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 女人迷第一場女力時代講堂落幕,我們談台灣,我們說性別;我們檢討過去,我們想像未來;我們帶著好奇而來,帶著行動力走。無論昨天的你在不在場,獨家整理女力時代講堂中,蔡英文對於台灣問題的五個解方跟她上任後第一件想做的事給你,一起交換我們眼中的台灣。(現場關鍵字:「不要停止思辨,找回台灣人的叛逆與未來」蔡英文X許毓仁X余宛如女力時代對話

「就讓我試一次看看。」這句話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出國留學前,對擔心她的父親所說的話。那時的蔡英文心中懷抱著世界,急著讓自己的人生有所不同。

蔡英文帶領民進黨歷經總統大選敗選,依然堅定向前的她,心中還是同一句「就讓我試一次看看。」可現在的蔡英文,曾經急欲接近的渴望,從世界又走回了台灣,這次在女力時代講堂與我們一窺台灣的問題,並提出問題的解方。

第一場女力時代講堂,我們邀請到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生態綠咖啡創辦人余宛如、TEDxTaipei 許毓仁來分享他們眼中的台灣。除了分享之外,特別設計一小時的觀眾提問時間,每個人都有權為了眼中的台灣說話,我們發問、我們交鋒,最後我們擁抱,一起為這時代負責。

「個人即政治。」在這土地上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都依賴政治保障我們。政治不只是在國會裡打架或是投票而已,每一個人都是微小但重要的改變力量,女力時代講堂,在這裡我們不分藍綠,不談對錯,交換眼中的台灣給你。

給外交處境的解方—— NGO 中心與世界志工計畫

生態綠的創辦人余宛如對於台灣在世界舞台逐漸消失的情況感到憂心,她過去在英國念書的時候,發現外國人只認得 Thailand(泰國),而不識 Taiwan(台灣)的情況普遍,「差一步,就可以成為亞洲的不可或缺」,一直懷抱著使命感的余宛如,卻對於接下來的那一步卻滿懷疑問。(延伸閱讀:最愛強調國際觀的台灣人其實是「文化弱智」?文化偏見讓你離世界越來越遠

台灣處境的問題對蔡英文而言,最重要的是每個人要盡自己的方法去突破,而這樣的想法,又該怎麼具體去實現呢?蔡英文也特別在現場分享她未公開的新計畫——「亞洲 NGO 中心」。台灣應該要把自己變成亞洲的 NGO 匯流處,因為在國際官方組織方面,台灣往往會因為大陸的圍堵和封殺而面臨到邊緣化的問題,今天回歸到民間層次,大陸才沒有辦法輕易提防。

「這世界有很多的 NGO,我們每一個人都突破一個,把這些 NGO 都帶回來台灣以後,總有一天我們能從縫隙裡站起來。」

另外,蔡英文還有一個計畫,希望之後外交部能夠推動「世界志工」,台灣人熱愛當志工,鼓勵早退休的老人至全球當志工。NGO 中心是把世界留在台灣,世界志工則是把台灣推向世界,找出所有的可能性,讓台灣被世界看到,像是台灣的救災體系已經完備,可以到世界各地去支援,找出自己的強項,才能在世界舞台上站得穩。

給影劇、網路產業的解方—— 重新整理資本市場,讓人才流通

痞子英雄的編劇陳慧如則在現場向蔡英文提出了「台灣影劇產業」日漸萎縮的顧慮。如南韓的影視產品在全亞洲熱銷,韓劇一集製作費甚至可高達一千萬元,台灣卻往往是南韓的五分之一不到。在亞洲韓語人口遠低於華語人口,但台劇的傳播力卻遠不及韓劇,身為編劇的陳慧如立志要把台灣的故事寫給世界看,卻發現台灣的影視產業已被亞洲拋下。

滿懷著焦慮的影視產業工作者,卻無法從政府那得到支援,因為過去文建會歷屆主委以及文化部長,不像南韓都找實務界出身者,對這產業不熟悉,而無法順利解決影視產業的問題,因此陳慧如想詢問蔡英文該為台灣的文化困境尋求解方。

