓客面前出糗、新郎的容貌改變這類的夢境被我歸在同一類,在夢裡,新郎可能是妳自己的化身,或是妳對另一半觀感的投射,因此夢境與現實的對照會變得更重要。如果能肯定現實生活中對方是一個得體、重承諾的人,那麼這就是妳自己不安的化身,解法就與惡夢1、3類似。若這是妳對另一半感到不安的投射,也許就該更深入的思考是不是要步上紅毯了。

清醒時妳可以:

妳可以思考自己對另一半的觀感是甚麼?另一半是否有讓妳覺得不放心、無法信任的地方?無法信任是來自於他的個性?或是過去交往經驗裡對方曾經與其他人搞曖昧、劈腿?(延伸閱讀:

如果是個性問題,也許你得想想兩個人個性上能不能繼續找到相處的平衡點;若你對對方的不放心是來自於對方曾經不忠的記錄,也許妳的潛意識是亮起了紅燈在提醒妳——目前,兩人關係裡,「信任重建」比結婚結更重要!


惡夢可以不要成真

這些夢都在提醒即將走入婚姻的妳,焦點不該放在婚禮上,而是放在兩人更基本、日常的相處上。身為新娘的妳,醒來之後可以對惡夢一笑置之,用「夢和現實總是相反的」來安慰自己。如果醒來後,妳實在沒辦法把惡夢揮之腦後,仍然驚魂未定、心有餘悸,急切地想探問「為什麼」的話,希望妳能夠按照上述提及的方向對夢境做進一步的探索。

潛意識化身為惡夢,趁著婚禮這個壓力事件反映妳對現況的理解與感受,若妳能趁著步上紅毯、戴上戒指前重新再思考一次這些問題,就能避免惡夢在婚後的真實生活上演。如果結婚是一場大 show,婚後 the show must go on,惡夢只是提醒妳停一停、再思考一下,也許妳可以寫出更棒的婚姻腳本!


註: Holmes 與 Rahe 調查一般人的生活事件,並要求受試者為事件所帶來的壓力進行評分,編製成社會再適應量表(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cale, SRRS)或稱壓力量表(Stress Inventory)。其中,最低分的壓力事件是輕微違規,11分;最高分是喪偶,100分。結婚的壓力指數剛好位居中間,50分。

【艾彼解夢】

你也有夢想要解嗎?讓艾彼用心理學視角帶你看自己的夢境!如果有些夢境沒有列在上述之中,歡迎你與艾彼分享自己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