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日这一天,白天洪秀柱与朝野政治人物、主流媒体一同参加国庆大典;夜晚她邀请五家新媒体来到副院长官邸。这一天我们谈人民对国民党的失望,洪秀柱也谈她为何挺身而出、以及对台湾下一哩路的努力决心。这一次,我们该听听洪秀柱怎么说。(现正热映:【独家】面对失败,坦诚不懂的勇气:洪秀柱爱党不盲目的三个提问

上一篇新媒体与洪副院长的桌边会谈我们看见洪秀柱勇于面对党的错失,洪副院长分享她何以在国民党时局最艰困的时刻挺身而出,接着让我们听听洪秀柱谈总统参政的这条路。

翻转旧政治!洪秀柱谈总统参政的三个理由

1.翻转历史伤痕

洪副院长投身一个曾经迫害她家庭的国民党。她说:“我的父亲在过世前半年写了他的受难记。最后一段写:‘国民党是一个有组织有理想的国民政党,因为少数舞弊份子结党营私、陷害忠良。将来有机会为国家做事,能当尽忠职守,但切记合则留、不合则去,切勿恋栈。’他写这些事是为了告诉子女,我最近想起这句话很感慨,很像我们现在的情形。”

洪副院长于国庆大典前一日在脸书写下对国民党理念价值倾斜的痛心,她是少数爱党同时亦勇于表达愤慨的人:“我第一次选举78年12月选立委,没几个月他就过世了。我选上第一件事是把我的当选证书送到他的墓前给他看,第二次我送副院长的证书给他看,第三次是我从马英九手上接下中国国民党副主席证书。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她的女儿或做一个曾经迫害他政党的副主席。对我来说,以前的历史要记取教训、但是要放下,是我对国民党历史的看法。”

2.拿回话语权

若洪副院长对“党”这样又爱又恨,她何以参选总统?洪副院长说:“我想起去年十一月29号国民党败选的样子很痛心,整个士气都垮了,其实我很高兴国民党这次做了初选机制。当时国民党的话语权在版面上是消失的,利用初选把话语权抓回来,我当时只是单纯想树立一个典范,揖让而升、下而引,其争也君子。大家发表对国民党的政见,不管你谁出来,我们全力支持。”

或许很多人认为洪副院长参选的动机是薄弱的、依然以党出发,但女人迷特别敬佩她的坚毅与出头。她遭受内外夹攻、也不向旧势力低头。所谓“打死不退”更是建立了一个当政典范,无论对在职场努力的女性精英、或是政治风气都是非常正面的力量。(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3.改变台湾旧政治

很多人质疑她没有蔡英文努力八年的背景、明星政治人物的光环,那究竟想倚靠什么拉拢民心?

“这次选举我希望改变台湾传统选战。以我的背景来说,别人批评我条件不足我通通承认,问题是我们可不可能透过这次选举翻转一些东西?人脉、金脉、行政资历、政务官、政治明星我都是没有的,我在意没有这些条件都没有还能不能争取到人心?你说欧巴马有行政资历吗?他只做过参议员,也没有党的领导。我是民意代表出身,我懂倾听民意。”

洪副院长说她懂倾听民意,其实我是非常认同的。否则不会有这样一个夜晚,平等地坐在同一张圆桌,与更靠近年轻世代的新媒体一同寻求解答。如果没有传统政治必须条件还能不能参选?洪副院长至少打破了台湾的政治神话。以一个愿意坐下来与人民对话的候选人姿态,参与这场选战。

更健康的政治环境!洪秀柱给未来的三种期许

谈完对党的期待以及参政初衷,大家更好奇洪副院长在内外交攻的情势如何走台湾的下个十年,我们延伸前言提及对国民党的“不公开”讨论。洪副院长说:“从太阳花反服贸、反课纲,再早 ECFA、直航、陆生来台三法,都是一路打架打出来的。在民众眼里看来他们反什么?只有三个字——反黑箱。我自己在里面我知道这并不是黑箱,前面大家还没有在反的时候,朝野都已经三次会议,还有会议记录。”

我们认为重点不在于洪副院长本人知不知道是否为黑箱,而是民众为什么没有资源看见程序正义与真实讯息?洪副院长于是提及国会内的互相箝制、党部内还有党团、许多法案所有政党都像互推皮球,不让法案在当责时通过。媒体的报导也是另一原因,当今主流媒体只报无损政党利益的新闻。(延伸阅读:

如果各家主流媒体都抱持极度倾斜的政治不正确,那还期待什么正确的世界观?身在新媒体界的我们不禁抛出这个疑问。

1.改变主流媒体笼罩的国会

洪副院长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知道广电三法在立法院是怎样吗?系统业者的利益、老板利益、频道利益,每一个委员都有各自拥护的对象、形成复杂的角力关系。当头者也很重要,如果法院内的领导者有立场的失衡。那要公开透明就是很难的。我不是说不能改变,但这样的恶行承袭几十年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很重要?因为要有制衡舆论的力量。”


(图片来源:来源

与会者提问:“你心目中对立法院的理想是什么?年轻人最讨厌的就是现在的立委, g0v 台湾零时政府刚成立时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国会改革。您又怎么看媒体改革?”

