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是否也常好奇我們的大腦在做什麼呢?究竟在我們腦袋裡裝了什麼,讓每個人產生不同的心情點滴?皮克斯最新電影《腦筋急轉彎》,就以大腦裡的情緒為出發點,告訴我們心情的來源以及記憶的秘密。你會發現,原來在生命之中,我們看似不斷失去,卻也無限累積。(先從愛自己開始:愛上自己的人生

「獻給我們的孩子,希望你們永遠、永遠不要長大。」

在坎城首映佳評如潮、爛番茄98%的《腦筋急轉彎》,是皮克斯繼《勇敢傳說》之後第二部以女孩子作為主角的動畫片,由曾執導《天外奇蹟》、《怪獸電力公司》等動人動畫片的彼特・達克特編導。《怪獸電力公司》裡的女孩阿布,便是以彼得的女兒為原型;當年可愛的女兒,如今來到青春期,開始變得安靜,「我就在想,她的腦袋裡發生什麼事?」(青春的樣子:致青春,那些不能忘記的初衷

預告實在太吸引人,口碑場就搶先拉著朋友跑去看。我們看的是英文版,中文版由陳意涵與許瑋甯配音,應該也很值得一看。(認真考慮再看一遍!)


(還有個預告竟然可以連《復仇者聯盟2》一起宣傳)

現實中的「故事情節」很簡單,描述一個樂觀的女孩子萊莉,擁有很好的朋友,有自己的專長,生長在幸福和樂的家庭,是父母的開心果,直到十一歲那年,爸爸換了工作,全家從有著許多冰蝕湖的明尼蘇達州,搬到了遙遠、靠海的舊金山。迥異的生活環境、必須重新上軌道的父親、對朋友的不捨、不知被送到哪兒去的家當⋯⋯小小的她面對生活的巨變,經歷了一場「生長痛」。

但是,她的小腦袋中正在上演的劇情,可一點也不簡單。

你的腦袋裡發生了什麼事?

生活中發生的每一件小事,也許在現實中三、五個小時也沒什麼動靜,但在採取行動前,腦中卻早已轉過無數個念頭。

像是電影《大衛特大號》在腦袋中有幾個小人兒控制著身體,《腦筋急轉彎》也把鏡頭放在腦中。片中將掌管我們行為的情緒擬人化,分為五位幹部,他們待在「大腦總部」,操控鍵盤,各自有自己的任務。主控的「樂樂」是電影的主要敘事者,讓萊莉平安快樂的度過了11年;「怒怒」老是噴火,追求公平正義;「厭厭」是一臉輕蔑的花椰菜少女,幫助萊莉維護尊嚴;「驚驚」神經兮兮,負責避開所有危險;而「憂憂」是一滴藍色眼淚,戴著大眼鏡、總是畏畏縮縮,沒人知道她負責什麼。



(photo by Ka)

《腦筋急轉彎》將人們的認知系統以簡單易懂的方式展現,談及情緒、記憶、夢境、睡眠、淺意識、抽象思考⋯⋯每天經歷的事會形成「長期記憶」的球體,在一天結束時存到「長期記憶區」,陳列在一排又一排的櫃子,如果許久不再想起,就會被清理;而最最重要、影響一生的記憶,會成為「核心記憶」,並形成個性島嶼。

萊莉擁有「家庭島」、「友誼島」、「誠實島」、「冰上曲棍球島」、「搞笑島」,這五座島塑成了萊莉的完整人格——直到萊莉搬到新環境,一切轉變措手不及,而憂憂觸碰了萊莉的記憶,使得她再也無法樂觀面對。(你可能好奇:10個好習慣讓妳成為快樂的人

所以,憂憂到底負責什麼?

