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5歲開始學棋,20年過去,她從台灣走到日本,成為了日本女子圍棋界第一位同時擁有三項女子頭銜的棋士。她是謝依旻,帶著一身不認輸的傲氣越戰越勇,她豪邁說著:每一盤棋的輸贏,都是成為更好的自己。(推薦閱讀:

「全力以赴,不得貪勝」,上回我們與棋王周俊勳的深刻訪談他留下這句充滿懸念的話,這次我們邀請到了旅日的台灣女流名人與我們談勝負。她是全日本第一位包辦女流棋聖、女流本因坊、女流名人3大頭銜全冠王——謝依旻。從台灣小棋手走到日本職業圍棋界中獲得最多次頭銜的女子棋士,這條路她走了二十多年,自幼學棋,在父親的嚴格管教下謝依旻甚至一度想放棄圍棋,但在她的人生藍圖裡失去圍棋就像失去導航沒有方向。於是這條路上她只有越戰越勇,這天瑋軒和我透過電話與海洋另一面的謝依旻聊聊天,聊她的勝負心、不服輸不放棄,也談談圍棋之於人生之道這條路。

從台灣走到日本的棋路二十年

謝依旻先是聊起小時候的圍棋經驗:「我家在苗栗,小時候不論上圍棋課的神童班還是比賽都要經歷路途的奔波,但我的爸爸還是就這樣一直帶著我來回跑。但相對的我爸爸的壓力與期待是連本來也在下棋的哥哥都承受不了的,小時候輸了棋,我是會被打被罵的。」

瑋軒好奇著小小年紀在這樣的高壓下難道沒有一時半刻想要放棄?依旻說當然有,當時她輸了一場循環賽,爸爸在台北下台中的路上足足念了她兩小時,依旻想起一路以來只要輸起就會被打罵實在太辛苦了,她說就要開口向爸爸說「我不下棋了」那一刻,她卻啞口。

依旻說那是一種害怕,她說不是怕爸爸生氣,而是「一旦說出口了,不就愧對我四年的努力了嗎?」不愧對自己的努力,所以這20年的路她走得紮實,從台中到台北的路,她沒停止披星戴月地往前,父母也一路陪伴奔波,一路從台灣來到日本。

人生中沒有想過「放棄」二字

在日本的職業棋士比賽對依旻來說是最難熬的經歷,職業棋士的「本賽」是18個人下循環賽,一日下一場,一星期三天,早上九點下到傍晚五六點,比賽總計舉行一個半月後。依旻說現在想起來再怎麼樣都不想回去那樣的日子了,可是當時卻一點都不懂得辛苦:「那時沒有時間想辛苦這件事的,只想趕快成為職業棋士。現在回想起來才懂得那種苦。不過就是因為有當時,因為很不容易,才有現在的我。」(你會喜歡:

因為很不容易,並且實實在在經歷那「不容易」的人是他,所以苦的很值得。依旻對勝負的堅持比誰都強。瑋軒為這樣的本質深深感動,她覺得執拗地去做一件事,是人之所以珍貴的理由。瑋軒問依旻怎麼熬過那段最艱難的時刻?

依旻是這麼回答的:「我來日本就沒有想過要『放棄』兩個字,第一是自己的好勝心比同齡小孩都強,當時來日本真的很不容易,家裡要有人陪我,花費高又耗時。我想起從小5歲到12歲這段時間,太多人支持我,有企業家贊助、有默默不具名的人幫助,才讓我踏上日本。如果沒有成果,對不起太多人,更重要的是對不起自己。」


女流棋聖戰的就位式

不服輸的棋路:每個輸贏都是變強機會

不愧對他人在這條夢想路上灌溉的期待,是謝依旻一直走下去的理由。她成為了日本職業圍棋界中獲得最多次頭銜的女子棋士:女流名人、女流棋聖,謝依旻的職業生涯至今已累計獲得20次頭銜。她不但創下日本女流棋士最年輕昇段記錄,也是女流本因坊戰史上最年輕頭銜得主。