这个当代主流媒体只报想报的新闻,洪副院长位居体制核心,是否可以建立更健康的国会环境?她说:“在政治里协商是必要之恶,立法院三个人一个政团,互相箝制。另外一个是你们刚刚讲的密室协商、大家是否客观。所以让立法院中立化是很重要的议题,如果院长反对透明化,我们就很难达成这件事。但如果是我、我让大家把利益纠葛讲清楚,这件事还不能靠主流媒体,主流媒体本身也有利益关系。我们不能期待主流媒体带领改革广电三法。”(延伸阅读:

我们不期待主流媒体改变这个国家,我想是洪副院长于在座各位最大共识,因为她正是主流媒体镜头下失真的政治人物。

2.竞争无关性别的社会生态

我好奇洪副院长如何看待她在这场选仗被主流媒体“妖魔化”的情势,她直说自己是有些伤心的,甚至最近都不接受那些媒体的专访了。一来断章取义、二来恶意剪接,让洪副院长在选民面前只是残篇断页、被过滤被塑造的形象,从来没有人真正愿意听她主张的政见。

然而在这场选战中时常被放在同一天秤检视的蔡主席与洪副院长,不但被媒体塑造为两个女人的战争,更被亲民党网路新闻台指责“两个单身女子,怎么会了解一个国家的需求”?

洪副院长斩钉截铁说能力与性别无关:“两个女人的战争这个说法我不以为然,正好就是碰上了,我们党部没人出来,刚好我这个二百五跑出来,这怎么会定位成两个女人的战争。为什么两个男人选时没有人说是两个男人的战争,从来都是男人在选,这和性别没有关系。在台湾就算你说男女平权,在妇女权益是很多没有做到的,我们不够承认女性在政治圈与各行各业都有非常杰出表现。”(推荐阅读:

期待更公平公开的竞争环境,期待女人出头不再被恶意标签,这是洪秀柱与女人迷对台湾媒体的共同希冀。

在洪副院长拒绝许多曝光率极高的媒体报导同时,女人迷身为深具性别意识与报导正确的网站,很荣幸的邀请洪副院长在“”有一场无距离的民主见面。我们请她分享主流媒体不聚焦的真实的故事,真实的挫败,真实的成长,以及她如何期许自己打造更真实的台湾。


 

3.与新世代更近一步的机会

整场会谈大家提出了许多国民党失去民心的原因:历史包袱、不愿倾听民意、不信任年轻人。我进一步问洪副院长如何看待选战的下一步、如何更靠近国民党不理解的新世代。

洪副院长直言答:“那你们教我吧。”

此时参与者回应:“这也是我们担心的,我们可以不懂,但是总统候选人如果老是要问别人,我也害怕国家怎么交到他手上?”

也有与会者则认为:“我满认同柱柱姐承认不懂这件事,假如我面试一个人他不懂装懂,我反而不会用他。今天来最大目的也是让柱柱姐知道我们要的未来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把我们想要改变的东西透过一个渠道说出来。”

我想,也许一个参政总统的候选人愿意说她不懂,愿意用这样一个夜晚邀请新媒体直言不讳地表述,是非常可贵的。若国民党没有一个人会说:“我不懂,你教我怎么做?”这也是很大的问题。洪副院长的网路宣传统筹表示:“我现在倒觉得我们对副院长抱持的希望在于她有面对群众的格局,承认真的不懂,她不害怕年纪与我们的差距。”

洪副院长最后说:“换不换柱、参不参选已经是后话了,不管怎么样,今天请你们来,让我收获很多,在我对这个党还有期许时,我会用各种方式想办法让它改变。改变的方式有很多种,这个行不通、再试就行了。”


(图片来源:来源

我真心认为这是一个应该刻凿在历史纪年表上的一个夜晚、一个充满公民讨论的民主时刻,一个被党部尽力切割的总统候选人,不畏旧势力、不害怕自己不懂,愿意进一步理解贴近“人”。我想我们看见洪秀柱的下一步依然指日可待,因为她看待台湾的目光不仅在于总统大选,更是台湾的下一哩路。

你怎么看洪秀柱?我们希望无论看向哪一个公众人物,都能够有更多维度与讨论观点。而非紧抓着小毛病穷追不舍、把政治角力作为游戏利益交换。也因此,洪秀柱邀请了新媒体,作为一个没有利益干涉、愿意说真话的新世代,我们都期许下一个台湾领导人如何带领这片土地走下一个十年,尽管政治内建的结构是复杂的,但若能保有为家国与正义的纯粹,我想这一段路依然值得期待。

离别前,洪副院长给了我一个拥抱,她说感谢你们今天来、这是一个很棒的夜晚。我轻声地对了她说声加油,也相信她会不断地为台湾未来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