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提倡棉條,力抗政府重重關卡之後,四年後,月事教主 Vanessa 想給女人月事的另一個選擇 - 如花綻放的月亮杯,因為深信「先認識自己的身體,才能與它和平共處」。你聽過月亮杯嗎?對於這個能夠放進體內承裝經血的生理用品感到好奇嗎?看看作者簡維萱帶來的精彩專訪!

如果妳是女人,妳該知道凡妮莎這個名字;因為她與妳這輩子四分之一的時光為伍,理解妳一切關於月事的疼痛與不暢。

如果你是男人,你更該曉得她是何許人也;因為她或許,就是你女人認同的另一個女人。

凡妮莎,Vanessa,聽過這個名字的人很多,可能是從衛生棉條開始,也可能從近期「月亮杯」的新聞中一晃而過。(推薦閱讀:條子來了!20 張圖讓你搞懂棉條

但是少有人真的認識凡妮莎,這個講起棉條、眼神會熠熠發光的現代女性背後,其實也藏了一個善感易哭,但哭完後仍堅強下去的鐵花女郎。

受《慾望城市》啟蒙的女孩

說起她的少女時代,凡妮莎的啟蒙先師之一,就是《慾望城市》。

她笑稱自己是「被慾望城市帶大的」,當一個穿著高中長裙的少女,看著電視上第一季腳踩高跟鞋的凱蒂或米蘭達,大膽地談論令人臉紅的事時,她心想社會怎麼可能有人這樣談論慾望、談論女人自己?

而這些思想上的衝擊,沈澱轉化為日後茁壯的養分,直到大學開放成一朵豔麗奪人的牡丹。在學校擔任女性自覺社社長時,她發現很多女生,並不知道自己下面長什麼樣子——她們從未仔細看過、甚至好好觸摸自己的下體。

於是她提出這樣的創舉:要大家手持明鏡,好好端看自己陰道。

凡妮莎溫柔而堅定地說:「你要先認識自己的身體,才能和自己和平共處。」

這樣在當時看似基進的宣稱,反而讓她發現,台灣女生從小到大被禁止做很多事,也因此變得抗拒自己身體;但是這種限於父權的「貞潔」,不盡然正確,更不可能帶給一個人真正的幸福。

一如她的床頭邊,多是哲學和邏輯的書,思想對她而言,就是種自我解放的元素,她一再強調女人要培養獨立思考的精神,「妳要選擇什麼都可以,但妳清楚理解看似自由的每個選擇,到底所為何來。」(同場加映:#womanyNude,學著與身體共存


這是她二十歲時拍的沙龍照

路見月經不順,出手仗義行俠

或許今日台灣女人,已能豪爽面對棉條、與放入陰道的各種事物,對自己的身體與慾望有更多的主控權,然而這副自在的光景,卻不是那麼渾然天成的。

一切從她剛滿二十歲時,遠赴美國交換唸書開始。

當時凡妮莎在超市百貨的衛生用品區,看到一座由棉條堆出的牆,她當下完全目瞪口呆:「你感覺到,有種能量在召喚著妳,希望妳把他們帶回去,但是在台灣妳完全找不到,所以才讓我想把這種爽感帶回台灣。」

她體驗到前所未有的乾爽,從此她就立下推廣棉條的志向,安得棉條千萬支,願使天下女性盡歡顏。

在那個還沒人滑臉書的時代,她首先成立「小棉條兒的部落格」,從教育與代購服務開始,告訴女人「你值得不一樣的選擇」。而在代購事業風風火火的浪頭上,政府卻以「棉條屬侵入性的二級醫療器材」為由,禁止棉條的海外代購,再次關閉了一種進入陰道的可能選擇。(更多故事:棉條教主,自由的具體表現 凡妮沙

但這反而更燃燒她的鬥志,凡妮莎決定開創屬於台灣女人的棉條品牌《凱娜》,結合各國品牌的使用經驗,從申請、檢核、到生物相容性試驗,她親自送上每一筆被索求的送審資料,在審核過後,更深入學校教導女孩該如何使用。

她認真看待每一個對棉條的疑問,因為曾經走過這些困難,她更能同理生理期的那些不安,從小在學校沒人能教,只好由她來親自解惑。像母雞帶小雞一樣,面對生理期談笑生風,正常化那些不能說的經血羞恥。她就是台灣第一位衛生棉條教主。

從棉條到月亮杯

時至今日,她已然是台灣本土棉條品牌《凱娜》的品牌總監,但她發現台灣女人在生理用具的進度上,仍然落後國外好幾十年——好比缺席許久的「月亮杯」。

月亮杯也可稱作月經量杯,是一種放入陰道內的生理用具,用以承裝經血,相較於用後需要拋棄的衛生棉或是棉條,月亮杯更為環保也經濟,少有外漏的異味,更可藉刻度仔細觀測身體狀況。(推薦閱讀:關於月亮杯你會迫不及待想知道的十件事

然而在台灣,如此方便的設計,卻礙於政府法規、歐美廠商卻步不前、以及消費者心理障礙,讓這種新一代的自主,遲遲沒有上市;而在看見女人還有這樣的需求後,凡妮莎決心成為另一個「生理用品界的第一人」——開發出台灣月亮杯的第一女生。

從以前開始推棉條開始, 凡妮莎相信只要建立正確的知識,並把自我了解、女人自覺的概念種進女人身體,總有一天會開出一朵花來。

而今這朵花,就長成一朵含苞待放的月亮杯。

即使這一切,如同當初棉條闖關,向政府部門打交道,是重新輪迴一次的惡夢,但她仍然決定把這惡夢做下去,凡妮莎以反骨形容自己:「我就是看不爽女人少一個選擇啦!」

說起第一次拿著月亮杯的提案向股東說明時,桌面資料夾背後的中年男人,把不可理解的神情全寫在臉上;但她反而可以理解,畢竟男人一輩子無法經驗月事,卻也因為如此,凡妮莎放棄找投資人這條路,打算把月亮杯還給女人們,以群眾集資的方式,讓社會決定我們這個世代的女人,到底值不值得一個月亮杯。

如今, 三天內達標三百萬的成績,就是肯定而堅決的答案。

凡妮莎一再強調,在面對不同生理需求時,人都該有更多選擇的權利:「像有人就是想要環保,有人就是一次月經會來十二天,或是量很大到傳統棉條根本接不著時,這就是很強烈要我往前做的動機。」

月經,本來就該是能輕鬆對待的事,不需要額外擔心流量、煩惱側漏,而能更專注學習與工作,讓女生能跟月經一起,有你有我,好好生活。這是凡妮莎身為女人的自覺,卻也在不知不覺中,改變許多女人與身體自處的時光。(推薦給你:給身體的告白:我珍惜你的氣味、印記與模樣

凡妮莎,是《慾望城市》帶大的叛逆少女,是開拓棉條荒土的現代女俠,更是台灣生理用品界第一教主,她是一朵繽紛女人花,與承裝著「身體自主」的月亮杯一樣,越以信念灌溉、越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