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帶我們練習與自己的關係更近一步!透過互動看見不同的人面對生命與關係的力量,同時讓自己思索每個生命對於「愛」的解讀與表達方式。(推薦閱讀:

花開花落

生命有時需要水份與空氣滋養,有時需要陽光來引導花朵的綻放方向。在水面戲劇療育工作坊中,每位成員在水面上與水面下吸收不盡相同的養分。有些種子初來乍到,有些已成美麗花朵,枝葉自由伸展、綻放。

嘉容導演如同細心的園丁,在活動的開始,引導資深的種子帶領這座花園裡的新生。再次雙手雙掌碰觸形成一朵美麗的花,將左右前臂緊靠,讓美麗的花朵向上延伸。向左、向右、花開、花落、花落、花開,讓身體有各種伸展的可能。


(2012《你可以愛我嗎》演出劇照)

手創の溫度

我們很容易期待別人可以為自己帶來一些溫度,暖暖自己的心,貼貼自己的背。但溫度是可以手創的,是可以隨時自己來呵護自己。一個示範,一個引導。在嘉容的熱身帶領下,搓搓自己的手,讓速度與力道燃起不同程度的手溫。輕輕撫摸自己的耳朵、臉頰、額頭、脖子及髮梢。一個細微的小動作,讓溫度與觸覺帶著自己的心,如同在歐洲中古世紀的身體城市中,導覽、漫步。(推薦閱讀:

思考の跨越

「1.面部朝下,雙膝蓋跪地,上半身以手肘支撐,手肘垂直於肩膀正下方。2.吸氣,先單腳往後伸展,腳尖置於地上做支撐,再來換另一隻腳……」在某個深夜的臉書塗鴉牆上,嘉容曾張貼分享了「全身雕塑——手肘捧式」這動作的圖示。

當嘉容所提及,這靠臂力與腹肌的動作,從塗鴉牆上「真的真的很簡單,相信我」的留言,到昨日轉為一場銜接的餘興節目。嗯!說真得,一直不認為這是自己可以跨越的臂力障礙。雖然,我知道,有些事,容易讓自己尋找各式的柵欄橫在眼前,再來告訴自己「不可能」,特別是對於我這中年男子的臂力與肌力考驗。但導演的語句中,卻溫暖地傳達著「你一定可以的」正向支持。

思考遇見眼前的柵欄,兩種聲音讓你選擇。正向與負向的轉念,一瞬之間。放手,執行。體驗,練習。許多事,真的沒有我們原先想的那麼不容易。

《你可以愛我嗎?》

我沒有參與這場戲,但是這場戲卻成了自己接觸水面上與水面下的一場緣份。透過戲中的片段,看見不同的人面對生命與關係的力量,同時讓自己思索每個生命對於「愛」的解讀與表達方式。《你可以愛我嗎?》每個生命都蘊藏著「愛」的能量,亟待開發與釋放。在摺與被摺的生命中,《你可以愛我嗎?》感謝嘉容在工作坊中的貼心分享。

信任の張力

無論是彼此手拉著手,放上一些力,各自向左右伸展,形成一個拉扯的張力。或手拉手,面對面,彎下腰,往後傾成另股一張力。或讓身體放鬆,信任地躺在另一個人的背上,被揹負。當兩個不同的生命,透過身體的接觸與連結,許多信任的關係,也微妙地孕育而生。

形狀の獨舞者

在水面上與水面下,透過導演這扇窗,讓自己在四十中年有幾的歲月中,卻像個新生兒般,對於身體突然燃起新鮮的感受。原來身體有這麼多的可能性,你我可以透過自己身體的姿勢擺放變化,透過一個個不同的形狀呈現,無論三角,無論四邊;無論圓形,無論多邊。在這些形狀的變化中,自我像個陶醉其中的獨舞者,找到自己與空間的各種可能關係。(延伸閱讀:

共舞の美好

獨舞是一種享受,共舞也是另一種美好。隨著人數的組合變化,看著身體姿勢與形狀創造的不斷呈現。讓自己看見了在人與人關係中的親與疏,主與從,縮與放,平衡與衝突,單純與繁瑣的無盡美好。一個眼神,可能改變了我們對於所見事物的解讀。去除多餘,讓我們可以聚焦在事物的純粹。每道身體的改變與停格都是一種對話,自我的對話,關係的對話。


(2012《你可以愛我嗎》演出劇照)

我知道今年暑假,自己在水面戲劇療遇工作坊的有限時間。但因為有限,所以美好。因為美好,所以永遠。在時空有限下, 我將珍惜當下的每個美好時刻,在水面上與水面下。


王意中

王意中心理治療所所長、臨床心理師、教育部部定講師、《親子天下》駐站專家及嚴選部落客。著作包括《孩子不專心,媽媽怎麼辦?》、《爸媽忘記教我的事──愛朋友也愛自己,教孩子受用一生的人際力》、《301個自閉兒教養祕訣》、《301個過動兒教養祕訣》、《不吼不叫,激發孩子內在學習力》、《拆解孩子的青春地雷》、《誰讓孩子變成失控小惡魔?──從情緒管理開始,教出講理好孩子》、《標準答案──臨床心理師的大格局教養》、《孩子不敢說的40個成長困惑》。

王意中部落格

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團 臉書
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團 部落格

歡迎分享網址,邀請好友一起加入水面劇場官LINE@生活圈

【同場加映】用戲劇治療的快樂能量,遇見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