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好奇,每個人是如何面對內心的苦痛?甚至幻想:有些人是不是不知道甚麼叫做「脆弱」?親愛的別傻了,因為我們都一樣,每個巨大面具背後都會有個渺小自己,就連你以為超級堅強的心理師也不意外。學習面對自己、愛自己是每個人一輩子的課題。(不舒服是成長的開始:看見最不想面對的弱點:王榆丹痛苦和快樂並行的學舞之路

從事心理諮詢的工作,也帶領心理成長與療癒的課程,我遇到好多人問我,
我到底該怎麼面對自己的情緒?我到底該怎麼愛自己?

我從來不覺得我天生就很懂得調整情緒。我從小就很愛生氣、愛嫉妒,我希望一切事情都按照我的心意走,其實,就是執著的孩子,見不得人好,也無法忍受別人的批評。(推薦給你: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放寬心面對批評


(圖片來源:來源

而這是一條漫長的修煉之路。

我一次次揭開自己的陰暗面,一次次看見自己不光彩、醜陋、灰澀的內在,那個覺得自己總是不夠好,不夠積極,不夠認真的自己,那個做什麼也不值得讚賞,做再多也不一定有價值的自己。

而我一次次練習著直視赤裸的靈魂,就像直視著炙熱又黑暗的火球一般。每一次的面對,就是一次灼燒般的疼痛。(正視最真實的自己:一輩子戀愛!赤裸擁抱愛裡的美好與傷

然後我問自己,為什麼我要去看見我覺得不夠好的自己?努力追求卓越不行嗎?就像阿德勒心理學中的自卑與超越,讓自己不斷變好,我就再也不用面對不夠好又自卑的自己了,不是嗎?


(圖片來源:來源

我聽見我內在充滿智慧的聲音說著:唯有你看見了,你才能化解你的恐懼。(推薦給你:寫下你的恐懼清單!承認恐懼讓你更加成長

原來,我恐懼不夠好的自己無法在社會上立足,我害怕不優秀的自己會被人瞧不起,我的恐懼、焦慮與不安,驅策我前行,卻從來不曾停下來問我,這是你真正想要的嗎?還是你做了這件事情,就會被看得起,就會被讚美?

原來,我的恐懼來自於,沒有了名校的光環,沒有了外商公司的名片,沒有保障的飯碗,我就要面對來自他人質疑的眼神,不以為然的嗤之以鼻,而這讓我徹頭徹尾地感到無地自容。

而在這緩慢而深層的痛苦中,我掙扎著看見原來社會價值與文化思想,是這麼綑綁著我,也綑綁著我的家人對我的期許,要求多於讚美的教養方式,而我不斷內化這些價值觀,同樣教訓著自己,妳一定要怎麼生活才會有價值。

我一直在自己優異表現的自大裡,遮掩著自卑脆弱的自己。
我一直害怕被揭穿那華麗的面具,其實是空洞無助的內在。


(圖片來源:來源

而我發現,活在這樣的痛苦與恐懼中,可能就要一輩子了。
有時候會好一些,當我得到某個成就,更多的時候,是汲汲營營的追求,不能輸也不能停的焦躁。
我問自己,真的要這樣一輩子嗎?有沒有一種更扎實與安在的生活方式呢?
有沒有一種更坦然與自在的生活態度呢?

我終於忍不住了。
我告訴自己,不管怎麼難看、自卑,我都要練習看見自己、接納自己、愛自己。一開始我總是想逃避,覺得自己很難搞,得失心重,情緒起伏大,我可以列舉出無數個缺點無數個讓我羞愧的事情,好幾次想著如果我可以刪除過去該有多好。

是時候停止無謂的掙扎了。

我學著去理解自己,為什麼我當時要這樣做?去看見自己最真實的想法與需求。
最難做的,是同理自己了,如果我們可以去懂,去懂當時的處境、當時的限制、當時的心情,就能更看清楚自己,與自己和解了。(溫柔的對待自己:不要被情緒綁架:放下憤怒,與自己和解

當你開始愛自己時,你已經先理解自己會有什麼情緒,你也可以對自己的情緒坦然,當你被自己愛著,你會知道你做事情是有信心的,你會知道就算你跌倒也沒有關係,你會知道你是有力量去修補的,你會知道你可以在傷痛中再度拾起愛人的能力,你會知道你也值得被愛、被尊重,又能勇敢地離開對你不懂得尊重和珍惜的人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