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跟另一半爭吵嗎?有時候,在關係裡的爭吵,是兩個人都在做著自己的證明,沒有誰比誰優越,而是像天秤一樣彼此試著取得平衡。珍惜那個會找你吵架的另一半吧,無論講理講情,吵架的背後其實是在乎與信任。(同場加映:男人想滅火,女人想找起火點:情侶的溝通藝術

「妳能相信我男友在中國還能跟我吵架嗎?」午餐時間,我和一起實習的夥伴閒聊,「我們幾乎天天吵耶。」

「妳以前有遇過這樣天天跟妳吵的人嗎?」

我搖搖頭,當然也會吵架,不過不太會像現在這樣三天兩頭小爭執,「以前的男朋友總是讓著我。現在他比較在意平等。」

她是我多年好友了,講話直得很:「這樣好,妳以前的男朋友把妳讓著讓著,就變成別人的了!」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當我在愛情裡,越來越懂得做自己,展現自己真實,希望讓自己舒服愉悅的時候,或許,正是因為有非常包容、絕對尊重的另一半,給了我極大的空間。(延伸閱讀:做自己最幸福,談個不需要取悅別人的戀愛!

然而如今的男友並不如此。他不覺得要讓我,他也一直堅持做最真實的自己。

我想起剛交往的時候,他曾說了一句讓我很感動的話:「妳不用改變,我來適應妳就好。」而隨著時間推移,我們慢慢發現,看完了彼此的美好之後,真正的瞭解才正要開始。而我們其實都很固執,但是,你怎麼可能舒服的擁抱對方,卻不必配合對方挪挪身子、動動手臂呢?那樣的情話固然令人感動,卻不見得能讓我們關係變好,他是一個完整而驕傲的人,我也是,我們不可能期待對方一個人賣力靠近,而自己待在原地絲毫不動。

詩人任明信曾寫過一段話:

年輕的時候只想談合身的戀愛。 

沒有妥協的空間,任憑直覺行走。 
可以輕易地言愛,想跳舞就跳舞,不去把握更遠的事情。 

跌撞得多了,才意識到磨合的必要。 
轉身是容易的,只要忍住瞬間的血光和疼痛,此後就海闊天空。 
那下一次呢?

一個人天地是暫時的,仍會有渴望說話、交流的時候。 
於是再度面臨關係。

當然,我們可以總是觀望。
說是愛惜羽毛,保持自我純粹。 
與一切事物神交,不去涉獵親密的戰場。 

最後發現,自我的純粹,就是孤獨。 
太過愛惜羽毛,最後也只會留下羽毛。

迅速度過熱戀期之後,我們很快展露自己蠻橫醜態。大吵小吵了大半年,如今我們是一對超級會吵架的神奇情侶,跟別人超級不一樣——就連「怎麼吵架」其實也是一件可以吵、而且挺值得吵的事。以我們來說,男友一生氣就不想理人,而我卻總想要立刻說清楚;他會不講話,我會講很多話。我們最後達成協議:可以不回,但要「已讀」!

面對彼此的衝突,有時候我會堅決:不行!你要講道理!

有時候我會想:對,你說的沒錯——可是天啊,我是你女朋友耶!你一定要這麼計較嗎?不能讓讓我嗎?何況有些東西之於你和之於我的份量與意義不同啊!怎麼能等同視之?(一起來看:「一直吵幹嘛不離婚?」其實吵架才是婚姻的維繫之道

很有趣吧!感情就是這麼一回事,沒什麼絕對的答案。我們有時候講理,有時候又講情,有時候不講理也不講情,就是吵一架。而有些時候,我們甚至放著,不急著解決,只先確定:這個問題不值得我們分開。

我們會爭吵、會翻臉、會無法理解,真正的同理心,會因為彼此的經驗背景迥異而難以到達;然而因著對於彼此的愛,我們能夠容忍這些不適,找到一個雖然不是自己最舒服的位置,但可以一起待著的地方。而最重要的是:無論如何,我們彼此坦誠,說真話——畢竟真話也許刺耳,但謊言卻令人傷心。

沒有關係 你可以這樣
放心說你想說的話
我們一起 變成海浪
沖垮所有的偽裝

沒有關係 你可以這樣
並不需要跟誰一樣
有我陪著你 長大就沒那麼可怕

沒有經過扎人的過程就合身的關係,也許只是假象。

一見鍾情可能存在,天作之合卻不是天生。不願意爭吵,維持假面的和平,總有一天會一發不可收拾,一舉暴露彼此認知的差異,而當你忽然驚覺枕邊人與你所熟知的相去甚遠時,你們看似比肩而行,事實上早已走在不同方向的岔路,無法回頭,無可挽救。(推薦你看:一見鍾情,是怎麼一回事?

即便「爭執」似乎看來很負面、總是讓人不安得想避免或快速平息,我卻很珍惜我們的爭吵。我們並不擔心爭執會使我們分離,反而明白這將使我們緊密相連。他並不如一般男孩想維持「君子風度」而讓著我、勉強自己接受——真的沒有什麼男生非得如何、女生一定怎樣的事!他把自己完整坦然的交給我,無論美好與否——這得是多大的信任?我非常感謝。

這樣的愛才能使我們都獲得真正的快樂。我們在彼此面前赤裸,放心說想說的話,不畏懼揭露關係裡的不滿、不適應,咬嚙著彼此的「舒適圈」。這些咬痕,終將成為我們關係中的重要記號,絕無僅有,使我們成為專為彼此量身打造的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