 憂憂總是把事情搞砸,樂樂千方百計想阻止憂憂對萊莉造成的影響,但最後兩人連同「核心記憶」被吸入長期記憶區。失去了樂樂、憂憂、核心記憶的大腦總部,只剩下憤怒、厭惡、驚嚇,這讓萊莉變得憤世嫉俗,甚至決定離家出走。她的個性島群因而接連崩塌,差點兒再也無法感受到任何情緒。

想盡辦法要趕快回到大腦總部挽救島群的樂樂與憂憂,遇見了萊莉小時候一起組樂團的「幻想朋友」Bing-Bong,帶領他們找到回去的路。

隨著萊莉慢慢長大,她漸漸不再需要幻想朋友,他們的幻想世界慢慢消失。當Bing-Bong看見要載著兩人飛向月球的火箭,因為不再被想起而被丟下懸崖時,他沮喪得不想動。樂樂想盡辦法要讓 Bing-Bong 快樂起來,卻沒用;而憂憂在他旁邊坐下,傾聽他、跟他說話,這讓 Bing-Bong 大哭了一場,然後振作了起來。

「妳是怎麼辦到的?」樂樂很驚訝。憂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她其實什麼也沒做,只是陪伴 Bing-Bong 一起感受悲傷。


(photo credit:flickr

我想起了知名影片〈同理心的力量〉。在聽到他人的不幸時,我們常常試圖要給予對方一絲希望:「至少你還有⋯⋯」但事實上,這樣的回應方式,並不會讓對方好轉。與其「回應」,不如「連結」。當我們真正爬下洞口,和在洞裡悲傷的人待在一塊兒,以我們自己能感同身受的記憶連結,告訴對方:「我知道這下面是什麼樣子,你並不孤單。」這才真正跳脫了「同情」,而真正有了「同理」。

一直以來主控全場的樂樂最後明白,是因為有了憂憂,萊莉流露了悲傷和眼淚,才引來了家人與朋友的幫忙。從此之後,萊莉的長期記憶球不再只有一個情緒的顏色,而有了各種情緒混在一起的特殊色彩。

我們不一定非得強顏歡笑、凡事正向思考,適時地流露我們的脆弱和傷心,反而能讓一家人更緊密的相互理解連結。有人說,出門在外,報喜不報憂,我自己也很習慣不給父母添麻煩,然而這樣真的好嗎?我們也不希望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最後知道,只因為家人一句:「你在外地打拚,不希望你操心。」真正親密健康的關係,應該是我們彼此坦白,真誠以待。當我們願意多說一點,對方才會再多說一點,我們才真正參與了彼此的生命。

謝謝我還記得的所有,以及替我記得的人

「替我帶她到月球,好嗎?」當我看見許多記憶一個一個風化,而 Bing-Bong 在消失前說完了最後一句話,我忍不住哭了。

我們在成長中一路撿拾、也一路丟棄;一邊獲得、一邊失去。我是不是也曾經有一個幻想的朋友,而我弄丟了他,再也想不起來?一旦被忘記了,就永遠失去了,而現在的我們永遠也不知道我們曾經擁有什麼,我們曾經失去何等珍貴的東西——這和《神隱少女》裡說的「曾經發生的事不可能想不起來」完全不一樣!

這麼平常的故事,一點也不複雜,但我卻從頭哭到尾。不是難過,而是情感很滿,有些畫面之所以動人,正是因為如此平凡、如此生活、如此的「我們」。

十一歲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最重大的出生、走路、跑跳我不可能記得,然而讓人動容的,卻是父母臉上的神情,如斯微笑,如斯凝視,如斯陪伴。你說不出愛是什麼,但看著他們的眼神,你就懂了。於是熱淚盈眶——並不是只有傷心才引人落淚,渾身充盈愛的時候,更讓人幸福得想哭。(讓自己充滿愛:最美的愛,是讓你從自己身上發現愛

想起那天N的媽媽講起N小時候的趣事:國小一年級左右的N說想要報名鋼琴比賽,因為有獎金。他媽媽奇怪他小小年紀,為什麼需要錢?小小的N說,這樣就可以給她買戒指。原來,媽媽曾經指著戒指的標價教他數詞單位。這麼萌、這麼溫馨的故事,我轉述給N聽時,他自己都忘了。

我的童年記憶球應該也都風化得差不多了,許多回憶也都會漸漸消失;我們不由自己的不斷長大,面對生命中的種種課題,學會和情緒共處。

幸好,不管幾歲仍把我們看成孩子的爸爸媽媽,會替我們永遠、永遠記得。

「獻給我們的孩子,希望你們永遠、永遠不要長大。」

獻給我們的爸媽,謝謝你們一直看顧著我們長大。