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朱楚文在前幾篇大數據文章說明時代下的科技變革,接著與我們著重討論人性反思。人生常是有一好沒兩好,科技亦然。新科技讓生活更便利,但在我們沒發現的時候,卻也拿走了主權。大數據時代下,我們可能都是楚門,快樂的同時,會不會有一天謝幕時發現走不開呢?(推薦閱讀:

電影楚門的世界中,飾演男主角的金凱瑞,對著觀眾深深一鞠躬,面帶微笑地離開這被安排的世界。這一幕,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導演著急喊卡,依舊阻擋不了楚門離開原本人生的決心,因為他赫然發現,原本的人生只是個攝影棚,而自己在不自覺中成了觀眾茶餘飯後的消遣。

其實很難想像,如果我們是楚門,會怎麼樣?假設我們遇到的每一個人,無論微笑,或是怨懟,背後都有劇本操控;甚至連初戀,也是導演精心安排。所有觀眾看著我們的人生,跟著哭、跟著笑,我們卻完全不知情,以為友情是真的,愛情是真的;殊不知,只是場戲罷了,一旦知道真相,我們能夠接受嗎?

楚門的離開,讓戲外的我們覺得很爽快。因為任誰,都不想要過一個完全不知情下,被安排好的人生。不過這樣的人生,現實生活中我們卻可能已經在過。只是這個世界,不叫楚門的世界,而叫「大數據的世界」。(延伸閱讀:

在大數據的世界裡,智慧手錶、智慧手機、智慧手環,這些冠上「智慧」之名的玩意兒,如同無所不在的攝影機,記錄下我們的一舉一動,不管是今天胖了幾公斤、心跳多快,或是偷偷關注誰的消息,以及愛說的口頭禪,這些所有我們專屬的生活習慣,通通變成了編撰個人劇本的元素,而大數據的分析建議,就像導演,開始驅動著我們人生腳本。

我們是不是自願當楚門?

於是,在這個腳本中,我們開始跟大數據建議我們的人做朋友,我們開始接觸大數據認為我們會喜歡的活動。我們笑、我們哭,我們生氣,大數據都看著記錄著;我們戀愛、我們分手、我們成家立業,大數據都知道還幫忙回味。

這樣的人生某種程度來說挺方便的。我們不用再花腦筋思考生活習慣的枝微末節,這個既定的劇本既然寫得挺舒服的,似乎沒有不繼續演下去的理由。於是,我們讓大數據紀錄我們的慣性,再讓慣性繼續帶領我們過生活。這些習慣,一天一天更加強化,我們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慢慢變成越來越特定的「我們」。就像是劇本裡的角色總是鮮明,我們這個人也逐漸鮮明起來,而且好惡強烈。

慢慢的,我們越來越習慣,於是我們交出越來越多主權,讓大數據繼續寫劇本,繼續導演我們的人生。這看起來沒什麼不好?只是好奇,有一天,我們會不會才猛然驚覺,人生怎麼定型了,然後開始討厭被慣性驅使的自己,開始想要打破既定的生活?在大數據的世界裡,我們甘願交出生活的主權,而這個主權,當我們想要拿回來的時候,是否拿得回來?

我們能不能像楚門一樣,一個帥氣的謝幕,毫無牽掛,悄然走出攝影棚?

好玩的是,很多時候,我們反倒是自願當楚門,甘願被窺視甚至樂此不疲!我們拍照、自拍、上傳,告訴朋友甚至陌生人,我們生活的大小事,不管對方想不想聽。所以有人說,這是個極度自戀的時代。既然如此,大數據不過就是極度自戀世代的延伸,透過科技把這些自戀價值化、效益化、甚至產業化罷了。(推薦閱讀: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覺得大數據操控了生活,應該想想,是大數據該讓我們害怕嗎?

還是我們自己該讓我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