瑋軒問依旻這麼年輕就獲得這麼重的頭銜是否感到壓力?依旻說:「適當的壓力對我來說是好事,現在這些壓力,跟我還沒當上職業棋士相比相對小很多。我曾經歷過嚴厲的一段路、經歷過許多挑戰賽了,精神狀態也有很多成長。」(推薦閱讀:

對謝依旻來,圍棋似乎就是一件可以永無止盡挑戰她的事。她說很小的時候看到報章上印著日本女流名人的照片,那時天真的對媽媽說:「我以後也要在這上面,我要成為世界第一。」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骨氣,還是冥冥中的緣分,讓謝依旻童年牙牙學語時咀嚼的夢想發芽。

從五歲就開始不斷面對輸贏得失,謝依旻說這是一門很難圓滿的課。雖然輸棋的挫折永遠是難以面對的,但她也說贏棋的喜悅驚天動地。依旻說:「每一盤棋都是耗盡自己當下的最大心力,我常開玩笑說職業棋士是一門減壽的職業,每下完一盤棋,靈魂又耗損了一點。在輸贏間要不斷告訴自己每一盤棋都是變強的機會,不斷對自己建立自信。」

失敗的路上,為自己建立自信

圍棋是一門需要不斷自我建設、自我對話的學問,依旻念茲在茲所有賽局都要保持自信,她說:「保持信心是非常困難的事。其實這一兩年來成績都不如預期,有段時間經歷七連敗,其中要保持信心非常困難,但因為還是要繼續往下走,就必須相信自己,保持信心,就會有好結果。」

謝依旻口中的信心不是驕矜自滿,而是因為人生會有太多的挫敗讓人無措,而我們就要成為扶持自己的那個人。瑋軒同意依旻身上的股氣勢很堅韌,她回憶小時候在神童班上課時,很多小朋友跑來跑去,就看依旻仍心無旁騖地專注在棋上,身上散發出一種勇者無懼的浩瀚氣場。

謝依旻身上擁有先聲奪人的氣味,下棋時毫不給自己留退路,依旻說正因為這是自己選的路,所以她要義無反顧的負責,因為從小練棋後來就沒再去學校,父母也花費相當資金心力培養她,這條路上更不乏貴人相助,連陌生人對自己的人生這樣儘一份心力,謝依旻說她沒有放棄的理由。(延伸閱讀:

從零到一的日本頭銜:下一盤棋會更好的不懈精神

與依旻聊了近兩個小時,瑋軒為她的鬥志很是感動。瑋軒小時候也習棋,自然對棋有相當的情感,對依旻不服輸的精神非常驚豔。她也特別好奇依旻為什麼一定要在日本比賽。依旻說確實剛到日本時,會發現其他人看她的視線不太友善,後來累積成績,她開始在日本棋界有話題性,也平衡掉了他人眼光。

依旻說來到日本說除了林海峰老師的影響,還有日本的職業制度的完善。台灣人很少真正關注圍棋專業,在日本,職業棋士是十分被敬重的。依旻直言台灣許多圍棋制度有待努力,她也舉例圍棋界前後輩之間不遺餘力的提拔關照,互相競爭也一起進步。談到台灣的圍棋環境,依旻更反覆說著職業棋士黑嘉嘉的努力應該更得到關注。字句都描繪出圍棋界的大局觀,總是不忘推身邊的朋友一把,棋士們各個不把焦點放自己身上,而是聊著圍棋的未來,談論一路走來的感恩,這是周俊勳老師以及依旻無時不散發的特質。

我想依旻口中的互相競爭也一起進步實屬棋界難能可貴的精神。就像他們在棋盤上不專注在此刻的局面,而是察覺步步之間的關聯,想像未來,並且攜手努力。依旻身上的底氣是觀看人生的大局,是接受成敗的大度。她說每盤棋都有意義,都讓下一盤棋的自己更好。瑋軒也好奇著依旻印象中最好的棋是哪一盤?依旻朗朗回答:「最好的,我期待是下一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