蔡英文先提及韓劇的文化意義,像她自己在看韓劇明成皇后時,就體悟到讓韓國人來詮釋韓國人的歷史時,特別有意義,也讓外人更接近韓國人的生活。

「我們這樣能寫的人在哪呢?」蔡英文說,很現實的問題是被大陸取代了,影視產業是規模經濟,市場的規模決定了成敗。

但以國家資源的投入並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電影等影視產業具有高風險,失敗的電影就一塌糊塗,最重要的是能承接高風險投資的資本市場,但台灣市場還沒準備好,仍停留在「算成本、毛利」的工業思維裡,投資人心態仍然保守,不習慣對於影劇等高風險產業的投資,所以要重新整理資本市場,讓風險被分配與稀釋。

短期內要恢復榮景是困難的,但可以借用其他產業的人才,針對文創影視、網路產業這類高風險產業所需要的「資源整合者」的角色,蔡英文也提到,可以借用如 ICT 產業許多有經驗、資深的專業經理人,因為他們有足夠的 Global Logistic 與經驗,讓人才在不同產業內流通,才能挪用資源導入與整合的經驗。(她的故事:《我可能不會愛你》編劇徐譽庭:領 22K 沒關係,明天要有本事翻倍

給仇恨言論的解方——自律,才能免於他律

在現代,網路讓溝通的可能性似乎上升,但是網路上仍充斥著具攻擊性的言語,上網的人對討論缺乏耐心,這些似乎讓網路營造更多衝突而不是更多協調,也成為各種性別暴力的舞台。哲學哲學雞蛋糕的創辦人朱家安則想詢問蔡英文,該如何讓網路成為有助於民主溝通的工具,而不是產生仇恨的機器?

蔡英文的回應著眼於言論自由,認為網路言論不應該交由國家控制,應該交由人民自律,唯有自律,才能免除威權時代他律的風險。(延伸閱讀:九位哲學家說:「沒有思考,不算人生」

給人才流失的解方—— 舞台計畫

在發問的現場,一名台中科技大學的女孩,憂心忡忡地說以後想出國工作,可又怕在國外紮根久了,再也回不到台灣。

蔡英文坦言,不管在哪個國家,她都會看到從台灣出走的年輕人,有些是因為工作環境可以學到新技能、有些則是為了較好的薪資待遇選擇留下。

「但他們都想回家。」蔡英文緊接著說,她也為了年輕人不知道回家這條路在何方而感到難過。

對蔡英文而言,台灣的年輕人是應該要把自己放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去生存,因為年輕人有一段時間能夠到國外接受考驗,不是件壞事,但回家的路還是該為年輕人搭建好。在蔡英文的想法裡,「回家」的這條路在於台灣產業的前景,否則就算回來也沒有好的工作機會與薪資,政策就像是在燒一堆柴火,政策如果沒有整體規劃,零散的結果就是燒完的一刻,也意味著結束,但如果等堆好了以後再點火,才能激發出巨大的能量。

「最好的政策選擇是把柴火一次堆疊以後點火,才能燒得旺、燒得持久。」蔡英文表示。

蔡英文將在下月提出「舞台計畫」,讓人才有舞台,才會像是堆疊好後的柴火。國家必須主導舞台,這樣才能綜合性地使用人才,等基礎完備了以後,民間才可以自己搭舞台。蔡英文的解方是,「人才需要的舞台就是回家的路。」舞台計畫是她在下一個國家發展階段裡最重要的政策見解。(同場加映:【一首詩一種記憶】在世界盡頭,想念等你回家的人

給文官體系的解方—— 創造犯錯的空間

財經作家徐嶔煌則認為過去政府體系的思維都是在如何「cost down」,而非在創造價值,所以政府還往往成為阻撓產業發展的元凶,如台灣網路公司早早就提出第三方支付的需求,我們的步調不見得比中國來得慢,但相關立法速度卻遠遜於中國,馬雲的成功已歷經數年,可是我們的政府今年才通過有關法規。

還有擴增實境的例子,用手機即可看見虛擬家具展示,這樣的技術運用卻在台北市商業處卡了很長的時間,政府成了抹殺商業模式的兇手。所以徐嶔煌關注的重點在於蔡英文如何引導政府體系,走向更有創意、更有彈性的可能。

蔡英文也承認文官體系跟社會脫節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曾有加拿大官員跟她表示,台灣的文官在前三年時是優質的,但過了三年卻比不上其他的國家,因為這個體系不曉得怎麼訓練年輕人並給年輕人機會,同時也不曉得如何讓年輕人承擔責任,因為每一個人都怕出錯,要準備替年輕人扛起失敗的責任。

蔡英文認為台灣政府最大的問題是大家都怕出錯。因為政治鬥爭的後果太嚴重了,沒有人願意承擔政治責任背後的風險。讓政府的人員想嘗試放手去做是很重要的,對於文官犯錯,要給他們再試一次的心情。否則一旦進入文官體系,彷彿同時也盡到閉鎖的系統裡,人人都只想把基礎的份內事做好,卻沒有人敢創新跟冒險。(你會喜歡:「這個時代,答案在年輕人身上」專訪創意工作人劉軒

所以蔡英文希望將來她的政府,文官體系跟社會人才是有交流機制的、中央跟地方也能互相配合,讓執行更有效率,「決策者跟執行者步調不一致的話,後果是很嚴重的。」這也是蔡英文觀察到當今馬政府的問題。所以蔡英文立志要放鬆文官體系的任用資格,讓更多有志於加入政府,卻沒有通過高考等任用考試的年輕人,能夠進入文官體系。

「文官體系是可不可以撐起國家的關鍵。」蔡英文以這句話為問題作結,「今天我們的文官體系素質不錯,但跟社會脫節沒有交流。」我們能像英國一樣有強大的文官體系,即使內閣交替,影響也不會過於巨大嗎?社會經驗充足與否是最重要的問題。

One More Thing: 上台後的第一件事,是五個政治改革

現場也有曾接過國民黨中央黨部電話,並與馬政府合作過青年政策交流的觀眾向蔡英文提出疑問,做每件事時最重要的是本心,所以當蔡英文上台以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會是什麼?又會靠什麼樣的步驟來實現初衷?

「我不是說過我要做五個政治改革嗎?」一開口,蔡英文就拋出了這句話。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改革是減少國家的對立,國家領導人必須跟在野黨、跟社會溝通,讓社會能夠坐下來和解。除此之外,國家的決策機制必須改變,使人民能夠參與其中,威權時代的機制已不再適用於台灣。

「馬政府這幾年遭到人民的反彈,某種程度上是因為還維持著威權時代的決策方式。」蔡英文接著補充,曾歷經十五年談判生涯的蔡英文,認為政治就是坐下來談到一個大家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結果,所以人民的參與和政治的和解是她眼中的第一要務。

在女力時代講堂的最後,蔡英文特別提起自己很少說錯話這件事,講錯話在現今政治氛圍肅殺的環境裡,後果是非常嚴重的。「我能存活下來,就是因為我很少說錯話。」蔡英文認為這是自己能在前一次民進黨盡失民心的執政中,重新再來過的主因。

「政治沒有天才,只有歷練。」這句話蔡英文說得堅定,回到家就是自己和兩隻貓的她,認為自己不曾忘記原本的模樣,才能在險惡的環境裡保持平常心,政治判斷才不會出錯,更因此不會有說錯話的可能。

一個夜晚的時間,沒有限制的提問,在這裡我們跟蔡英文交換自己眼中的台灣。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激盪過後,我們一起到遠方去才實現心中的想望, 讓帶著滿身問題前來的我們,都能寫下屬於自己的關鍵字、屬於台灣的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